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93章 重大发现(第八更)
    “软禁?”张禹登时一惊,“你爹还能把你给软禁起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不想咱俩见面,所以才......”孟星儿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去那里见你,咱俩去找你爷爷,我看能不能把他的病治好。我想如果能治好你爷爷,你爹应该就能答应我的条件了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办法。成,就靠你了。”孟星儿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的手段,她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张禹安慰了她好一会,这才挂断电话。随后,便不自觉地想到孟玄英的症状。

    孟玄英看起来一点毛病也没有,脉搏正常,用心眼查看也正常,身体素质,在老头里面算是相当硬朗的了。

    一点问题没有,人痴痴呆呆,自己还能尿裤子,实在是让人想不通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良久,决定到时候去尝试治疗,或许能够治好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张禹吃了晚饭,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,这才出了酒店,朝下游雷鸣山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一到雷鸣山脚,张禹就发现不对。大晚上的,山脚竟然还有和尚在那里值班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个年头,但凡这种地方都属于旅游景点。大门口都是有保安的,和尚在那里守着,显得是那样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想要从正门进去,那是不可能的,山下有围墙,张禹找个偏僻的地方,翻过围墙,顺着山间小道朝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倒也没有发现,不知不觉,就来到半山腰的雷鸣寺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不能从山门进去,他绕路迂回,顺着寺庙的院墙走,准备找个靠后院的地方跳进去。

    雷鸣寺着实够大的,张禹绕了老远,估摸着,快要到后院了。他距离院墙的距离并不近,毕竟担心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有“哗啦啦”的声音,显然是有人在小便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听一个人说道:“师兄,这金鳞龟能在山上吗?咱们从午后一直找到现在,这么多人,连个王八影都没看到。你说会不会是被人给偷走了?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,但是方丈吩咐找,咱们只能到处找了。方丈也说了,只要能够找到,必有重赏。也许哪天弄来漂亮的娘们,能分到两个也说不定。”另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立时一愣,这是不是寺庙么,你们不都是和尚么,出家人也要女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察觉不对。弄来娘们?这怎么说?

    “说找就能找到呀,哪有那么容易。对了师兄,方丈对这东西这么看重,到底有什么用呀?难道是神兽?”先前说话之人又道。

    “神兽算什么呀?这金鳞龟可比神兽重要多了。这么说吧,神兽长什么样,咱们也没见过,不过金鳞龟身上的金鳞,那可是咱们雷鸣寺的至宝!”另一个人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金鳞......就是黄金呗......”先前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黄金......黄金算个屁!我跟你说,金鳞龟身上的金鳞,每三年都会蜕一次,蜕下来下来的金鳞,那是能够炼制法器的。看到师父、师叔他们的袈裟了吧,那都是金鳞炼的。”另一个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不听这话还好,一听这话,张禹的眼睛登时一亮。

    实在没有想到,雷鸣寺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过法江、法河他们身上的袈裟,那都是正了八经的法器。能炼出这样的袈裟,势必要有带有灵气的丝线。这种丝线,基本上都不可能弄到的。

    是以,张禹都很纳闷,法江、法河他们的袈裟是怎么炼成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才明白,雷鸣寺原来是有资源的。所谓的资源,就是那个金鳞龟。怪不得人家要撵他走,原来是金鳞龟丢了,正在到处寻找。

    以前在张禹的眼里,法衣就是道袍,毕竟没见过哪个道士穿的道法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可当他见识了这些和尚的袈裟和黑衣道士的道袍之后,让他对法衣有了彻底的改观和认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能够有一件这样的法衣,那可要比什么神打符牛x多了。要知道,神打符只能挡住刀枪,挡不住法术,而一切厉害的法衣,不禁能够防御,还能够进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不禁有些眼热。

    这若是把金鳞龟给找到,自己不就有法衣了么。可这东西毕竟是人家的,在人家的地盘上,把弄走拿走,是不是有点不厚道。

    但他转念一想,这雷鸣寺也不是什么良善之地。一来是老太婆的事儿,被自己干掉那个和尚,有八成可能是雷鸣寺的。另外,刚刚那和尚都说了,弄来的娘们分一个,和尚都扯这个?

    张禹虽然也和女人不清不楚,可人家正一道本来就允许结婚生孩子。要是不允许的话,张道陵的后代哪来的,还能传承至今?

    张禹不是出家道士,如果让他出家的话,他都不可能答应继承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琢磨一番,张禹拿定主意,管他那些呢,先把金鳞龟找到再说。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目前炼制法衣的唯一途径,谁能找到谁谁的,要是你们雷鸣寺先找到,我也不硬抢,要是你们没找到,让老子先找到了,那......老子就不客气了,算你们没缘份。

    “你说咱们上哪找呀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在咱们这一亩三分地上溜达吧,咱俩负责这片,能不能找到,天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这两位方便完之后,又开始瞎溜达。

    而张禹现在,已经开始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雷鸣山可不小,谁也不会知道,这个什么金鳞龟跑到哪里去了。就张禹一个人,想要把王八找到,哪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心中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立刻从怀里掏出来三根指针的罗盘,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了上去。

    紧跟着,罗盘上三根指针立刻一起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......哗啦啦......”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罗盘上的指针停止了转动。

    白色的指针,指向后方下山的位置,黑色的指针,指向雷鸣寺内,红色的指针指向山上的位置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经验,那肯定是朝着红色的指针走。至于说雷鸣寺里有什么危险,张禹没心思去管。在他看来,找到金鳞龟是最重要的,而红色的指针,往往能够带人相当的收获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顺着红色指针所指的方向走去,不过一路之上,时不时的能够听到脚步声,想来应该是雷鸣寺的和尚正在寻找。

    他是尽量躲避,以他的六识,只有他发现别人的份儿,别人哪能发现他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眼前就是草丛,而红色的指针,正好指向草丛那里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说十更就十更,还差两章,正在赶工,稍后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