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49章 苍青岭
    “任菁菁”已经看出张禹的厉害,想要将她从任菁菁的体内打出来,应该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既然都开口了,那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。

    她如实说道:“我在坠楼摔死之后,地魂就自动去了地府,而我的天魂和命魂,以及身上的七魄,却好像遭遇一股无形的吸力,硬是被吸走了。这股吸力很强大,甚至有着牵引的作用,让我的两魂七魄不会消失。最后,我的两魂七魄去了一个地方,那里是一座荒山,我在那里见到了一个老婆婆......她问我想不想活过来,我当然说想,于是她让我帮她做两件事,只要我答应她,她就能帮我借尸还魂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个是答应她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任菁菁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让你做的两件事都是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件是给萧洁洁讲这个故事,另一件是骗何帅琪去苍青岭的包公祠。”任菁菁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帅琪是谁?苍青岭的包公祠又在哪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帅琪就是我前男友,毕业后抛弃我那个,苍青岭就是我的两魂七魄飘去的地方,当时我不知道具体位置,后来我才知道,是南都的郊区。”任菁菁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这两件事都完成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任菁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把你前男友骗去的,让他去做什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其实我心里也明白,那个老太婆也不是什么好人,要不然的话,我摔死之后,魂魄怎么会飞到她那里去。可我为了活过来,也没办法。”任菁菁撇了撇嘴,露出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跟着,她又苦涩地说道:“开始我以为想要把何帅琪给骗去,并不容易,结果发现,一点也不难。呵......”她苦笑一声,接着又道:“以前我还以为是因为毕业了,他有什么事业要做,才跟我分得手。现在在发现,原来是他玩腻了,想换换口味......我加了他的微信,只聊了一天,他就上钩了,然后就跑到南都找我,自然而然的就让我把他送去了苍青岭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他也是活该倒霉了......”张禹摇头一笑,“指使你的老太婆长什么模样,苍青岭包公祠的具体位置又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她披头散发的,看起来有些吓人,一脸的皱纹,脸上好像还有很多疤痕......不仅如此,她的眼睛没光,看起来挺朦胧的,好像是个瞎子......苍青岭包公祠的位置,大概是在......”任菁菁当下就将具体位置说给张禹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口述不太清楚,她甚至还找来笔和纸画了张草图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她对家里的情况是真熟悉,房间内东西放在什么地方,一下子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听了她对老太婆的描述,张禹可以断定,这个老太婆跟爱笑的逗比虫所说的人,应该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而任菁菁画的草图,张禹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位置,毕竟对南都不熟悉。可是他见过道路监控,隐隐地可以断定,萧铭山去的地方很可能也是那里。

    先前张禹认为,萧铭山被人勒索,此时此刻,他渐渐意识到,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,萧铭山已经去多久了,如果只是勒索,早就应该回来了吧。另外,让萧铭山去那里,或许可以算是勒索,但是老太婆让任菁菁骗何帅琪去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,能有多少钱,骗他去那里,身价跟萧铭山相差的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“勒索......真的是勒索么......不会是以勒索为由,骗萧铭山过去吧......”张禹的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这种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因为萧铭山可不是小孩,整个微信约啪啪什么的,他就会上钩。想要把他引到那种地方去,难度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张禹又看向任菁菁,说道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任菁菁轻轻摇头,“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,他心中琢磨起来,对于眼前的这个人,应该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面前的任菁菁,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,她委屈地说道:“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已经都说了......其实我也是受害者,只是想活着罢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自己的身体,“就好像这个任菁菁,虽然我的魂魄在她的体内,可是......任菁菁却并不是我害死的,那个老太婆怎么做到的,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被送进身体里而已......你说,我到了这种地步,还有别的选择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一点没错,王丽媛就是一个受害者,她也是被爱笑的逗比虫给害的,就跟潘云、萧洁洁一样,听了那个故事,然后坠楼而死。相较之下,只不过是潘云和萧洁洁认识他张禹,凭着张禹的道法保住一命,王丽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魂魄离体,以后的命运,根本不在王丽媛的掌控之中,她说的根本不算。任何人到了这种境地,只怕都是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怎么处置任菁菁,确实让人有点为难。张禹琢磨了一下,苦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容易,正如你所说,你同样也是受害者,你都已经死了一次,我总不能让你再死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任菁菁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听得出来,张禹这是要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不过,我现在突然有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任菁菁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想做任菁菁,还是想做王丽媛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任菁菁哑然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做回王丽媛,但似乎不太可能。因为父母不会相信她的话,如果实话实说,说自己的是借尸还魂,这未免也太过匪夷所思,太过离奇。

    可让她对着任菁菁的父母,喊人家爹妈,却又觉得那样的别扭。

    张禹摇头一笑,温和地说道:“这也是一个需要适应的过程,希望你能够幸福的生活。外面的吕贤阿姨虽然是你真正的父母,可任铭川父亲同样也是这具身体的父母。他们把希望都一切都寄托在你的身上,不要辜负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谢谢。”任菁菁郑重地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