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17章 灵性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叫唤什么呀?”张禹低头看向小狐狸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呜呜呜......”小狐狸露出警惕之色,跟着缩到孟星儿的脚边,朝着孟星儿不住地摇头,像是阻止孟星儿往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你怕什么呀?”蓦地里,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也不意外,因为这是香樟树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,孟星儿却心头一紧,不由自主地抱住张禹的胳膊,小心地说道:“谁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是香樟树,我的门下。”张禹笑呵呵朝香樟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孟星儿一听这话,又是一愣,难道说刚刚说话的是院里的这棵大树。不过,听适才的声音,好像就是从香樟树那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跟着张禹向前,小狐狸也慢慢跟上。

    后院之内,香气缭绕,香樟树的身上散发着幽幽的香味,十分怡人。

    孟星儿觉得十分舒服,嘴里却好奇地说道:“你是说,你棵树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狐狸都能变成人,树会说话,不是太正常了么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孟星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种离奇古怪的事情,以前从来没见过。可自从认识了张禹,什么稀奇的事情都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距离香樟树越来越近,小狐狸突然又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星儿低头一瞧,发现小狐狸的眼中流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方丈,这小东西,好像挺聪明的。”这时候,香樟树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狐狸么,能不聪明?对了......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它好像是发现了我身上的问题。”香樟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问题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好奇地打量起香樟树来。

    随即,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香樟树的身上,竟然没有妖气了,而且是一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下,轮到张禹纳闷了,“你身上的妖气呢?”

    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好像是在道观的时间长了,妖气就一点点的消失了。”香樟树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这、这可是好事呀......”说到这里,张禹随即看向小狐狸,更为好奇地说道:“你刚刚是说这小家伙也发现你身上没有妖气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香樟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听懂它的叫声?”张禹的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要知道小狐狸为什么会突然出现,可是苦于无法交流。要是香樟树能跟它交流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能听得懂......人有人言兽有兽语,它是动物,我是植物,怎么可能听得懂......”香樟树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说,它发现你身上没有妖气了。”张禹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听不懂,但是我能感觉出来,它的叫声应该是这个意思。”香樟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靠猜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香樟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服了......你还不如直接让我观察观察你呢。”张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孟星儿在一边听的似懂非懂,一会看看张禹,一会看看香樟树,一会又看看小狐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女人的声音凭空冒了出来,“方丈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是孙昭奕的声音,马上说道:“太师叔,您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怎么这么晚过来,一定是有事吧,进屋说。”孙昭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星儿心中有点紧张,这地方可真怪了,动不动就突然冒出个声音。

    好在经历的多了,张禹又在旁边,倒也不至于如何害怕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说道:“好,弟子这就进屋与您说之。”

    跟着,张禹又看向孟星儿,让她和小狐狸在外面在外面等着,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这里的后院很大,远要超过先前在临时道观的院子。房间也多,孙昭奕的住处是中间的正房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正房,进到孙昭奕的卧室。这里砌的火炕,看的出来,孙昭奕不习惯睡床。

    她坐在炕上,大白兔趴在一边,似乎正睡的香。

    二人互相见礼,寒暄了几句,张禹坐下之后,便将三星观和九尾狐,以及孟星儿的事情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特别是今晚,他下到枯井之中,找到的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孙昭奕脸色平静,等张禹讲完,她微微点头,说道:“宗主可否将戒指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,请过目。”张禹马上从内衣口袋里掏出戒指,交到了孙昭奕的手上。

    孙昭奕将戒指握在手心里,似在静静地感受。过了片刻,她才幽幽说道:“九尾狐的天魂果然是在里面,真是奇哉怪哉。不过......由此也能看出,这九尾狐生前的修为着实高深......临死之际,竟然还能将天魂留在戒指中......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,那您看这事该怎么做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将那个孟星儿,还有那只小狐狸一并招呼进来吧。”孙昭奕没有回答张禹的话,而是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头,当即起身出门,招呼孟星儿和小狐狸一并进来。

    孟星儿走在前面,小狐狸警惕地走在后面,似乎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再次进到孙昭奕的卧房,一切倒也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先前熟睡的大白兔像是发现了什么,竟然睁开红通通的眼睛。很快,它就把目光凝聚在小狐狸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大白兔似乎并不害怕小狐狸,只是静静地瞧着。

    孟星儿看到坐在炕上的孙昭奕,不禁又是一惊,张禹的太师叔到底是人是鬼呀,红通通的眼珠子,雪白的头发,俊美的容颜,甚至都看不出岁数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礼貌地跟着张禹向太师叔见礼。孙昭奕微笑着点头,随后却看向小狐狸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孙昭奕主动伸出手去,慈和地说道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显然是听懂了孙昭奕的话,竟然十分乖觉地窜了上去,爬入孙昭奕的怀中。孙昭奕轻抚着它的狐狸毛,小狐狸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张禹和孟星儿都是莫名其妙。这是怎么回事,小狐狸第一次跟孙昭奕见面,会是这么听话。

    孙昭奕一边轻抚着小狐狸,一边开口说道:“孟星儿,这个名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太师叔夸奖。”孟星儿马上柔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看不到你的模样,但我能够感觉得到,你一定长得很好看。”孙昭奕如此来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