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222章 紫金山
    “没有证据的话,老衲通常是不会乱说的。这种事情,有的时候不一定是有仇,你们可以想想,你们的父亲死了之后,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。”法江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大的受益者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孟家的四人在听了这话之后,不由得沉吟一声,跟着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谁是最大的受益者,这个答案就在他们的嘴边上。

    最为年轻的孟然忍不住说道:“难道是大爷爷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法河登时一愣,说道:“你是说孟玄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然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老年痴呆了么?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,今天我们孟家开家族大会,他突然现身......”孟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醒了......”法河明显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孟晨姬说道:“大师,孟然说的一点也没错,我大伯确实醒了,而且看起来很有精神。不仅仅如此,他们大房还要夺取家主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他竟然会醒过来,还是在这个时候......奇哉怪哉......”法河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觉得奇怪。不仅如此,今天还发生了一件怪事。”这次是孟晨露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怪事......什么事?”法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两个嫂子突然昏倒,就是孟晨缘和孟晨纲的媳妇......”孟晨露还特别的解释了一下,接着又道:“当时我们都以为是生病了,那个叫张禹的人近前查看,孟星儿问他是什么情况,张禹的回答是跟她一样......然后,孟星儿就说了一句‘诅咒’。接下来,张禹和孟玄英、孟星儿前后脚来到了阔叶岭上,也不知是去了哪里,说了些什么......回来之后,孟玄英负责善后,把我们都给打发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张禹也在......”法河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师,怎么了?”孟晨露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禹很有本事,也是玄门中人,他既然说有诅咒,那就肯定是有诅咒无疑。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诅咒......还真的有......那会是什么诅咒?”孟然诧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清楚。你说他们来到了这里,那能不能分析出去,他们到的具体位置会是哪里?”法河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位置......”孟晨露想了一下,不敢确定地说道:“最有可能的地方,或许就是祖坟的所在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去瞧瞧。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孟晨露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一行人便前往孟家祖坟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来这种地方,估计一般人没这个胆子,好在是自家的祖坟,又有保镖,又有大位大师,倒也不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来到祖坟的所在,他们挨了坟墓寻找。法江和法河走的速度很慢,当走到殷赛凤的墓前时,法江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见到法江停下,法河问道: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法江没有说话,反而转身面对着殷赛凤的墓碑。这一来,令孟家的人都好奇起来,孟晨姬小声地问道:“大师,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法江回头瞧了一眼,孟晨姬也跟着看去,是不远处跟随的保镖们。

    孟晨姬立刻说道:“你们退下去,好好盯着,遇到可疑的人,直接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“是。”......

    保镖们连声答应,一起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远,法江才指着殷赛凤的坟冢说道:“这里有问题,真的有诅咒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样的诅咒?”孟晨姬有点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是什么样的诅咒,我也不能确定。但这个诅咒,应该跟你们二房没有关系,只是涉及到这个人的后代。”法江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娘的后代......”孟晨姬眼睛一亮,说道:“好像真是这样......今天出事的人,是孟晨缘和孟晨纲的媳妇,孟晨龙那边一点事也没有。孟星儿是孟晨缘的女儿,她的身上好像也有问题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”孟晨露连连点头,“还真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孟然也跟着好奇起来,问道:“大师,那为什么只是我几个身子出了问题,我堂伯他们却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诅咒......我只能发现一点端倪......殷赛凤......她是孟玄英的妻子吧......”法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孟晨姬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诅咒下在她的身上,进而报应在子女身上......下诅咒的人......会是谁呢......”法江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。听人说,当年大伯在商场没少干缺德事。拿这个女人来说吧,就是从人家黑家抢来的,而且还让叫人家破人亡。若说谁诅咒这个女人,我看也没别人,肯定是黑家的人,搞不好就是她丈夫呗。”孟晨露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孟晨姬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诅咒很难化解,我能感觉到,诅咒曾经被人镇压过,不久前才被人给破开镇压。想要在这里化解诅咒,几乎没有可能,只能在诅咒的源头进行化解。你们说的那个人,埋在什么地方?”法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。”孟晨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倒是孟晨姬的眼睛一亮,说道:“我以前好像听父亲提过,黑家倾家荡产之后,用最后的资产承包了紫金山矿山,打算东山再起。没想到,竟然发生了大爆炸,好像都埋尸山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金山......”法江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孟晨姬则是又道:“大师,刚刚您说这个诅咒跟我们二房没有关系,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......那好象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......横竖没咱们的事儿,也不用替大房去想主意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呀,跟咱们没关系。”“对咱们没有影响就行。”......孟然三人都跟着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那咱们就不去管他。”法江点了点头说道:“眼下事情,你们也大概了然,有什么需要我们雷鸣寺做的吗?”

    孟晨姬马上说道:“大师,我父母、弟弟相继惨死,获益最大的人,就是凑巧醒来的......孟玄英......我想请大师替我们做主,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她现在也不叫大伯了,直接称呼名字。虽然没有什么证据,但是孟晨姬已然认定,这事肯定就是孟玄英干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为什么早不痊愈晚不痊愈,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痊愈。而且今天,大房咄咄逼人,若是没有孟玄豪的一句话,只怕家主的位置已经被大房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