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72章 普通朋友
    媳妇死了一年,男人再娶一个,莫说是这种豪门,就算是普通人家,其实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女人实在是让张禹心中纳闷,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第主要的原因,自然就是女人和潘胜母亲照片上的模样太像,简直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潘家的事情,早已时过境迁,棺材里根本没有尸体,可见那个女人在完成使命之后,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的使命是什么,似乎就是让潘重海将亲生儿子给推下楼去。潘重海当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,但从此一蹶不振,潘家也因此衰落。

    现在同一个女人又出现了,虽然张禹也不敢确定,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刚刚张禹跟这个女人象征性的握了手,时间太短,就是碰了一下,根本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或许,给他更长一些的时间,张禹能够发现。可在那种情况下,自己要是抓着人家的手不放,估计就得挨揍了。

    眼下本来就是多事之秋,萧铭山已经死了,张禹虽然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,但说法是没找到萧铭山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萧洁洁说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孟星儿家里的事儿,更加耐人寻味了。诅咒的事情,显然是有一位高手,孟星儿的爷爷又老年痴呆,从脉象上又看不出来。此刻朋友又遇到这个女人,让人的心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张禹点了头之后,就不再说话,脸色还十分的凝重,难免又是好奇起来,她挽着张禹的胳膊,故意在张禹的耳边说道:“又怎么了?你这一天一惊一乍的,让人担心呀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张禹才反应过来,眼下情况,自己很难确定,实在不便告诉孟星儿。

    张禹打了个哈哈,笑着说道:“主要是你婶子太好看了,她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没什么交集,听说好像是叫什么叶玲珑。”孟星儿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名字还挺好听的。”张禹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听吗?”孟星儿的声音中流露出一股醋意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星儿的名字好听。”张禹赶紧顺情说好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边说边走,因为距离特别近,显得那叫一个亲密。

    孟星儿在任何时候,都会成为男人眼中的焦点,不管多大年纪的男人,在看到孟星儿之后,难免要多看几眼,有的甚至会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张禹早就感觉到无数男人的目光,羡慕嫉妒恨的,啥样都有。谁叫自己已经和孟星儿那个啥了,只能承受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个男人正有手机拍摄着二人,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戚武耀,今天他和母亲到此参加孟玄雄的六**寿,拜寿是次要的,主要的事情还是联姻。

    很显然,跟潘云的事情,已经没啥机会了。所以他老妈因为,不能和温家那边联姻,那也没办法,但总不能一棵树上吊死。所以,便联系了孟家,准备跟孟家联姻,这样的话,是不是就能搭上付家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付家就算眼下落败,日后同样也会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戚武耀在这里转悠,不想竟然碰到了这样的一幕,简直叫人瞠目结舌。他实在想不到,张禹竟然也跑到了这里来,而且和孟家小姐如此亲密,看这样子,好像是一对。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自己是来联姻的,整出这么一出儿算是什么呀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是,你张禹算是个什么情况啊。到底是跟潘云好,还是跟孟星儿好啊?

    戚武耀眼珠转了转,跟着将录制好的视频,编辑了一下,发到了潘云的手机号码上。

    等了能有五分钟,也没有得到潘云回复的消息,戚武耀干脆又拨了潘云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没一刻,里面响起了潘云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云呀,你看到我刚刚给你发送的内容了吗?”戚武耀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潘云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竟然跟别的女人这么亲热,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呀?”戚武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跟什么女人亲热,跟我什么事,我和他也没啥关系,就是普通朋友。”潘云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你们俩就是普通朋友......”戚武耀诧异呀。

    “就是普通朋友,你没有别的事了吧......”潘云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这算什么呀......”戚武耀皱眉。潘云若说跟张禹没啥关系,那为啥要拒绝自己呢?

    实在叫人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武耀,忙什么呢?赶紧跟我来。”这时,不远处响起戚武耀老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戚武耀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和孟星儿找了一个较为安静的地方坐下。孟星儿明白张禹的想法,这是不想跟孟家的人有更多的交集。孟星儿在这里终究是晚辈,不需要太过露面,等下到了正式拜寿的时间,再上去也也得及。

    这种大家族的寿宴,自然也是要有主持人的。这位主持人名叫毕姥爷,在主持界很有名气,现在由他登场,宣布今晚的寿宴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先是请孟玄雄上台讲话,毕姥爷又是插科打诨,说说笑笑的,好不热闹。引起台下的无数欢乐声与掌声。

    这时,毕姥爷宣布,有请当代著名魔术师于谦先生登台,给寿星献艺表演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马上有人故意说道:“于谦不是说相声的吗?”“对呀,表演魔术的叫刘谦呀。”......

    又是一阵欢笑声,从台下走上来一位西装笔挺的青年人,长得满帅气的。

    他自报家门,叫作于谦,不是说相声那个,就是重名,跟表演魔术那个是师兄弟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个于谦也有点本事,一上来就表演了好几个小魔术,引起阵阵掌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,于谦拿出一个小的花盘,又掏出来一粒种子,放到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我这颗种子叫作叫作长寿树种,传说中只有寿星公亲自栽种,才能长出来。今晚的寿星公,自然是孟先生......不知孟星儿是否愿意上来栽种这棵长寿树......”于谦一脸笑容地看向孟玄雄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听了他的话,也都露出好奇之色,纷纷看向孟玄雄。一个纷纷说道:“孟老,上去看看。”“瞧瞧到底是怎样的传说。”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