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88章 高端法器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知大师在哪里修行,昨日相见,大师不是在给孟家人做法事么,今晚怎么跑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衲法号法河,在南都雷鸣寺出家,与孟施主是莫逆之交。昨日孟施主突然跳楼自杀,家中连遭不幸,老衲觉得其中必有蹊跷。孟晨寰的妻子叶玲珑,我总觉得她有些问题,又没看出问题到底在哪,今夜故到此查看。施主此番前来,想来目的跟我一样吧。”大和尚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法河大师,失敬失敬......”张禹嘴里说着,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挺熟,于是顺口来了一句,“我以前只听说过法海。”

    “法海是我师弟,不知小施主何时跟我师弟结的善缘。”法河大师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善缘......我倒是没结......我就是在《新白娘子传奇》里看到的......”张禹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法河大师也是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大师,海比河大啊......法海怎么会是你师弟呢......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兄弟是以江河湖海排的......”法河大师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呵呵......”张禹点头笑了笑,随即说道:“咱们说正事......正如你所说,我的目的跟你一样,也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,所以过来核对一下。果不其然,确实有问题,看她的样子,好像是尸修,只是没想到,能隐藏的这么深,根本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老衲也只是觉得她有点不对,并没有看出来,她竟然是尸修。如此修为,实在不简单。”法河大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让他们跑了,大师有何打算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雷鸣寺,将此事汇报给方丈师兄,由他定夺。施主若是不弃,不如来我雷鸣寺盘庚几日。”法河大师又是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真的,张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雷鸣寺这个名字了,对雷鸣寺可谓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对面的法河大师虽说是邀请他去雷鸣寺,但看得出来,就是纯客气,并非发自真心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遇到这样纯客气的,对方也就意思一下,说自己有事就不去了。可是张禹出于对雷鸣寺的好奇,略一迟疑,便笑着说道:“既然大师盛意拳拳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法河大师心说,我哪里显得盛意拳拳了,你是真不客气呀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他不能说出口,又慈祥地笑道:“施主愿意移驾光临,定能令小寺蓬荜生辉。那咱们这就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法河大师也不能马上走,他先是一抬手,收回散落在地的佛珠,又从地上捡起被剪成两片的袈裟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脸上露出心疼之色。任谁都看得出来,这件袈裟是一件法器,现在毁了,要是一般的人,估计都得哭出声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袈裟,张禹忍不住掂了掂手里的黑色剪刀。这剪刀之上,带着一股灵气,还有着一股邪气。在剪刀的中间位置,有一个白色的符文,张禹并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剪刀应该和自己的照魂镜一样,想要使用,必须获得咒语,否则的话,根本无法催动。

    法宝就是这样,只要知道咒语,十分的简单,有差不多的修为就能催动。如果不知道咒语,那就比较麻烦了,除非有强大的实力将法宝破译。破译的前提,就是得知道上面符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见多识广,知道这把剪子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宝么?”张禹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修为来自道家,不会连这剪子都不认识吧?”法河再次好奇地打量起张禹来。

    道家的法器中,倒是有剪子,但这个所谓的法器,根本没有这个威力,其实就是用来剪纸的。说是法器,只不过是因为在道观中使用罢了,若是临阵对敌,估计都没把菜刀好用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就不识,还请大师指点。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真道派中,有一种法器叫作凤尾剪,通体为金色。这把黑色的剪刀,表面上和凤尾剪不同,但是作用几乎一样。想来是全真道派的高手败类,用特殊的手段炼制而成。”法河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正一教的法器,张禹都不敢说全部认识,更别说是全真道派的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全真道派的法器,我说我怎么不认识,小子我出身正一道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法河心中暗说,正一教又怎么了,正一教对全真教法器的研究,只怕要比自家的都多,要不然怎么叫知己知彼。估计也就是张禹年轻,见识短,所以不认识。但如此年纪,能有如此修为,也算是个奇葩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正一教的道友,失敬失敬。不知道友出自正一教哪一门哪一派?”法河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当道观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当道观......莫非就是镇海市新近崛起的无当道观......”法河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贫道俗名张禹。”张禹打起了揖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道长,阿弥陀佛,适才多有失敬,还望见谅。”法河这次十分端正地说道。

    先前张禹展现出来的只是实力,可是亮出字号之后,人的名树的影,就算再年轻,那也是无当道观的掌教。

    二人难免又要再客气一番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张禹看了看法河手里拿着的袈裟,不禁想起上次那个大和尚的袈裟。两个和尚用的都是袈裟伏魔神通,效果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法河的袈裟伏魔神通,显然是佛家正宗,而被张禹干掉那个,根本是旁门左道。

    张禹产生好奇,有心问问,可看法河的模样,跟上次干掉的和尚挺像,张禹也不能乱说。于是,他故意问道:“大师,你的袈裟看起来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,被这剪刀毁了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对了,你说这件袈裟,可否能够挡住火符或者是雷法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袈裟的层次了,我的袈裟,只怕没有多少把握挡住,但是方丈师兄的袈裟,应该没有问题。对了,就好像刚刚那个驼背道士,他的道袍,不就能够挡住你的掌心雷么。”法河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说这话,张禹还把这茬给忘了。一听他说刚刚那个道士所穿的道袍,张禹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的意思是......他之所以能够挡住我的掌心雷,全是靠身上的道袍......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金尸、银尸,否则的话,谁能凭血肉之躯挡住张道长的雷法呢?”法河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一点没错,张禹也认同这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