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205章 潘重海的猜测
    百分之四的股份,其实并不多,很难起到什么大的作用。哪怕是在股市上,都不够坐庄的,只能等庄家拉升。可在往往有些时候,却也能够起到关键性的作用,那就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,突然插这么一脚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能祈祷金陵有色的老板,手里的股份能够多一些,或者有点后手,能让张禹这百分之四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陪老爷子在这站了一会,张禹四下瞧了瞧,又开口说道:“老爷子,潘家山的风水,我一直也没有时间过来改,这次既然来了,我就顺便给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潘重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一听这话,张禹一愣,老爷子当初还说过,让他给改了,怎么现在又不改了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老爷子,你不会是嫌我来的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”潘重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害我们家的人,还会盯着这里,如果给改了,让他发现,岂不是会让他有所防备。我纹丝不动,他可能就会忽略我。”潘老爷子有点惆怅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张禹听的出来,老爷子这是有报仇的心思。不过也是,换谁的家里发生这种事情,在知道真相之后,能不想着报仇呢。特别这人还是潘重海,商场上的一方枭雄。

    张禹的本事大,可凭真本事做买卖的,估计在潘重海的面前,那就是小学生水平。或许,连小学生都不如。

    他旋即发现,听老爷子口气,好像是知道害他们家的是谁。张禹随口问道:“老爷子,您不会是想到,是什么人干的了吧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重新出现,用相同的手段害了孟家。如果老爷子有线索,张禹或许能够顺藤摸瓜,再次找到那个黑袍道士和叶玲珑。

    潘重海仰起头来,半晌后才道:“很难说......但或许是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或许?您老真有目标了,能告诉我吗?”张禹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潘重海看了张禹一眼,平和地说道:“你知道的话,会替我们潘家报仇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这么说话,那就是瞧不起我张禹......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潘重海可没少帮他的忙,这种事情,张禹哪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我也无法肯定,但很有可能是孟家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孟家......不会是孟玄雄的孟家的......”张禹惊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家。”潘重海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吧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了......当年我们潘家在商场上连受重创,获利最大的人就是孟家......如果说跟孟家没有关系,那还会跟谁有关系......小禹,你恐怕不知道,孟家发迹于港岛,回国经商之时,实力远不及我们潘家。因为我们潘家的衰落,此消彼长之下,孟家才得以快速发展。说白了,就是接管了我们潘家不少生意......”潘重海颇为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张禹再次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什么发现?”潘重海看向张禹,他看的出来,张禹似乎隐藏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这么说吧,我前几天就在南都孟家红霞枫林晚。当时孟家发生了跟你们家相同的一幕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同的一幕,怎么讲?”潘重海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孟玄雄死了,他的老板,儿子、儿媳......全都死了......”张禹不再隐瞒,将孟家发生的一切,如实说给潘重海知道。

    等他讲述完其间发生的一切,潘重海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诧异地说道:“他们家也发生了这种事......不会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会的,确实是这样,是我亲眼所见......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的话......其中的主谋......会是谁呢......”潘重海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切,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在潘重海看来,当年害他们家的人,根本就是孟家。

    可经张禹这么一说,他明显有些糊涂了。孟家和潘家有了相同的遭遇,很显然不可能是孟家所为了,那这样的话,罪魁祸首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张禹也是微微摇头,说道:“我遇到了跟王熙娟一模一样的女人,她在孟家叫叶玲珑。我可以肯定,她也是活尸,而且还亲眼看到她从棺材里出来。只是当时遇到了对手,我无法将她拿下。不过......请老爷子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逍遥的,我一定会想办法将那些人给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小禹,我相信你......如果只是商场上的对手,我还没有怕过谁......但是这些人,用出这样的手段,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!而在这方面,我也知道依靠你了!”潘重海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重重地点头,他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潘重海自然也相信张禹,只要张禹答应,那就一定会帮他找出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二人在原地站了一会,潘重海突然转身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是下山的路,张禹跟了上去,嘴里说道:“老爷子,您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潘重海有些伤感地说道:“我想去那个女人的坟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她的坟......”张禹更为不解。

    潘重海所说的女人,自然是当年的儿媳妇,潘胜的母亲,那个半人半尸的王熙娟。同样,应该也是叶玲珑。

    张禹不明白的是,潘重海为什么现在要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坟,早就挖开了,里面是一个空棺材,根本没有半个人影。潘重海这是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王熙娟的坟,距离潘昌俊的坟能有一百米,并非孤坟,建的也很不错,远要强过孟家给叶玲珑挖的坟。由此也不难看出,其实潘重海对王熙娟多少还是有一点感情的。

    看着墓碑,潘重海的表情,似乎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站了一会,潘重海自语起来,“你倒是谁派来的……不是孟家……还会是谁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看着老爷子,心中突然有点迷惑。他相信潘老爷子的眼力,既然当年潘家衰落,获利最大的人是孟家。那使出这种手段的人,就很有可能是孟家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一定。毕竟,干出这种事的人,还很有可能是潘云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,张禹亲眼看到了黑袍道士,只是个罗锅,不像是潘云的父亲。

    黑袍道士到底是什么身份,这里面又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