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05章 危机
    孟星儿现在的举动,倒是跟方彤、杨颖、鲍佳音第一次的时候差不多。也就夏月婵那一次,两个人都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不过,人家都是正了八经的第一次,有些痛楚也在所难免,此刻的孟星儿,却是跟三女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不一样的地方,那就是没有那层阻隔,但同样不是那么容易攻进去的。就跟几女最初的几次也差不多,说白了就是......呵呵......

    张禹也算是老司机了,经验还算丰富,知道此刻该怎么做。他连忙紧紧地抱住身下的媚人儿,火热的胸膛紧紧地贴住孟星儿的双峰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抱住,孟星儿得到了充分的缓和,感觉到特别的踏实和安全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点了么......”张禹在孟星儿的耳边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......你......”孟星儿双颊桃红,小脸蛋说不出来妩媚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张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非要我说呀......”孟星儿有点害臊地说道:“当然是你厉害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看出我厉害了......”张禹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出来......特别的......充实......”孟星儿又是羞臊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经历过么......”张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根本不一样......而且你也知道我的情况,我若是烂大街的话,那得死多少人......”孟星儿在张禹的腋下轻轻拧了一下,“你这家伙,是不是还有处女情节呀......看看刚刚的技术,比我可老道多了,我还从来没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突然把嘴给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从没啥呀?”张禹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清楚......”孟星儿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清楚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随即想到,二人先前少不得有一番卿卿我我的场景,在这过程中,孟星儿一不小心就那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说,你从来没有过......刚刚那个......”张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孟星儿轻轻应了一声,然后轻柔地说道:“我也不瞒你,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陪人吃饭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这么看得起我呀?”张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才多大......也不会这些......也不好意思啊......再者说了,就算好意思......也得分对象......反正你是个另类......”孟星儿的嘴里娇媚、羞臊地说着,一只手掌在张禹的背上轻轻滑动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怎么还成另类呀?在你眼里头,我就......能让你放得开......”张禹有点皱眉,这孟星儿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......”孟星儿扭过脖子,轻轻咬了下张禹的耳边,这才低声说道:“因为以前的人,根本不需要我刻意的勾引,而你这家伙......我要是不拿出点手段,你能和我这样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是得到孟大小姐的垂青了......”在这种情况下,男人自然是不方面说不负责任的话,调笑了一句,张禹突然想到昨天孟星儿说过的一件事。于是,张禹再次问道:“你说过,之所以接近我,一来是对我的好奇,二来么......你却没有回答,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呢......”孟星儿甜甜地一笑,她的笑声是那样的妩媚悦耳,她的香舌轻轻伸出,轻舔了一下张禹的耳垂,才轻柔地说道:“因为我很享受那种被征服的感觉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也没征服你呀......”张禹诧异啊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对你的感觉是,你很自不量力......就凭你这歪瓜裂枣的球队,怎么可能是我镇海一花的对手,结果却令人十分的意外,你竟然赢了......当时,我觉得是偶然,毕竟足球比赛的爆冷,也是常有的......可在这之后,你的球队一路高歌猛进,屡战屡胜,我就觉得不是偶然了,对你也越发的好奇......那天我的球队输给了镇海镇港,随后你又真的替我报了仇,赢下了镇港,这让我特别的舒服......有一种,被人征服的快感......”孟星儿在张禹的耳边媚声媚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赢了场比赛,你还有这样的感觉?”张禹再次诧异。

    “别的女人,我是不清楚,但是我对我自己,确是特别的了解......我喜欢这种感觉......这种感觉,是一种心理上被彻底征服的感觉......特别舒服......”孟星儿说完,又在张禹耳垂上轻轻吻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心理上被征服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隐约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,紧跟着,他猛地一挺腰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孟星儿立刻发出悦耳的声音,跟着一边喘息,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......你真聪明......我要你......在生理上......嗯......也征服我......”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内,响起那无比动听的声音,这声音好似天籁,只怕这世上,没有比这更加悦耳,更加诱人,更加刺激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良久......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在孟星儿的嘴里,突然爆发出一声高亢而又透骨的**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声音,孟星儿的脖颈高高扬起,一双**好似八爪鱼一般将张禹紧紧地锁住。与此同时,张禹也坚持不住了......

    孟星儿的身子跟着一软,双腿无力的放下,这个节骨眼上,张禹的丹田却是一颤,其中真气竟然不自觉地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着自己的“冲动”,一股脑地淌入孟星儿的体内。这一刻,张禹不由得大吃一惊,连忙提起丹田真气,不令真气外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晚了一点,大概能有十分之一的真气,在这一刻被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修道之人来说,这真气不仅仅是用来施展道术的,同样也是元阳。张禹可以肯定,自己的元阳被吸走了一小部分。这也就是他功力还算深厚,反应的比较快,若是换做普通人,即便不直接死在床上,也会元气大伤,三两个月起不来床。

    “抱着我......”身下的孟星儿无力地来了一句,双臂直接抱住了张禹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贴到孟星儿的身上,心中暗自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他马上抱住孟星儿,强行平心静气,用心眼查看这一切。

    刹那间,在张禹的脑海之中,浮现出一幅令人意想不到的场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