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98章 拜山
    这件事的因果,张禹比谁都清楚,金鳞龟确实是自己带走的,但自己绝不能承认。同时他也佩服对方,竟然这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头上,分析能力挺强啊。

    张禹故作愤怒地说道:“好,那就给你师父打电话,让他到我这里来把你领回去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起踩在和尚背脊上脚。

    和尚急忙从怀里掏出手机,手机还是关机状态。他开机之后,立刻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我被张……张道长给抓住了……他让您亲自来把我接回去……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和尚对着电话说了一通,跟着将手机递给张禹,委屈地说道:“张道长,我师父请您接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接过电话,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,是张道友么,我是雷鸣寺的法海。”电话里响起法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真是法海大师……”张禹故意说道:“不知大师深夜让高徒登门,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法海迟疑了一下,旋即说道:“电话中,恐难详谈,不知可否先让小徒回来,明日一早,我亲自带他再到无当道观拜山,登门谢罪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里明白,这要是让来人走了,岂不是显得自己理亏。

    于是,他冷冷一笑,说道:“不是我不给大师情面,就这么让他离去,你怕他自己也难以下山了。我看不如,还是由大师亲自将他领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也好……小徒给道友添麻烦,贫僧在此先行谢罪……明日一早,必当登门,亲自拜山……”法海倒是显得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那就恭候禅师大驾了……”张禹也不是特别客气,毕竟这种事,没啥可客气的,都闯进我们家大门了,没直接将人打死,已经算是给面子了。你们雷鸣寺有什么了不起的,敢这么做,简直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跟着将电话交给和尚,和尚又说了两句,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和尚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起来吧,等明天早上,你师父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道长……谢谢道长……”和尚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差点就要了他的命,现在呼吸都不通畅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能将和尚留在后面,走到通往前面的门户,张禹给王胖子打了电话,让王胖子带几个弟子过来,顺便再带一条绳子,这要是要把人给捆走。

    没一刻工夫,王杰就带人前来,张禹吩咐下来,好好看着,别让人跑了,也不用虐待。

    王杰等人难免也有点纳闷,来人穿着夜行衣,还是个光头,点着戒疤,看来是个和尚。一个和尚,大晚上这个样子跑到无当道观,这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,张道长也是挺要命的,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子,身上披着西服,没有半点为人师长的样子。

    把人捆好,王胖子在和尚的屁股上踹了一脚,把人押走。

    张禹关好院门,朝自己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恢复了寂静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竟然都没人出门,张禹也挺佩服。当然,有的是睡着没听到,像孙昭奕这种听到的,应该也是确定问题解决了,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这一夜再没有其他事情,次日清晨起来,张禹穿上一套白色的八卦仙衣,亲自到前面视察徒弟,给徒弟们讲解一下功课。

    原本定好早上就去镇海市,现在看来是不行了。他专门给孟星儿打了个电话,通知孟星儿一声,眼下有事不能出发,忙完之后,电话联系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法海他们还真挺准时,说是早上来拜山,真大清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有知客道人禀报,张禹听说对方来了,吩咐下来,请来人到三清殿奉茶,自己稍后就到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等对方进到三清殿,张禹故意还延误了一会,这才前往。

    到得三清殿之时,法河、法海已经坐在那里等了半天,除了他俩,还带着六个和尚,站在二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张禹一到,两位大师少不得也要站起身来。张禹率先说道:“无量天尊,适才因为有些俗务耽搁,让二位大师久候,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张道长多礼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寒暄几句,张禹来到中间的位置坐下,左侧是八个和尚,右侧是道观的弟子。

    平日里张禹穿着西装,颇有些成功男士的风采,现在穿着一身八卦仙衣,多少也有点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他看着两个和尚,没有主动开口,就想看看对方怎么说。

    法河率先开口说道:“张道友,昨晚实在不好意思,我那师侄顽劣,擅闯贵观,我和师弟在此向道友谢罪,希望道友大人不计小人过,海量汪涵。”

    法海马上跟着说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在此代小徒向张道长谢罪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冷笑,嘴上却说道:“先前我还以为那僧人是假借贵寺名号,不曾想还真是大师的高徒。将人送出本观,倒也无妨,只是昨夜之事,若是没有一个交代,实在是无法让贫道跟门下弟子交代。一旦传讲出去,我无当道观岂不是成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明白,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当我无当道观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张禹就算是带走了人家的金鳞龟,可他全当不知道。凡事都得有个说法,让你这么把人给带走,那算什么?

    法河和法海互相看了一眼,法河露出埋怨之色,像是在说,这主意都是你出的,我说先行拜山,有事说事,旁敲侧击的试探一下就完事了。你这倒好,派人夜探道观,现在人被抓了,这事怎么说呀?误会,哪有这样的误会,总得有个说法吧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也就太瞧不起人了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要是有人敢夜闯雷鸣寺,后果如何可想而知,要是没个说法,想让雷鸣寺放人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法海也自知失策,自己那徒弟也算是实力不错,只是没想到,直接就撞到了张禹的手上,怎么这么倒霉。无当道观这么大,偏偏往张禹住的院子跑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金鳞龟要是真在无当道观,肯定也得在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奈何现在,必须得有一个解释,才能把人带走。

    法海迟疑了一下,终于开口说道:“张道长,实不相瞒,前日我寺中丢了一只千年乌龟,碰巧那日,只有张道长来到我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没有继续往下说,只是盯着张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