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96章 袈裟的克星
    一听孙昭奕也能叫出凤尾剪的名字来,张禹马上问道:“太师叔,您也知道凤尾剪?”

    “凤尾剪是全真教的法器,早年间有名的很。传闻正一教研究了很久,也没制出这种法器。如此有名的法器,我自然会听说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一教竟然都没研究出来,那这件法器具体都有什么用,我看它好似很厉害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说这法器有什么用,就要从佛道两家的渊源说起了。佛家和道家看起来一直和平相处,其实为了争夺香火,一直暗流汹涌,只是表面上没有什么争斗罢了。佛家和道家在一定程度上,总是互相针对,就好像佛家常用袈裟作为法器,这一点道家就无法做到,总不能将道袍给脱了吧。相较而言,道袍只是防御型的法衣,并没有袈裟的杀伤力,所以道家就专门研究克制它的法器。相传在一千年前,全真教有位高人研究出了凤尾剪,可以将袈裟剪为两段。后来凤尾剪又在全真教几代高手的手中,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扬光大,甚至达到可当飞剑来用的境界。”孙昭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克制袈裟用的,我说的么,一下子就把法河的袈裟给破了。这法河想来是知道,只是没告诉我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的眼睛又是一亮,说道:“太师叔,这把剪刀咱能不能给破解出来,要是这样的话,日后我再遇到使用袈裟的高手,就不用那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孙昭奕摇了摇头,说道:“宗主,若是能够轻易破解掉上面的符文,只怕正一教研究出来相同的法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东西既然是全真教的专利,就说明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。只要不会咒语,永远也驾驭不了。否则的话,就如孙昭奕所言,早就被正一教的高手给模仿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紧跟着,张禹又想到一件事。

    无当宗共有三宝,分别是戒天尺、孽罗琴、九玄镜。戒天尺在张禹的手里,也确实管用。孽罗琴说是被什么琅琊道人给破了,落于何处,没人知道。最后一件法器就是九玄镜了,说是玄门奇珍,能破译天下间所有符篆,这东西被什么苦头和尚夺走了。

    这九玄镜符篆和咒语催动,张禹倒是知道篆文和咒语,就是不知道这镜子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说能够找到九玄镜,那不管什么都能给破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苦头和尚到底在什么地方,张禹哪里知道,只能是想一想了。

    孙昭奕将黑色剪刀和金鳞还给张禹,让张禹该干啥就干啥,顺便吩咐潘胜一声,从今天开始,不用练挖石头了,练用手刨地,给金鳞龟在房间挖个小池塘。

    出了孙昭奕房间,大伙一起开始吃早饭,潘重海吃的不多,但是他看着大伙吃得香,他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特别是潘胜,现在不用喝血了,稀饭一顿能喝五六碗,还得加六个素馒头,是多么一件喜庆的事儿。

    虽说潘胜属于一个异类,用张禹话说,不是正常的人。可归根到底,也是他的骨血。自己的一切,几乎都寄托在这个孩子的身上,管他妈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老爷子高兴的样子,心中琢磨着,要不要把遇到叶玲珑的事儿告诉他。思量了很久,张禹还是决定先不说。原因很简单,说了还让人徒增烦恼,老爷子的日子过的挺清闲,何必再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至于说以后说不说,就看日后的情况发展吧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张禹也得开始干活。将金鳞放入鼎中,从香樟树的身上折断一些树枝,用来生火,这令香樟树难免发几句牢骚。

    将金鳞炼成金线,是一个较为漫长的工作,张禹整整用了一天一夜,方才完工。

    一大轴金线,缝制一件道袍,估计是够用了。其实也就是在道袍上布置阵法,然后进行加持。加持的工作,对于张禹来说不难,可这针线活,对于张禹来说就有点困难了。

    张禹炒菜做饭没有问题,缝缝补补不是强项,让他凑合补个裤裆什么的,凑合也能干,就是寒碜点。

    堂堂一件法衣,要是缝的跟百衲衣似的,那就丢人了。起码在针眼上,大小得对等吧。

    看着张禹拿着针线,对着道袍发呆,欧阳艳艳上前寻问,得知张禹要缝道袍,她主动请缨,愿意帮忙。

    这活完全可以找别人干,张禹用笔在道袍上画了一下,按照他画的线走珍就可以。等线都缝好之后,自己再加持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一件大道袍,上面的纹路不少,而且还得将八卦图案什么的都给勾勒上,还得显得浑然天成,绝非一日之功。想一想,绣个十字绣还得挺长时间,更别说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工作交给了欧阳艳艳,张禹准备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就重返南都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的光明山脚下,有两辆伊维特开了过来,里面坐着的都是和尚。

    前面的那一辆车中,法河和法海坐在靠前的一排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停下,法河直接说道:“地方到了,咱们下车上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看不急。”一旁的法海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法河不解地问道:“咱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拜山,问问金鳞龟是不是被张禹拿去的么?怎么又不急的上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急,可是师兄你想,金鳞龟若真是被张禹拿走的,咱们现在去找他,他会说实话吗?”法海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法河露出迟疑之色,“那你说怎么办?咱们也没有证据证明,就是他带走的金鳞龟呀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,但是后山树旁的障眼法怎么说,那明摆着是道家的阵法。他白天有来过雷鸣寺,而且在河上酒店退房的时间很怪,竟然是后半夜退房,难道说没有问题么。”法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在张禹离开雷鸣山的时候,因为太过欣喜,就把障眼法的事情给忘了。当然,主要也是因为这个障眼法就能存在一个小时,张禹认为时间这么短,不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在他下山之后,法海带人巡山,就被这个障眼法给困住了。其实也不算真正的困住,因为法海很快就看出来这是个幻阵障眼法,直接便给破掉了。

    草丛中明显有踩过的痕迹,所以法海认定是有道家高手来过,搞不好就把金鳞龟给带走了。这也是实在找不到,只能这么假设。

    旁的道家高手,他们也没啥印象,只有白天来过的张禹一人。于是乎,他们白天就去了河上酒店。如果说,当时遇到了张禹,客气一下就完事了,可能是误会。结果可好,张禹已经走了,司机也退房了。

    时间这么巧,怎能不让人心生遐想。

    法海、法河、法江商量了之后,决定让法河和法海到无当道观拜山,找张禹确定一下,那晚上山的人是不是张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