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96章 九尾狐
    九尾狐!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登时一惊,原本没怎么将三星观放在眼里,毕竟他看的出来,魏道人没什么没事。有点先入为主,认为怨气的事跟三星观没啥大的关系,但不能白来一场,想收破落的三星观为子孙庙。

    不曾想,对方还真不是盖的,竟然说祖师爷曾经降服九尾狐。

    而怨气出现的关键,就是在于狐狸的叫声,难道说这里面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    张禹旋即微笑着说道:“道兄有些过激了,我也只是这么一说罢了。对了,你说贵派祖师爷曾经在此降服九尾狐,不知这话是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魏道人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这是我们三星观的典故与殊荣,南都曾经有九尾狐作祟,祖师爷一路追杀,从南都追到镇海,追了七天七夜,终于在马四镇这里找到九尾狐的老巢,将其一网打尽!后来,祖师爷就在马四镇这里建立了三星观,开宗立派!”

    然而,在他把话说完之后,不禁有些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,三星观没落至此,哪还有当年斩杀九尾狐时的风光。其实无当道观也曾破落,好在功法未丢,尚有孙昭奕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自然,若是没有他去无当道观,光凭着王杰,估计无当道观也毁了。毕竟孙昭奕的样子,实在无法出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很快,张禹又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三星观的祖师爷如果有本事斩杀九尾狐,那法力得多高。

    张禹也曾听老王头讲过一些妖魔鬼怪的故事,九尾狐可是相当厉害的妖怪了,非炼师难以一战。哪怕是炼师,也不一定就能百分百的干掉九尾狐,想要灭掉九尾狐,差不多得是真人的境界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的法力就不弱了,已经是法师的境界。可跟炼师还差一个门槛呢,法师之上还有律师,张禹自认还达不到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问题就在这里,一个能干掉九尾狐的绝顶高手,起码得是炼师。张禹一个法师都能混的相当不错,更别说最低炼师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三星观也不是什么大道观,三星观的开山祖师如此厉害,怎么会将三星观建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脸上露出疑惑,魏道人正色地说道:“张道友难道是不信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信,只是有件事让我颇为不解,还想请道兄指点迷津。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客气了,有什么话,尽管直说。”魏道人这次心平气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贵派祖师爷既然有实力斩杀九尾狐,最不济也应该是炼师。堂堂炼师,放眼天下道门,也是凤毛麟角,怎会选在马四镇开宗立派。”张禹说出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听了这话,魏道人也是一愣,迟疑了半晌,才摇头说道:“这个贫道就不太清楚了,这是几百年前的事情,我师父只给我们讲过祖师爷的典故,却没有说祖师爷为何会在此开宗立派。”

    说真的,张禹现在还真想看看,这个三星观到底有什么宝贝。开山祖师爷最低档次是个炼师,不可能说一点遗物都没有吧。他张禹一个法师,都能炼出不少小法器,使使劲的话,也能炼出来大件法器。他都能做到,更别说是一个炼师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话实在无法开口,简直是不把对方当回事,有点抢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张禹又是一笑,说道:“三星观现在已经拆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魏道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又道:“那不知道兄可否带我去三星观的遗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什么可看的,早已物是人非,建起了高楼大厦。”魏道人惨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三星观的观主,三星观就这么没了,倒是拿了动迁补偿,可那点钱够干什么的。现在地价那么高,可不是谁都能像张禹这样,有关系拿到便宜的地皮。不仅能盖道观,还能顺便开发房地产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们三星观虽然已经搬离了马四镇,搬离了青松集,可在青松集工地那里发生的事儿,我想道友不会一点耳闻也没有吧。”张禹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略有耳闻。”魏道人微微点头,又道:“但是那里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样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清楚,我看也不尽然吧。每天晚上都有狐狸叫,而贵派祖师爷又在此斩杀九尾狐,灭了九尾狐的老巢。一切都跟狐狸有关,总不能没有半点联系吧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呵呵......”魏道人轻笑一声,说道:“若说到底有什么联系,我是一点也不清楚。可若说没有联系,道友不信,其实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从他表情上来看,这个魏道人绝对是知道一些端倪的。张禹没有点破,只是故意说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一起去一探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探究竟,我想也轮不到我去吧。江灵地产请了无当道观,可没有请我们三星观。再者说,看看我们现在住的地方,道友认为我有必然前去么。”魏道人说完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也是人之常情,开发商把人家道观给拆了,这个补偿就是按照国家规定赔钱。魏道人倒也能要房子,但是不可能说还你个道观,那开发商还拆你干什么,顶多是按照拆迁补偿的文件,来归还动迁安置房。

    魏道人自然是心中不满,即便是知道什么,也不可能说。

    特别说那句话,地产公司请的是无当道观,可没请他们三星观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,张禹想要找到三星观的地址,也不困难。开发商手里的图纸,按照先前图纸去找,很快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昨晚没少溜达,根本没看出端倪。这里面的问题,看来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想要让魏道人帮忙,就得给好处,起码给人家建个道观,要不然的话,估计魏道人也不能答应帮忙。

    这笔钱张禹倒是能拿出来,可凭什么呀?

    略一迟疑,张禹笑道:“魏道兄,你说你们祖师爷曾经斩杀九尾狐,道法无边,所以不甘屈居人下。那我现在想问问,道兄的三星观门下,学到了你们祖师爷几成的本事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魏道人的脸色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“道门虽然广大,却殊途同归,本为一家。三星观眼下式微,理应重新振作,暂时依附我无当道观,又有何不妥?若道兄愿意依附,贫道愿助道兄重建道观,光大门楣。日后倘有德才兼备者,自然也可自立每户,开山立派。道兄莫要太过执着,不妨先跟门下弟子商量一二,再做决定。”张禹再次劝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