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69章 孟玄英
    湖心岛不大,上面是有一个小小的庄园。

    这里景色优美,如同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可一到岛上,张禹就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。这倒不稀奇,周边应该设有不少监控,观察着岛上周边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的人不过是一个老年痴呆症的患者,整出这么大的阵仗,也能看出孟家的实力,以及孟玄英在孟家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孟星儿朝庄园内走去,门口有好些保安,因为有孟星儿引路,倒也没有什么废话,不外乎是礼貌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庄园内都是亭台水榭,绿树成荫,有几座小楼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一栋小楼之前,门外有两个中年女人在说话,一看到孟星儿到来,马上打招呼,“孟小姐你来了,请问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的朋友,我带他来看看爷爷......”孟星儿说完,亲昵地看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眼神已经很说明问题了,我是带我男朋友来看爷爷的。

    果然,女人看到孟星儿这般举动,立刻请二人进去。

    倒也不用带路,因为三层的小楼之内还有其他的人,大家伙各司其职,有的打扫卫生,有的负责做饭,还有专门的医生、护士,可谓一切俱全,伺候到位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更加真切的感觉到,楼内的监控要比外面还多。搞不好是无死角的监控。

    孟星儿的爷爷住在二楼,而且还是个套间,在外间屋里,有一个中年女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一看到孟星儿到来,少不得也要打招呼,并告诉孟星儿,老爷子正在休息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一位老年痴呆患者来说,来探望他的时候,人到底是什么状态,其实没有多大区别,反正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她和张禹又进到了里间卧室。卧室的大床上,一位身穿白色衬衣衬裤的老人靠在床头,老人的衣服整洁,显然是新换的。他目视前方,似乎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在老人的床边,还坐着一个护士。护士可不敢玩有机,就是盯着床上的老人看。看得出来,这份钱也不是那么容易挣的,一天得多无聊。

    护士见孟星儿和张禹到来,忙低声说道:“孟小姐你好,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看来谁见到张禹,都得问上两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朋友。”孟星儿故意挽住张禹的胳膊,然后给张禹介绍道:“这是我爷爷。爷爷......”

    床上的老人并不出声。

    孟星儿拉着张禹在床边坐下。说句实在话,这卧室里里的监控也不少,虽然看不到监控探头,但张禹能够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一直都在观察老人,老人的目光有点呆滞,只是目视前方。

    孟星儿用乖巧的声音说道:“爷爷,他是张禹,是我的朋友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拉过老人的手。老人没有半点反应,甚至连眼睛都没转,仿佛压根就没看到孟星儿。

    孟星儿故意看了张禹一眼,像是在说,可以把脉了。

    张禹是不便率先触碰老人的,有孟星儿先出手,他自然是顺理成章的把手放到老人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他故意显得漫不经心,可当手指搭在脉门上之后,没一会功夫,脸上就闪出一抹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孟玄英的年纪能有七旬上下,脉搏中正平和,没有半点毛病不说,看起来倒像是六十岁的人,说白了就是,老人的身体是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平心静气,用心眼进行查看,老人的三魂七魄没有问题。虽说没有治疗过老年痴呆的患者,但张禹对于脉理还是清楚的,从脉象上显示,没有什么问题,就连老人的灵慧魄那里,也没有半点毛病,一切都显得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其保养的程度和身体素质,张禹可以确定,就算是现在给老人一个大姑娘,估计都能让大姑娘怀孕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还可以再做进一步的检查,可似乎现在不太方便。再者说,心眼都查看过了,如果真有问题,大概也该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正纳闷的功夫,就听“嗤”地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张禹转移目光,就见老人的衬裤湿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尿了,我要给他更换,孟小姐,你们回避一下吧......”女护士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孟星儿点头,接着冲着老人说道:“爷爷,你好好休息......过阵子我们再来看你......”

    她拉着张禹起身,离开卧室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都没询问,等出了小楼之后,孟星儿才低声说道:“怎么样,能治好我爷爷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说呢?”孟星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没找出来问题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找出来问题......这话怎么讲?”孟星儿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从脉象上,我没看出来你爷爷有老年痴呆的迹象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就是老年痴呆呀......家里请了多少医生,中医、西医都请了,而且也都确诊......”孟星儿说道:“而且刚刚你也看到了,我爷爷稀里糊涂的就尿床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“症状倒是老年痴呆无疑,他的目光呆滞,但是脉象上,却健康的很......真是让人想不通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多想想,反正这两天,你都得留在这里,不许离开,有空咱俩就过来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大夫,张禹也很好奇,一个脉象正常的人,怎么就老年痴呆了呢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聊着,出了庄园,再次上船离开湖心岛。

    想要去枫林小楼,有几条路可走,既可以步行,又可以做电瓶车。这次回去,二人坐的是电瓶车。

    张禹以为她累了,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可回到小楼之后,孟星儿让张禹在大客厅等着他,独自上楼匆匆进到衣帽间,很快就换了一套紫粉色的晚礼服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下楼,坐在大沙发上的不由得一愣,怎么突然穿这么一身?

    “张禹,你看我晚上穿这套怎么样?”孟星儿妩媚一笑,扭动身子,一路转到张禹的面前,跟着就是一屁股跌坐进张禹的怀里,一双玉臂很自然地搂住张禹的脖子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皱眉,说道:“挺不错的,不过话说,你这是要去哪呀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二爷爷六十六岁大寿,晚上咱俩去给我二爷爷拜寿。”孟星儿柔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大寿该我什么事呀,我去不合适吧......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见孟星儿的家长,特别是拜寿这种事,自己跑去算是什么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