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42章 报冤风
    次日上午,张禹和萧洁洁一同前往林雨公墓。

    可能也是习惯养成,但凡到了有坟的地方,张禹都要看看这里的风水。

    山上青松翠柏,一座座的墓碑,倒也不愧是一个好的去处。

    广厦千间,夜眠七尺。待人生到了尽头的时候,最终的归宿不过是一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萧洁洁负责引路,二人来到一个小墓园。

    院子里目前有三个石碑,张禹一瞧就能看出来,都是双坟。萧洁洁指向左边的墓碑,说道:“那就是我母亲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走到母亲的墓碑前。

    墓碑很大,上面刻着字萧倩,生于xx年x月xx日-xx年......

    “妈,我带张禹来看你了。”萧洁洁看向碑上的照片,伤感与欢喜并存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跟在萧洁洁的身边,也看向碑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萧洁洁的母亲相貌一般,看起来很有气质。

    因为国家施行火葬,火花之后,人就化作一炉灰。虽然也保持着一些风俗,可在看坟方面,终究还是缺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看了半天,张禹也没看出什么。只是按照礼节,给萧洁洁的母亲行了礼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萧洁洁已经把他当成了男朋友,甚至是未婚夫。所以每一步都很正式,就像是准丈夫来探望已逝的老丈母娘一般。

    逗留了一会,也是找不到线索,张禹提出离开。二人一起朝院外走去,可转身没走几步,张禹突然感觉到有一阵凉风凭空刮来,令人的身上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,转头看去,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如果是阴风,张禹一下子就能感觉到,可那不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萧洁洁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走吧。”张禹转回头,有往前走。

    只走了一步,他又感觉到有一阵凉风从后面刮来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再次感觉到凉意,张禹又一次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萧洁洁见张禹又停下,不解地看着张禹。张禹迟疑了一下,脸上却露出淡淡的微笑,嘴里却来了一句,“是报冤风么,如果是的话,应该还有第三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径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背后又一阵凉风吹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风,要比先前的两次大上一些,吹着张禹的衣服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萧洁洁自然也感觉到凉风刮来,蓦地里,不禁有点紧张,特别是刚刚张禹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让她的心里都在打鼓,“怎么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咱们回去吧,是你妈想把咱们留下。”张禹说着,拉住萧洁洁的手,转身朝萧倩的墓碑走去。

    一听张禹这么说,萧洁洁打了个哆嗦,“我妈......我妈留下咱们做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这里可是公墓,就算是自己的老妈,可突兀的发生这种事,也着实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墓碑前,张禹仍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萧洁洁则是紧紧地抱住张禹的胳膊,小心翼翼地看着母亲的墓碑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你留我们做什么......”萧洁洁有些胆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里,自然不会有什么回答。

    张禹紧盯着墓碑,温和地说道:“阿姨,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一缕清风,微微刮过。

    墓碑前的石板,在清风掠过之后,变得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“阿姨是说,让我将下面打开。”张禹又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不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张禹施展心眼,查看起周边的一切。没有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张禹,怎么回事......”萧洁洁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,但刚刚刮起来的风,确实是你母亲在留咱们,好像是有话要跟咱们说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都走好些年了......她能有什么话说......妈,你别吓我......”萧洁洁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又左右看看,实在搞不明白,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她也不是第一次来,因为葬着的都是自家的长辈,所以她也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的说法,让她莫名的担心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温柔地说道:“洁洁,你别怕。你妈是有委屈想要说,可能是因为发现我是个道士,精通玄术,这才刮起报冤风留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委屈......什么委屈......”萧洁洁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死的冤枉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的冤枉......不能吧......我妈是病死的......能、能有什么......”萧洁洁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说完,张禹蹲了下来,察看期墓碑前的石板。

    萧洁洁见他蹲下,也只好跟着蹲下。

    这块石板的周边打着胶水,能够防水。谁都知道,石板下面放着的就是骨灰盒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摸了摸石板,粘的很结实,但终究是用胶水粘着,想要打开并不困难。毕竟,这是一个双坟,另一半明显是给萧铭山留着的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想干什么......”萧洁洁看着张禹的手一个劲的在石板周边摸,难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妈既然让我留下,刚刚又幽风引路,显然是想让我看看下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就是骨灰吧......”萧洁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所以,我也很纳闷......”张禹同样声音不大。

    如果说死的冤枉,验伤什么的,那也得是囫囵的尸首,再不济也得给留下骸骨吧。现在就剩下骨灰了,还相隔这么多年,就算是被谋杀而死,想要从骨灰上有所发现,只怕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人在死后,如果有冤枉,会留下怨气。而这怨气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张禹感觉不到这里有怨气,以他的修为,如果说有怨气的话,都不用什么报冤风,早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喀”地一声轻响,张禹的手只一用力,粘在石板缝隙上的胶立刻裂开。

    只三两下,四边的胶全部列掉。

    萧洁洁眼瞧着张禹如此,想要阻拦,还是放弃。因为她清楚,张禹不会无的放矢,既然这么做了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哗”地一声,张禹将石板推到一边,露出下面的打洞。

    张禹认真地感受,同样也感觉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他索性伸手下去,摸到下面的骨灰盒,将骨灰盒给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一瞧,却是不由得一愣,“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