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204章 成事在天
    次日清晨,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张禹昨晚并没有在孟星儿那里留宿,趁着夜色走,还是比较方便,如果是白天走的话,必然会露陷。

    离开别墅,张禹就赶回无当道观,准备请潘老爷子帮忙。

    可到后院之后,却没有看到老爷子,张禹只好去找潘胜,“师叔,老爷子呢?”

    潘胜是孙昭奕的徒弟,所在在辈分上,张禹必须叫一声好听的。潘胜挠了挠头,“老爷子,哪个老爷子?”

    “这院里除了你爷爷,还有谁能算老爷子呀。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爷爷呀,他昨天下午走的,说是有点事,过两天回来。”潘胜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......”张禹一愣,这老爷子突然能有什么事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继续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随后就往前面走,掏出手机,拨了潘重海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通,里面想起潘老爷子的声音,“喂,小禹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老爷子您跑哪去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回了趟潘家集,找我有什么急事吗?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急事,就是现在孟氏集团正在吃入金陵有色的股票,准备将其吞掉。我的想法是,阻止孟氏集团的收购,但是又没啥办法,所以想跟您老人家请教一下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阻止孟氏集团吞掉金陵有色......”潘重海不禁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听老爷子这般语气,张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:“老爷子,听您这意思,您好像听到这事?”

    “金陵有色的股价突然发生大的波动,我就算不想特别关心,也会有所发现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老爷子,那你说有办法阻止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潘重海迟疑了一下,半晌后才道:“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这样,我去找您,咱们当面说。”张禹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。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?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出发,估计午后就能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在潘家山等你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立刻下山,赶往潘家集。老爷子突然回家,又让张禹颇为好奇,特别是还说有急事,会是真么样的急事。

    当然,老爷子高深莫测,商业奇才,基本上可以说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。所以,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看待。

    最为要紧的是,老爷子还真有能耐。张禹问的事情,潘重海的回答是“难说”。

    所谓的难说,不是说阻止不了。算得上是模棱两可,但肯定是有办法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过午时分,张禹赶到潘家山脚下。让司机在山下等着,张禹独自上山。

    潘家山呈虎踞之势,只是运气太差,山上笼罩着霉运。张禹都答应老爷子,抽空过来化解,结果因为太忙,都给忙忘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拿定主意,等下就把这里的霉运给化解了。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想要做到这一点,并不如何困难。

    潘家山正面都是坟地,张禹很快在潘家祖坟这里发现了潘重海。

    潘老爷子此刻正站在一座坟前,背朝着山下。张禹的脚步声不大不小,按理说老爷子应该能听到,但是潘重海并没有回头,仍是面对着那座坟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。”快到跟前的时候,张禹出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随后,他也就看到这座坟的主人,碑上刻着“潘昌业”的名字,正是老爷子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来了。”潘重海慈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,您今天怎么突然回潘家山了?应该是亡者的祭日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重海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今天是昌业的祭日。我过来看看他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老爷子的脸上满是伤感。

    白发人送黑发人,特别是当时,潘昌业还是被潘重海给推下楼的,这种悲伤,任谁都难以承受。当然,潘昌业当时,只怕是身不由己了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,表面上却看不出来半点端倪。

    这种伤感的时候,张禹不便出声。他站在老爷子的身边,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老爷子才开口说道:“你怎么突然想着要阻止孟氏集团吞掉金陵有色呢?”

    “一点私人事情。”张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事,有的时候总是这样,并非自己的事情,却热衷于帮忙。”潘老爷子若有所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......就是帮帮忙......”张禹也不便说,是为了孟星儿才这么做的,他赶紧进入主题,“老爷子,您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办法也不知没有,但是想要阻止孟氏集团的收购,可能性不大,只能听天命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孟家对于金陵有色的收购是志在必得,而且还请了帮手。金陵有色在股权上,应该已经没有优势了,阻止是不可能的,顶多是在筹码方面进行决战。以筹码的多少来决定金陵有色的归属。”潘重海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懂......可现在咱们的手里,好像没有多少资金,跟他们在证券市场上抢筹,只怕......”张禹说到这里,轻轻摇头,他也知道,自己没有那个财力跟人家硬拼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4%金陵有色的股份,虽然不多。但在摊牌的时候,或许能够用得上。等下,我让你转让到你的名下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闻言一惊,“老爷子,您怎么还有金陵有色的股份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一定会涨,所以就让人买了点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的嘴巴长大老大,诧异地看着潘重海,这老爷子也太厉害了吧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看我,这只是借给你的,不是给你的。我的手头也不宽裕。”潘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要,用过之后就换您......不过按您说的,4%确实少了点,到时候能管用么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潘重海摇头,“我刚刚也说了,无外乎是尽人事听天命。4%够不够,谁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张禹点头,接着说道:“不过这也不少了,总比没有钱,您老总是这么有远见,下次有这好买卖,您记得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好说好说......”潘重海笑着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