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98章 魏道人的葫芦
    “阿姨对我这么好,何曾亏待过。其实我就是印证一下,这点小问题,我很容易就能解决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是故意看我是否知情了......”温琼笑了起来,“傻小子,阿姨要是提前知道,哪能不告诉你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猜到了,这个江灵地产的动作可真快,阿姨放心好了,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张禹又是笑道。

    他跟温琼又聊了一会,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是小问题,可一点也不小。起码现在,张禹还找不到真正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地皮正式易手,很快就会成为张禹的,所以他必须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看来这事,还真得靠魏道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也想看看,这个魏道人到底有什么手段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搞出这么大的怨气,张禹可不相信,魏道人能有这个本事。至于说化解,张禹也不太看好的。

    但瞧先前魏道人的说法,似乎还真有点把握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拉开车门,示意子弟们不必跟着,他独自一人进到小院。

    魏道人正在厢房里等着他,在魏道人看来,张禹应该是去联系开发商了。

    此刻见张禹重新进来,他起身打了揖手,“张道友,忙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忙完了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让道兄久候,实在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......道友,不知还有什么指教。”魏道人直接引入正题。

    张禹又是笑道:“三星观当年既然能够斩杀九尾狐,自然有过人的本领。此番青松集发生问题,我想请道兄出手,将其化解,不知道兄可否愿意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魏道人看着张禹,脸上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他的意思,笑着说道:“道兄有何条件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也是道门中人,自然清楚,咱们道家出手,那是要结善信的。眼下我的道观被江灵地产给拆了,无家可归,江灵地产是不是要给我们重修道观呀。”魏道人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理所应当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,他们拆的道观,理应修建,这个善信么,我看就结一千万的吧。江灵地产家大业大,应该不差这点钱。”魏道人又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点头,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见张禹又答应下来,魏道人不禁有点诧异,这块地是江灵地产的,张禹能做得了主么,什么都敢答应。

    他开价一千万,那是可以讨价还价的,最后只要能给个五六百万就成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张禹竟然不还价。

    魏道人说道:“张道友,你这是代表江灵地产答应的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就是重修道观,还有结一千万的善信么。这件事我答应你了,跟江灵地产不发生关系,我辈修道中人,遇到这等事情,理当出手。我作为道教协会副会长,更是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,那叫一个漂亮。

    魏道人一愣,“张、张道友......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......你答应我......那、那好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也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我无当道观的家业,道兄也不是不知道。你认为,我会信口雌黄么?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魏道人沉吟一声,其实也是,张禹什么身份呀,既然已经发话,那就得言出必践,否则的话,还在道门混个屁呀。迟疑一下,魏道人就道:“既然张道友这么说了,那我就不再多言,咱们亲自走一趟。还希望道友莫要食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道兄放心好了......”张禹爽朗地笑道。

    不就是盖个道观,再支付一千万么。张禹也想开开眼界,若是魏道人真有这个本事,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,张禹也服了。

    因为张禹看得出来,青松集那里的怨气可不是障眼法,魏道人能有本事弄出这么大的怨气,再给化解了,那修为应该不在他张禹之下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魏道人似乎多少还有点不放心,又举起手掌,要跟张禹击掌为誓。张禹自然没问题,二人连击三掌。

    一切妥当,魏道人表示要准备一下,请张禹稍等。过了一会,魏道人带了个徒弟,还有几件法器,便跟张禹等人一起前往青松集工地。

    张禹和魏道人坐在大奔之内,魏道人的徒弟坐在副驾驶,手里捧着个大包。这个包倒没有引起张禹的注意,倒是魏道人的腰间,拴着的一个葫芦,引起了张禹的兴趣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人坐在一起,葫芦正好靠张禹这一侧,张禹能够感觉到,这东西是一件正了八经的法器。

    先前张禹还没怎么看得起对方,此刻看来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三星观虽然没落,但魏道人讲的传说,恐怕是真的。只要本门有一位高手,起码就能置办不少家底。

    两辆车来到工地,大白天的,工地内依旧没人。估计周边的人早就听说这里的事儿,所以也不会有人来凑合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张禹看向魏道人,说道:“地方到了,咱们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魏道人点头,三人一起下车。另一辆车内,张清风四个也都下车。

    张禹表示,四个弟子不用都跟着,张清风和苑小小随同就好,另外两个在外面等着。魏道人带着自己的徒弟,五个人一起进到工地。

    这是张禹第一次白天过来,听不到那狐狸的叫声,但他依旧感觉到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他走的不快,小心戒备,一路之上,没有什么大的危险,也就是从楼下掉下来两块砖头,让他轻松给打飞了。

    魏道人对这里显然很熟悉,带着张禹他们在工地内东拐西转,没过多久,来到一处已经盖起五层的楼前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这栋楼,说道:“张道友,这里就是我们三星观的旧址了,只是眼下这般......我现在就算是有心化解,恐怕也是无力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样才行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给拆了。”魏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眼下这个地方,张禹昨晚并没有来了,他主要是走直线,没到处乱转。

    现在魏道人说是这里,张禹干脆先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这个动作,魏道人不由得一惊,这可是道家开天眼的手段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禹的眼前出现了暗红色气流。他仔细观察,跟着一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