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68章 张禹的发现
    张禹看了看孟星儿,又看了看墓碑,心中暗自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孟星儿说的没错,诅咒肯定没有被解除,可是刚刚看到的那道白光,似乎真的挡住了诅咒。

    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张禹的眼睛一亮,他隐隐猜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到了什么?”孟星儿好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回答,反而说道:“星儿,你奶奶有几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两个,我父亲和我叔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康健,你叔和你婶的家庭情况如何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叔和我婶都挺好的,他们还有个儿子,也就是我弟弟,而且去年结的婚,好像也不错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似乎认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怎么对了,你别卖关子了,赶紧告诉我呀。”孟星儿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,孟星儿不会撒娇,奈何容颜妩媚,还是挂着几分媚态。还好是在这里,这要是在房间卧室,估计她已经使用肢体语言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你们家确实有高手,这个高手化解了你奶奶身上的诅咒。但是,并没有完全化解干净,是诅咒实在太强的缘故。你家的高手也着实了不得,他做到了让诅咒不会影响到男人,只会影响到女人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听了这话,孟星儿一惊,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还能这样?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这个诅咒是让你奶奶的后代都得不到情爱,受到感情的折磨。后代自然有男有女,这个高手在发现高手之后,先前应该是全力化解,可惜没有成功。于是,他用了一种奇门的手段,将诅咒化解了一半,确切的说,应该是镇压下去了一半。让这个诅咒不会伤害到你们家里的男人,而女人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女人就活该倒霉!”孟星儿恨恨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她也明白,家族向来是重男轻女,女人只是家族的工具罢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苦笑,因为他也明白这其中道理。

    瞥眼间,他突然看向远处有一股暗红色的怨气。

    这股怨气,来自左侧,稍微靠下的位置,距离这里隔着一排树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指点,好奇地问道:“那你是谁家的坟?”

    “也是我们家的。”孟星儿随口说道,脸上却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张禹为什么突然问那里。

    “咱们过去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孟星儿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朝旁边走去,穿过那一排树。

    在那里有一座孤坟,坟上飘动着暗红色的气流,只是气流很弱。

    这座坟也不小,形状没有什么特殊的,可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,在这坟上有一个风水阵,是专门用来化解怨气的。

    来到坟前,墓碑上刻着一排字,墓的主人名叫梦晨曦。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人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我父亲说过,她是我姑妈,小时候就夭折了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随即就清楚其中缘由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夭折,只怕是对外的说辞。真正的死亡原因,恐怕并非自然,而是蓄意了。

    毕竟,旁人不知道他们家里的问题,只怕孟星儿的爷爷和奶奶都是知道的。生下了女孩,为了不出什么乱子,还是死掉的好。

    看这里的怨气,用不了多久也会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眼下诅咒的源头是找到了,可张禹并没有把握化解。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有高手镇压了一定程度的诅咒,自己想要化解的话,就势必需要将已经镇压的诅咒是释放出来,一并化解。

    成功了倒还好说,可一旦失败了呢?后果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我姑妈的坟,有什么问题吗?”孟星儿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赶紧摇头,跟着说道:“星儿,你爷爷应该还健在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星儿点头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爷爷聊聊,最好是他能让那个高手出来,我跟他探讨一下,或许我们两个联手,能把诅咒彻底消除也说不定。”张禹说出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有高手的事儿,我是真不知道。至于说,你想找我爷爷聊,恐怕也不太可能了。”孟星儿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在十多年前出了车祸,当时成了植物人。后来虽然苏醒过来,却也成了老年痴呆。吃饭都得别人喂,更是一问三不知,就跟个傻子差不多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说道:“老年痴呆应该是脑神经出了状况,要不然我去试试,看不能将人给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!”孟星儿眼睛一亮,兴奋地说道:“我怎么把你会医术的事儿给忘了。走,咱们去我爷爷那,看能不能把他给治好。你要是治好了我爷爷,那你就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孟星儿不自觉地给张禹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妖精,真是个妖精。

    别看两个人已经发生了关系,可是张禹依旧无法免疫这个妖精的诱惑。孟星儿就好像那种能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那种女人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一身素,反而更具挑逗。

    张禹没敢接茬,以免在这种地方,身体发生什么不恰当的反应,只是赶紧朝下山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孟星儿随即跟上,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。像是在说,你肯定逃不出老娘的五指山。

    两个人联袂下山,在山脚上车,孟星儿让司机开车,前往红霞枫林晚。

    半路之上,孟星儿给张禹介绍起来,她的爷爷名叫孟玄英,早年在商场上很有名气。孟家是从孟星儿的太爷爷这一辈经商崛起的,当年国内战火连天,孟星儿太爷爷带着孟玄英去了港岛,从码头苦力做起,创出了一番基业。

    后来才返回国内,在南都老家扎根,也算是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孟玄英现在就住在红霞枫林晚,因为孟玄英早年喜欢水,现在老年痴呆了,便给他安顿在人工湖的湖心岛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平日里人工湖可以湖上泛舟,供游人欣赏湖光山色,可是这湖心岛却是禁地,禁止游人登岸,只有孟家的人才能上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