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54章 时间
    出了院子,张禹举目四望,夜空下,一眼看不到边的山林。

    他又回头看了看包公祠的院落,这个院子立在这里,显得更为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他,并没有太多的心思研究这里,寻找萧铭山才是首位。

    “人会在什么地方呢?”张禹有点无奈,偌大的山峦,想要找一个人,简直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自己的本事,有些根本用不上。琢磨了一下,张禹干脆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萧铭山肯定不在这里,是否来过,恐怕是个未知数。如果来过,应该已经走了,就这个鬼地方,一般胆子小的人,早就吓跑了。不可能再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另外,之前还遇到过一位仁兄,也不知道现在醒不醒,要是碰到的话,那就顺便打听一下,问问对方为什么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他一路下山,走了能有五六十米,突然发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所走的方向,正是自己来时的方向,张禹可以肯定,绝对不会记错。

    然而,上山走过的路,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树木的位置似乎不同,坡急坡缓的程度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纳闷起来,“我是从这里上来的呀,怎么不一样了,这是怎么回事......没记错呀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四下观瞧,周边的一切,熟悉中带着陌生。

    虽然是晚上,皓月当空,可张禹自信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。他是以包公祠作为坐标,不可能出错的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张禹又继续往下走,走着走着,都让人有点自我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天太黑,我记错了......管他呢,先往下走再说......”张禹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山下很黑,目视有限,根本看不到山脚。记忆中,自己应该快到路过那人睡觉的位置了,可是却根本没有听到声音,更别说看到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他又往下走,前面是一片小树林,张禹穿过树林。

    才一走过去,他登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,就在前面不远处,立着一个红漆院墙的小院子。这个院子,看起来是那样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......”张禹快步走到院前,站到院门口的时候,更加懵了。

    朱漆的木门,木门之上挂着匾额,匾额上的字不是其他,正是“包公祠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包公祠......这里也有包公祠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推门走了进去,院子中静悄悄的,感觉不到半点风。

    迎面是祠堂,左右两侧分别是厢房和值房,跟自己先前遇到的包公祠,没有半点不同。

    张禹平复心神,快步走进中间的祠堂。

    没错!一点也没错!

    包公的塑像,供桌,三口铜铡,全都在这里,摆放的位置也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转身出来,院子的门关上了。他跑进了厢房,开门就是一股血腥味,五具身首分离的尸体,躺在通铺上,还是那五个人,一点都没变!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上山有相同的包公祠,那倒没什么,或许是碰巧了。可是碰到相同的尸体,却是没听说的,而且还是五具,哪有这么巧的事儿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颤动,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困阵......可我感觉不到呀......鬼打墙,不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要知道,以他现在的修为,若是陷入困阵之中,很快就能感觉到。至于说鬼打墙,肯定要有阴气的,再者说,阴灵见到他,还不得赶紧避让,谁敢招惹他呀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出了厢房,朝对面的值房跑去。眼下祠堂的门都已经关上了,张禹已经不觉得意外了,推开值房的门,又是一股肃杀之气涌出来。

    七杀木牌!

    在值房之内,挂着七杀木牌,跟先前碰到了完全一样。其实这一点,在刚刚看到五具尸体的时候,他已经有预见了。

    走出值房,站在院子里,张禹扫视着周边的一切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又回来了......没错,我又回来了......明明是下山,可我却回来了......这是为什么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喃喃自语起来。

    他猛地响起在半山腰上遇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个人的脸上满是憔悴,嘴唇发干,把脉的时候能够确定,起码能有两天两夜没吃没喝。

    张禹当时就疑惑,不明白是为什么,现在他终于想通了。

    十有**是那个人下不去山了。

    “会是这样么......我再试试......”张禹推开院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再次朝下山的道路走去,这里的路径又有变化,树木的位置,好像也有点不同。

    但张禹管不得那么多,只是快步往前走。走了很远很远,都没有走到山脚。

    “沙沙......”

    正走着呢,张禹突然听到前面好像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有人!”张禹不怕光明正大的遇到对手,哪怕对手再强,也能拼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连对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是最叫人不踏实的。

    他立刻加快脚步,很快就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,黑影摇摇晃晃,显得步履蹒跚。

    张禹的脚步更快,转眼就来到那人的身后,嘴里叫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那人吓了一跳,惊呼一声,“谁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这人的声音,张禹已经抢到他的面前,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再一瞧,张禹便认了出来,不正是先前在半山腰遇到的那个青年人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张禹随口叫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见张禹穿戴的挺整齐,长得也不吓人,勉强松了口气,喘了几声,平复了下心神,这才说道:“你、你认识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刚刚上山的时候在半山腰看到你了,当时你在睡觉,我就没打扰你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我好像不记得认识你。”青年人说着,摇了摇头,接着又道:“你这是才上山呀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来多久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。好像是几个小时,又像是好几天。”青年人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张禹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原本是满电量的手机,上山之后就自动没电关机了。我在这里转来转去,都不知道走了多久,跟半个世纪差不多。”青年人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