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217章 纸灰
    “诅咒......什么诅咒......去你奶奶坟前做什么......莫名其妙......”孟玄英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孟玄英的手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爷爷早年就成了植物人,醒来后又是老年痴呆,孟星儿跟爷爷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。

    可孟星儿也算是心细如发,马上从孟玄英激动的样子中看出点端倪。

    正如张禹所言,孟玄英是知道诅咒的。

    但是爷爷似乎不打算让这件事情发泄,迟疑了一下,孟星儿说道:“爷爷,这件事不仅仅关乎到我的母亲和婶子,同样也关乎到咱们孟家。我堂弟会受到诅咒的牵连,还有我,早就开始是诅咒的受害者,要不然的话,只怕我早就结婚了......你若是觉得没有这回事,那好呀,我现在就去找戚武耀......只要我俩一好,他马上就得死,也省得我嫁到戚家之后再守寡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孟星儿的态度十分强硬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果然,一听这话,孟玄英的胳膊直接提了起来,看那意思,像是要扇孟星儿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他的手举到半空,停顿了片刻之后,跟着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早就知道诅咒的事情了。这件事,家里还有谁知道?”孟玄英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说法,已经算是将事情挑明。

    “就我和张禹知道,其实也多亏了他。”孟星儿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禹的本事很大吗?”孟玄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大的。他原本是打算帮咱们孟家解除诅咒的,只是在奶奶的坟上发现,曾经有高手帮忙压制了诅咒,但也只是能够让家里的男人不受到波及,女孩子的话就不行了......”孟星儿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孟玄英长吁了一口气,跟着说道:“那好吧,咱们这就去一趟孟家山。记住,诅咒的事情,不管谁问你,你也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。”孟星儿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阔叶岭,孟家祖坟。

    张禹一路展开神行马甲,赶到山上,很快就找到了孟玄英的妻子殷赛凤的坟墓。

    一到坟前,他立马就感觉到这里好像出了点问题。

    他仔细观察,很快看到地上有几缕纸灰。

    没错!张禹跟着就能确定,这是纸灰无疑。或许,还有可能是符纸烧光后留下的灰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掠过,纸灰轻轻飞扬。

    “不像是烧纸......肯定是符纸,要不然的话,不可能没有痕迹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确定了这一点,立刻四下打量,周边看不到半个人影不说,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人应该是已经走了吧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旋即咬破中指,在眼前一划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张禹的眼前,立刻气流变幻。在殷赛凤的坟前,又出现了和上次一样的素粉色气流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气流,明显要比上次还要浓郁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用心眼去感受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随即出现了那幅画卷。

    漂亮的女人,在女人的对面,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,男人的怀中,还抱着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男人和孩子的模样十分的清晰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发出悲戚,他仰天叫道:“我决定了!我要诅咒你!我要诅咒你的子孙后代,让他们永远享受不到男欢女爱,让他们爱着的人统统死去!让他们只能孤独终老!让他们比我还要痛苦一百倍!”

    旋即一道白光,罩在女人的身上。这道白光,令人显得圣洁、慈祥。

    上次张禹就看到这里,但是眼下,又突然多出来一幕。一条黑色的大手袭白光,硬是将罩在女人身上的白光给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……”画面就此结束,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自己先前的想法,得到了认证,虽然曾经有高手镇压住诅咒,可是今天,又有人出手破掉了那道禁制,将诅咒彻底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!

    张禹转身朝山下看去,心中更加的好奇起来,孟家的对手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还有就是,孟玄英为什么偏偏这么巧,就在孟玄雄死了之后醒过来,这里面又会有什么联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想要解开这个谜团,好像只有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“殷赛凤……那个男人,那个抱孩子的男人……他到底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站在原地,静静地等待。他相信,孟星儿一定会将孟玄英给带来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个小时,张禹听到了从下面传来的脚步声,跟着便看到两个人从下面走来。张禹一眼就认出那条黑裙子,他当即朝下面跑去。一点没错,来人正是孟星儿和孟玄英。

    孟星儿扶着爷爷,见到张禹下来,她马上说道:“情况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“已经有了,咱们上去说。”张禹说着,扶住孟玄英的另一侧胳膊,嘴里又道:“孟爷爷,我扶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孟玄英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和孟星儿一左一右,扶着老爷子上山。张禹看似只是扶着孟玄英,但是他的手指,却是很巧地靠在孟玄英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没有人能够发现。张禹感受着孟玄英的脉搏,人登山的时候,脉搏也快随着心跳加快,若是一般的人,还真很难摸出究竟,但是把脉的水平,并非常人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能断定,孟玄英的脉象,跟上次把脉的时候,没有什么差异。他随后又使用心眼查看孟玄英的身体,仍然没有任何异常,同样和上次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来,张禹多少有点纳闷,上次人还痴痴呆呆的,甚至尿了裤子,眼下身体没有任何变化,怎么就治好了呢。难道说,这西医真有什么另类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三个人就来到殷赛凤的墓前。这是一个双坟,很显然是孟玄英打算死后跟殷赛凤葬在一起。

    站在坟前,孟玄英的神色变得有些惆怅,有些伤感,眼睛都有些湿润。他忍不住喃喃说道:“赛凤……好久好久都不见了……我真的好想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见老爷子有感而发,张禹和孟星儿都没有出声,仍是站在老爷子的两侧。

    孟玄英站在这里发了好一会呆,似乎是在心中跟亡妻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,他开口了,“星儿说,你知道我们家诅咒的事儿,刚刚你又说有所发现,到底是发现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