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01章 白狐
    “魏魁洋......高雪崖......”站在张禹后面苑小小听到对方报上名姓,不由得嘀咕起来,总觉得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小别扭,“师父叫胃溃疡......徒弟叫高血压......”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苑小小没忍住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张禹此刻将高雪崖也给搀扶起来,突然听到后面苑小小的笑声,立刻扭过头来,正色地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笑什么......”苑小小赶紧扁起嘴巴。

    张禹不去理她,又转头看向魏魁洋,说道:“魏道兄愿率三星观归入我无当道派,实在是我无当道派的荣幸。此地不是见礼之处,等忙完这里的事,咱们再到无当道观正式举行仪式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。”魏魁洋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观主来说,归入无当道观,多少也是有点委屈,但是张禹的义气,以及救命之恩让他感动,所以也就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可对于徒弟高雪崖来说,能够归入无当道观,那可真是一件荣幸的事儿。看看人家无当道观的规模,徒弟都是开车来的,他们三星观几乎是一无所有,跟无当道观相比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归入无当道观,日后的档次势必也会提升一级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地心之眼所在的位置,他微微皱眉。三星观的魏魁洋显然是没有办法了,这件事还得靠他自己来想办法。很明显,自己先前也低估了这里的怨气,以为找到源头,就能化解、超度,现在看来,不是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魏魁洋见他皱眉,也跟着思量起来。片刻之后,他的嘴巴动了一下,好像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方丈,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有点怪。”魏魁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怪?怎么怪了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刚刚用的那个葫芦,是祖师爷传下来的。祖师爷在临终前当心出现差池,怨气不慎外泄,所以专门留下这个葫芦,以防万一。这葫芦到底有多厉害,我也不能肯定,但听我师父说,一旦怨气涌出,用这个葫芦完全可以将怨气吸入其中,重新镇压起来。祖师爷留下的宝物,应该不会有错。所以,在开发商强拆的时候,我没有跟他们细说,只想着日后出了问题,凭着葫芦将怨气收了就好......可现在看来,这里的怨气,好像比想象中的厉害的多......怨气已经被镇压了这么多年,按理说应该自己消散不少......怎么会还这么强呢......”魏魁洋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说法,张禹也觉得有些道理。就算再厉害的怨气,被镇压了这么多年,难免要自动消散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先前在车上的时候,张禹能够感觉到魏魁洋的葫芦不简单。既然是三星观祖师爷留下的东西,按理说想要克制住怨气,好像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周边的狐狸叫依然,叫人的心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他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掏出手机一瞧,张禹的眼睛不由得一亮,电话是孟星儿打来的。

    他立刻接听,说了声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天都黑了......还不来呀......”电话里直接响起孟星儿不大的声音,她的声音中,透着扭捏和妩媚。

    “我等下就过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......”孟星儿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将手机揣回去,心中暗自嘀咕,“这个女人到底和这里有什么关系......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巧......”

    他又不自觉地回想起昨晚和孟星儿到此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被烈火包围的狐狸群,它们发出哀鸣。还有那个身穿白色狐狸大衣的女人,跟孟星儿长得一模一样,这里面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肯定,魏魁洋说的关于他们祖师爷斩杀九尾狐的事情,绝对是真的,不是在编故事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曾经必然有一场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“方丈,你在想什么?”魏魁洋见张禹半天也不出声,小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咱们也回去吧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继续留在这里,也没什么意义,五个人重新走了上去,离开工地。

    张禹先是送魏魁洋回去,等待他的消息,让张清风等人,也可以先回去,不必再操心这里的事情。这边的问题,全都交给他就好。

    随后,张禹便赶回吉祥别墅区。

    来到自家门前,对面孟星儿别墅的院门是敞开的,那个中年女人就站在门边,好似乘凉。

    张禹下车,让司机回去,他跨步走进孟星儿的院子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马上招呼,“张总,请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跟着笑道:“你们家,不会就你们两个女人吧,这么大的房子,不怕出什么危险么?”

    他就是顺口一说,中年女人也笑着说道:“别墅区这里的保安设施这么强,您的隔壁住着好几十号保镖,谁敢来撒野。除非是张总您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”张禹不由得大笑,看来这女人也不简单呀。

    进到别墅,女人送张禹来到楼梯口,她给张禹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孟总在三楼房间内等您,您自己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轻轻点头,独自上楼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张禹就能隐约听到楼上传来音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,千年修行千年孤独,夜深人静时,可有人听见我在哭,灯火阑珊处,可有人看见我跳舞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虽然会吹曲,还会唱些小调,但都是一些古典歌曲和山歌,对于流行歌曲,那是并不擅长的,几乎很少听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这首歌,他觉得蛮好听的,就是有点悲凉。

    他有些狐疑,不明白孟星儿怎么还突然听上歌曲了。很显然,这歌绝对不是孟星儿唱的。

    张禹继续上楼,走到二楼的时候,并没如何,可到三楼时候,他突然感觉到这里的气温有所变化,特别的凉,这让他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张禹就能确定,这种凉并非阴气什么的所造成,而是空调冷风所造成的。

    夏天开空调很正常,不是什么新鲜事。可问题在于,这冷风开的也太大了吧。三楼的温度,直逼冬天,张禹完全可以断定,这里的室温大概能在十五度左右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纳闷,孟星儿这是没事闲的,还是怎么回事,竟然把温度整的这么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