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38章 姓任,姓萧
    “你是说......是你堂姐给你讲的故事......”张禹虽然已经想到有这种可能,但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萧洁洁的亲人啊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两个人还都是女人,而上次那个,则是男人。难道说,女人给女人讲故事也行么?就算可以,可萧洁洁的堂姐要害萧洁洁?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洁洁点头,“就是她给我讲的。张禹,你为什么知道这个故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害人的故事......洁洁,你堂姐在什么地方,我要去找她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害人的故事......你不会是说,是我堂姐害我吧......不可能的,我们俩关系好着呢......”萧洁洁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的关系很好?”张禹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妈过世的早,家里有没有其他的亲人,我和我堂姐就跟亲姐妹差不多,小时候都是一起长大的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更加纳闷了,要是按照萧洁洁的说法,两个人关系这么好,堂姐根本没有理由害她。

    他略一迟疑,说道:“先不管这个,咱们还是先找你堂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萧洁洁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去了,好好休息......你告诉我,她住在哪个房间,叫什么名字就好。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嘛......”萧洁洁委屈地说道:“我现在害怕,不想离开你,只要跟你在一起,我就没事......你只要一离开我,我就有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咱们俩一起去。”张禹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给萧洁洁办理出院,住院的前期费用,都是酒店垫付的。萧洁洁其实没啥事,就是观察,自然也花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全都湿透了,放在一边。张禹帮她收拾,随即就看到了那件红外套。

    张禹在光镜中看到过这件红外套,是萧洁洁从衣柜里拿出来的。张禹随口问道:“这是你的衣服?”

    萧洁洁看了一眼,轻轻摇头,“我没这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房间衣柜里的衣服吗?真不是你的?”张禹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穿这么土的衣服......这衣服是哪来的呀?我衣柜里......哪个衣柜......”萧洁洁有点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当时从水里上来,人都吓蒙了,她哪里会留意这么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问她,她才发现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了。”张禹温和地一笑,将衣服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更加能够确定,这绝对是一个阴谋,是有人精心策划,专门给萧洁洁准备的局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萧洁洁明明没有红色的外套,这衣服总不会是自己变出来的吧。

    萧洁洁这次来扫墓,并没带什么换洗的衣服。身上的一套都湿透了,只能穿医院的病号服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病号服穿在她的身上,领口的钮扣都要崩开了。张禹担心她着凉,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。穿上张禹的衣服,萧洁洁心中甜蜜,偷偷地看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这可是张禹第二次给她衣服穿了。第一次的场景,因为太过惊险,都忘了尴尬。不过回忆起来,更多的是温馨。

    两个人下楼离开医院,现在这个时间,虽说天也亮了,可路上却不见几个行人,除了辛劳的环卫工人就是几个晨运的。

    上了张禹的车,他让司机驾车直奔河上酒店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有服务员认出萧洁洁,上前打招呼,询问萧洁洁的情况。甚至还以为萧洁洁是来找茬打官司的。

    不想,萧洁洁十分客气,只是表示上楼找人。来到堂姐的房间,就是她的隔壁,敲了半天的门,也不见有人开门,里面更是连半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只好重新回到楼下服务台。

    萧洁洁对服务员说道:“请问1605的任菁菁在不在,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任菁菁......”听到这个名字,张禹不由得暗自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萧洁洁可是姓萧,堂姐和萧洁洁是什么关系,张禹怎能不清楚,两个人的父亲应该是亲兄的,所以堂姐肯定姓萧才对。

    “1605......”服务台后服务员重复了一声,随即查看。很快,她就说道:“1605的任菁菁已经走了,对了......她在服务台这里还留了话,说是临时接到电话,朋友找她出去玩,说是给妹妹打电话,没人有接,可能是睡了。如果找她,就在这等她,她会晚些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出去玩......”这一次,张禹忍不住说道:“她是几点走的?”

    “是晚上八点多钟。”服务员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几个人走的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就她一个人。”服务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萧洁洁则是嘟了嘟嘴,有点不满地说道:“她怎么还跑出去玩了,真是的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是不是真出去玩了,那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说道:“那咱们先去你的房间等等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萧洁洁答应。

    二人随后上楼,来到1604号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少不得要检查一下,没有什么特别。房间内明显经过打扫,窗户都已经被服务员关上了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床边,外面的风景如画,可居高临下的,看着下面的河水,着实让人心有余悸。萧洁洁都在后怕,自己是怎么活着游上来的。

    她看向身边的张禹,说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?”

    张禹温柔地说道:“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个同心锁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......”萧洁洁点头,“我一直戴在身上呢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出同心锁。

    张禹抬手轻轻打开上面的机关,从里面取出来一张明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符纸已经变成一片空白,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这是我给你画的护身符,如果你遇到危险,我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原来这么关心我......”萧洁洁瞬间感动得不成样子,一下子就把张禹的抱住。

    如果说现在张禹要了她,她绝对不会抗拒,顶多是半推半就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他轻抚了一会萧洁洁的后背,让这丫头平复一下情绪,然后拉着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这才问道:“洁洁,你是姓萧的,你堂姐应该也姓萧才对,怎么刚刚在服务台,你却说找任菁菁,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