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102章 最后一个男人
    张禹来到孟星儿的房间门外,这个房间,他昨晚来过。此刻站在门外,他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,千年等待千年孤独,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,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,我爱你时,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,离开你时,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......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音乐声更加的清楚,张禹仔细倾听,还能听到房间内有脚步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更为好奇,但还是抬手敲了两下房门,“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门内响起孟星儿柔媚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拉开房门,只一开门,就先感觉到一股冷风袭来。好家伙,走廊上就够冷的了,房间内更冷,感觉顶多也就有十度。

    跟着张禹又看到,一个女人正站在花卉中间的位置曼舞。这个女人,自然不是别人,正是有着天香妖月之称的孟星儿。

    此刻的孟星儿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狐狸皮大衣,在头顶之上,还有个白色的狐狸皮帽子。她的身上,穿着一件银白色的肚兜,腰间是一条白色的短裤,露出一双性感**。脚下没有穿鞋,光着小脚,如此模样,如此衣着,跟张禹昨晚抱着孟星儿时,用心眼看到的那个女人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孟星儿也看到了张禹,但她没有出声说话,伴随着房间内《白狐》的曲子,仍在跳舞。

    她的舞姿轻盈,看起来丝毫不在洛神妙舞夏月婵之下。但是,两个人的风格却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舞姿曼妙,优雅中不失华贵,带着一丝丝的妩媚、诱惑。而孟星儿的舞姿,跟夏月婵的截然相反,妩媚中透着诱惑,带着一丝丝的优雅、华贵。

    正可谓是一枝红艳露凝香,**巫山枉断肠。

    孟星儿跳舞的动作很慢,举止投足,就好像是在放慢动作一样,可看起来没有一点不协调不说,反而格外的诱人。

    若不是房间内太冷,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,只怕张禹已经看痴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马上进门,而是先用心眼感受着这里的一切。没有什么特别的,空调的冷风开的那么大,要是不冷才怪了。

    孟星儿还是那么的妖媚,除了在婀娜轻舞之外,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冷吗?”张禹终于忍不住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......”孟星儿朝张禹抛了个媚眼,她轻移莲步,身形扭转,几乎是转着圈来到张禹的身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的身子一扭,侧对着张禹,那修长、白皙的**轻轻弓起,又慢慢地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大腿的抬起,孟星儿的腰肢慢慢后仰,身子平行开来,而她那小脚丫更着抬到了张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的脚真漂亮,涂着黑色的指甲油,风情万种,如梦如幻。天香妖月,果然是名不虚传,丝毫不亚于洛神妙舞。如果说夏月婵是天生尤物,那孟星儿就是天生妖物。

    这时候,孟星儿的身子向前一倾,**放下,人也重新站直。她身子一晃,脚步一动,妙妙然地来到张禹的身后,跟着转到了另一侧,一只手轻轻一推,张禹不由自主地进到房间。她的脚丫更是一勾,轻轻巧巧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每一个动作,都妙到毫巅。接下来,看起来是在拉着张禹走,其实身子一直在动,舞姿依旧不停。

    在花卉旁边,今天摆放了一个小桌,两把藤椅。在圆桌,摆着一个精致的酒壶,还有两个金灿灿的酒杯。

    菜色不多,一盘蒸兔肉,一盘干果,一盘水果,一盘精美的糕点。

    张禹几乎是被孟星儿按到了椅子上,孟星儿关了空调,关了音乐,所有的动作都是那样的自然。

    她飘飘然地回到张禹的对面坐下,她嘴角上翘,媚态横生,妙目含情,直直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被如此美人这般看着,张禹感觉有点不自然,竟然莫名其妙地紧张,小心肝“砰砰”乱跳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禹经历的女人也不少了,方丫头、小阿姨、夏月婵、鲍佳音,再算上华雨浓,各个都是出类拔萃。特别是夏月婵,简直是人间绝色。

    可在这些女人面前,张禹都没有如此的怦然心动,他的嘴唇都不自觉地发干。他赶紧平心静气,心中暗说,“妖精,真是妖精呀......让人有点受不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敬你一杯。”孟星儿突然开口,她满面春风,轻轻抬手提起桌上的酒壶,将里面的美酒倒入金杯之中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端起酒杯的动作,张禹的心头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跟昨晚张禹用心眼看到的那个女人,动作也是一模一样。确切的说,孟星儿和那个女人,根本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孟星儿,心中狐疑不已,他已经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张禹的心中都冒出来一个念头,面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只狐狸成精了。

    但是,张禹知道,如果是妖精的话,身上必然要有妖气,自己不可能感觉不到。就好像自己遇到的香樟树精,很容易就能发现。即便孟星儿掩饰的再好,自己已经几次三番的拿住她的脉门,用心眼查看,不可能看错了。

    这事也太邪门了,让张禹都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张禹只是怔怔地看着她,也不举杯,也不说话,便媚声媚气地说道:“怎么了......不会是又想到了什么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没有......”张禹从惊愕中醒来,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他随即也拿起酒杯,干笑一声,“喝酒、喝酒......”

    孟星儿小嘴一撅,媚声媚气地说道:“你这人真是讨厌,想到了什么,都藏在心里,也不跟我说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白了张禹一眼,手中的酒杯跟张禹的轻轻一碰。

    碰杯之后,张禹刚要收回去,把酒喝了。

    不想,也一有动作,孟星儿就嗲声嗲气地说道:“等等......你急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愣,不解地说道:“还得说点啥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真是一点情趣也没有......”孟星儿白了张禹一眼,又道:“今天晚上,我们就要......我就是你的人了......这么正式的时刻,喝酒哪能随随便便......自然要喝交杯酒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样吧......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用......”孟星儿突然认真起来,“我已经决定了,你虽然不是我第一个男人,但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个男人......如果,你没出事,那我就不找别人了......如果你死了......那我可不想一个人过一辈子,我就陪着你走......你说,是不是应该正式一点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