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55章 包青天
    “手机不好使了......”张禹忙从兜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只一瞧,可不是么,自己的手机也自动关机了,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张禹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呀?”青年人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你是不是也被人给骗了,到了这里,估计是死定了......这里太邪门了,不管怎么走,都走不出去......都想找个地方等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有些心灰意懒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任谁碰到这种事情,只怕在挣扎之后,都会失去求生的念头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他说是不是让人给骗了,心头就不由得一动。张禹随即问道:“你是被谁骗的呀?”

    “说来倒霉,是被一个叫任菁菁的女人给骗的,也不知道这名字是真是假!”青年人咬着牙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任菁菁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跟着猜出对方身份,十有**就是王丽媛的前男友,好像是叫何帅琪。

    见张禹沉吟,青年人马上问道:“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张禹故意说道:“我在微信上认识她的,然后就约在南都见,结果她开车送我到这来,人跟着就找不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跟我一样......”青年人苦笑,大有同病相怜之感。不过,他跟着说道:“我觉得这个任菁菁肯定有问题,搞不好根本就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说,你这应该算是猜对了一般。你要是早有这个智商,哪能跑这里等死呀。

    可想想自己,别人起码是被骗来的,自己可好,纯粹是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,张禹又故意问道:“兄弟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何帅琪,你呢?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禹。”张禹也不瞒他。

    “在这能碰到你,也算是缘分了。这里我走了很久,不管怎么走,都出不去,肯定会遇到一个叫包公祠的地方。你遇到没有。”青年人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遇到了。”张禹也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估计也走一阵子了吧。”青年人又是苦道。

    “遇到两回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你进去没,他麻的......太吓人了......”青年人说到此,似乎想到了什么,直个皱眉,显然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谁在这种地方遇到五个死人,也得吓个够呛。毕竟不是任谁都有张禹这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,当时差点没吓死我......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地方呀......”何帅琪又一次苦笑,然后仰天大叫起来,“王八蛋!这是什么鬼地方呀!别装神弄鬼的,有本事就出来,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他的叫声,在夜幕的森林中,掀起阵阵回音。

    听到回音,张禹心头一动,随即问道:“你刚刚说过,不知道来了多久,那是不是这里一直都是黑天呀?”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一直都是黑天,就没看过天亮......我还专门点过数,这个季节,正常来说,早就该天亮了......我都好饿死了......”何帅琪伤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他有阵子水米未进了,可是张禹这次来,也没带吃的,着实是没想到,这里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打算,能走得动就走,走不动的话,就找个地方躺下等死。”何帅琪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正常人的心理,毕竟人都有求生的本能,如果有机会活着,一定会争取,哪怕明知道走不出去。只有到真正走不动的时候,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走!咱们一起走!我倒要看看,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能困死我!”张禹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他暂时一点端倪都没有看出来。所以他需要时间,虽然来回溜达,为的也是观察。

    虽然,张禹一直没有感觉到,这里有阵法存在。可他隐隐意识到,这里极有可能是个困难,要不然的话,不能一直都这样。

    之所以自己感觉不到,有可能是阵法太高明,也有可能是自己被什么给蒙蔽了。

    但张禹可以确定一点,这个世上任何阵法都是能够破掉的。只要找到阵眼就可以。而哪里会是阵眼呢?

    会是包公祠吗?张禹不敢肯定,因为这么大的山,起码有一半用来布阵了,包公祠那么的明显,应该不会有来当阵眼吧。

    当然,到底会不会,张禹也难以确定。毕竟在包公祠内,张禹已经转了两圈,都没有发现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向前走,当走过一片树丛时,眼前突然出现了那熟悉的红漆院墙。

    “包公祠!又回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虽然在预料之中,张禹的身子也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里......”何帅琪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跟着,他一屁股坐到地上,身子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张禹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走不动了......”何帅琪有些绝望,伤感地说道:“哥们,接下来的路,你自己走吧,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,希望你能够走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其鸣也哀。

    张禹看得出来,何帅琪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。如果说,他早些躺下,或许能够再多坚持一段时间,可人到了绝境,必须要坚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我希望你也能够坚持住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跨步朝包公祠走去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想救何帅琪,可他没有办法,自己的身上也没有吃喝。张禹能做的,就是尽快找到离开的方法,如果来得及,或许还能保住何帅琪一命。

    虽说何帅琪当初抛弃了王丽媛,但毕竟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走到院门前,还是那个红漆木门,张禹抬手将门推开,跨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没有风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?阵眼会在这里吗?”张禹心中嘀咕,院子里根本看不出任何名堂。

    他走进迎面的祠堂,还是祠堂依旧。

    “阵眼......阵眼......”张禹平心静气,使用心眼感受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他失望了,看来这一次又是徒劳无功。他刚要收回心眼,离开这里,可就在这时,他猛地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原本黑暗的祠堂内,在这一刻,仿佛一下子光明起来。也不知是从哪里,冒出了烛光。

    紧跟着,祠堂的供桌后,竟然冒出来一个人来。没错,是一个人。这个人,身穿黑色蟒袍,面如黑炭,额头上有一个月牙,相貌极为狰狞,不正是这里供奉的包青天么!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全新指南针,开心坏人,霸气小香蕉,磨动,行尸再现,乌龟公子,三哥,朱书江,岁月沧桑大大的打赏,还有昨天的40多张月票和400多张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