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23章 阴宅
    就算张禹不是什么商业奇才,他也清楚的很,在这建设商品房,投入都是肉包子打狗。没有地铁,建成了也是白建。而且这一切,萧洁洁已经帮他分析的很到位了。也就是无当集团实力比较强,张禹又能拿到低息贷款,这才无所谓。要是小房地产商,估计直接就不用玩了。

    孟星儿看了看周边的一切,说道:“这么大的地皮,你不会打算都给我养狐狸吧,那得养多少呀,岂不是得建出来一个狐狸城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嫣然一笑,朝张禹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“建狐狸城那是不可能的,都得赔到姥姥家去。你刚刚说要养狐狸,其实提醒了我,这么大的地皮,一方面得按照协议,给这里的迁拆户们建设回迁房。余下的地皮,我打算经营畜牧业。不仅仅是养狐狸,还可以养水獭,养牛,养羊,养鹿......咱们不用城里的激素来养,就用原生态的手段来养......到时候可以用来卖肉,可以卖皮草......我相信,几年后一定会取得好的成绩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也不错,不过畜牧业的利润可不大......还有,我养的狐狸,是不许杀的,不许你扒皮卖......”孟星儿撅着小嘴,最后的一句话,态度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也不差你那几只狐狸,我就是搂草打兔子,当捎养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以前没发现,现在才看出来,是那么的贴心。”孟星儿美滋滋地说着,向前一步,投入张禹的怀中。

    张禹搂住她的香肩,孟星儿一脸的柔媚,轻声挑逗地说道:“这个法子是我提醒你的,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奖励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奖励得回去再说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嘛......”孟星儿媚眼如丝,瞧那意思,都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张禹吓了一跳,他可不想在这里做那种事情,他连忙一探手,勾住孟星儿的膝弯,将人给横抱起来。嘴里急切地说道:“先回家、先回家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张禹窘迫的样子,孟星儿忍不住“咯咯”娇笑,她又轻柔地说道:“东西都不要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让你给整糊涂了......”张禹又匆匆放下孟星儿,将带来的法器给收拾好。

    孟星儿还不依不饶,见张禹需要拿法器,不能抱她,干脆让张禹背着她回去。

    张禹背着孟星儿走出工地,不经意地看到斜侧方星空下蔓延的山体。

    那里是青松山,原先是要建设别墅区的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在这里建养殖场了,青松山肯定是不能建设别墅了。如果把这大山也用来改造养殖场,那是不是养殖场的面积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生活在乡下,就算家里的木匠,可对养殖业也清楚。养一头羊,如果正常放养,那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长成。再扩大养殖面积的话,什么时候能收回本钱都不好说呢。再者说,不仅仅是青松山,昨晚他们去的那座山,也算是张禹的规划面积。可以用来建设公园,或者是什么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他停下脚步,望着远处的大山,好奇地问道:“你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那边的青松山很大,用来做养殖业,加上这里的养殖场,那得养多少。不仅是这里,昨天晚上咱们去的那个山,也可以说是我的,总不能都用来做养殖业呀。”张禹说出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昨晚那个山,用来养狐狸也不错。你现在看到这个山,实在不行,就建墓地呗。活人觉得远,死人应该不至于嫌远吧。”孟星儿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墓地!墓地......”听了这话,张禹的眼睛一亮,兴奋地说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,你可真聪明!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我用帮你想了个好点子,至于说你能不能干成,那可不该我的事......不过今晚,你反正是跑不了了......”骑在张禹背上的孟星儿说完这话,又在张禹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,跟着用香舌轻轻舔舐起来。

    被这妖精如此这般,张禹难受的了,立刻有了反映,甚至还有些难耐。

    可现在还穿着道袍,就算有想法,也不能在这里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转移话题,说道:“那个、那个......你先等等,我还有事跟你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......真扫兴......”孟星儿在张禹的耳边撒娇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你不是说要养狐狸么,那你明天能不能立刻就去多买点狐狸回来......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买......怎么这么急呀......”孟星儿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呀,现在青松集这里晚上闹狐狸叫,这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,总得有个说法......咱总不能说是九尾狐,或者是什么怨念吧......所以,我是这么想的,不如干脆真就弄出来一大票狐狸来,就说是青松山上的野生狐狸,晚上跑到工地来叫,这样一来,不就有了说法了么......狐狸是有灵性的,但凡狐狸扎堆的地方,其实也是宝地。你不是提议卖阴宅么......那就以这个为噱头,我再搞点创意,肯定能够大卖......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鬼主意也不少呀......我现在都怀疑,你是不是在故意钓我......”孟星儿在张禹耳边媚声媚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钓你什么呀?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......说我是狐狸精,人家现在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......”孟星儿又是柔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大本事......咱们先上车吧,赶紧回家......”张禹真是受不了孟星儿的声音,特别是还在自己的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她的一字一句,都喷出凝香,刺激着张禹的耳朵,谁能经得住。

    二人上了车,孟星儿负责开车。好家伙,这一路之上,也是媚眼横飞,时不时地就去看张禹的两腿间支起的帐篷,恨不得就在车里把张禹给吞了。

    等回到孟星儿家里,少不得要几番激战。奈何孟星儿妩媚有余,战斗力着实不足,崩溃三次之后,就大叫投降。张禹这次可没给她投降的机会,趁胜追击,令孟星儿是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,也是张禹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怨气消散之后,自己元阳真的没有被吸。倒是那诅咒,仍然出现,可惜在张禹面前,屁都不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