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218章 夺妻之恨(第七更)
    “发现了什么,我觉得咱们应该从头说起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头说起……从哪里开始说?”孟玄英深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从这个诅咒的来源开始说吧……”张禹侧着脸看向孟玄英。

    孟玄英明显迟疑了一下,接着才道:“来源……这个来源,我也说不清……你能化解这个诅咒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正式回答张禹这个问题,最后则是反问。

    “想要化解诅咒,并不是很容易的,如果容易的话,孟爷爷当年请的高手,应该就已经将诅咒给化解掉了。你说,我说的对吗?”张禹也是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孟玄英的身子颤动了一下,跟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果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让我盲目的化解诅咒,在不知道根源的情况下,我也无法化解。所以,我希望能够知道根源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根源……”孟玄英微微摇头,说道:“真正的根源,其实连我也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想应该不会吧。你既然能够请高手镇压住诅咒,总不至于,一点也不清楚吧。”张禹不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真的不太清楚,当年我只是巧遇了一位游方道士,他看出我爱人身上的气色不对,告诉我们两个是中了诅咒。当时我还不信,但那道士展露了一手本事,这才让我们夫妻深信不疑。我给了他五百万,请他帮忙化解。”孟玄英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看他娓娓道来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眼睛也没有任何异动,似乎不像说谎,好像真的不知道详情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这么说,索性笑道:“那不如这样,我来问你来答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问……问什么?”孟玄英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先说说一个人,这个人长得挺魁梧的,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子……大体的模样是……”张禹当即,就将诅咒中的那个男人描述了一番,一边描述,他一边观察孟玄英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……”听了张禹的描述,孟玄英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只是面对墓碑的他,竟然直接转过身子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自信地说道:“若是没有这点本事,怎么敢来孟家帮你们化解诅咒。”

    孟玄英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……好吧,那我就跟你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孟玄英顿了顿,扭头看了墓碑一眼,这才开口说道:“这个人名叫黑岩胆,是我妻子的前夫,我和赛凤见面的时候,她虽然已为人妇,但我俩一见倾心,相逢恨晚。随着我二人日后的解除,终于决定在一起共度余生……”

    孟星儿听了这话,心中一惊,实在想不到,爷爷还有这样的故事,以前可没听人提起过。

    孟玄英的说法,倒是跟张禹心中的猜测差不多,人生两大恨,一是杀父之仇,二是夺妻之恨。孟玄英显然是给对方造成了夺妻之恨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又道:“那这个黑岩胆和殷赛凤可有孩子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孟玄英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可以算是……抛夫弃子呢……”张禹望着孟玄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孟玄英苦笑一声,“这或许……算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有夺妻之恨,有时抛夫弃子……这对人家的伤害可不小……黑岩胆发下诅咒,想来也是恨到了极点……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孟玄英悲痛地摇了摇头,颇为难过地说道:“夺妻之恨,泼妇妻子……现在说来,错都在我们的身上……可你哪里知道,这罪魁祸首根本就是黑岩胆自己……他根本不把赛凤当人看,每次喝了酒,不是责打,就是辱骂,经常让赛凤遍体鳞伤……赛凤温婉贤淑,跟着这样的男人,简直是一种屈辱……我爱赛凤,所以我绝不能让赛凤受到半点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孟玄英显然是想到了那些陈年往事,他双拳紧握,身子都在颤抖,脸上或是闪出怜惜之色,或是露出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再看着孟玄英的表情,张禹也不禁哑然。

    如果说,黑岩胆是这样的人,那就是先对不起殷赛凤了。你不把妻子当人看,还打女人,人家选择离开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等孟玄英的情绪平复,张禹又问道:“那黑岩胆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好像已经死了,这么多年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孟玄英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葬在哪里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孟玄英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能不能找到黑岩胆的后人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或许已经移民了吧……”孟玄英模棱两可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想也是,孟玄英又是植物人,又是老年痴呆,顶多也就是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儿,之后的事情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但张禹清楚一点,想要化解诅咒,强行化解并不容易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毕竟这诅咒也不是随便咒的,就好像有的人天天在心里诅咒痛恨的人,天天想让人家死,可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想要诅咒真正的成功,起码要求强大的怨气来支撑。特别是这个诅咒还是黑岩胆自己咒出来的,显然身上的悲怨已经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孟爷爷,这个诅咒,应该算是你们夫妻和黑岩胆的陈年恩怨,这么多年也过去了,谁也不能说,自己没有过错。古语云:冤家宜解不宜结,你们家的诅咒,我愿意倾尽全力,帮忙化解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孟玄英马上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急着谢我,因为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化解诅咒。想要化解的话,必须要有一个先决的条件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孟玄英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了解,诅咒大多是在人临死之前发出来才能够有效。因为人死之时,身上的怨气也会为之爆发而出,有利于实现诅咒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必须要找到他的尸体,哪怕尸骨无存,也会留下强大怨念。只要找到这个地方,我就能将他化解!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我哪知道……”孟玄英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有些为难。原本的话,在这里镇压诅咒,是一个很好的办法,只是现在……怕是不成了……”张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成?”孟玄英急道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老铁向来说一不二,说十更就十更,咱先更七章,我继续赶工。更新只会迟到,但绝对不会缺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