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89章 没由来的伤感
    “就在车里。”张青松说完,马上过去招呼车里的王经理。

    王经理下车,刚刚他已经听到张清风和张禹的对话,心中纳闷,张清风的师父怎么这么年轻。最为重要的是,这位道长竟然是坐宾利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走到王经理的面前,伸出单掌,“无量天尊,贫道乃无当道观张禹,还未请教信善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王宏伟,是江灵地产的营销部经理。张道长,您的大名,我也有所耳闻,不想如此年轻,真是闻名不如见面。不知道这里的情况,张道长可有把握解决。”王经理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无当斋是怎么回事,可是无当道观的大名,却是有耳闻的。无当道观足球队,获得了今年足协杯的冠军,镇海市天天宣传,谁没听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确定,但是我会尽力而为。王信士,我想打听一下,这里的狐狸叫声,是自来就有,还是你们来了之后才发现的?”张禹问了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说一直就有,那应该早就惊动道派中人了。自己也不是没来过马四镇,却并没有耳闻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这之前,并没有这种事情发生,是在前不久,突然冒出来的。”王经理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突然冒出来的……”张禹嘀咕一声,随即有了点思绪。

    正如自己所料,不是自来就有的。开发商在这里施工,难免要到处乱挖,也许有什么东西被封印在地下,结果被挖掘机不慎给破坏了,放出来了这东西。

    这种可能性,张禹认为是很大的,于是他问道:“王信士,那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们在这里施工的时候,有没有挖出来什么怪异的东西。比如说,什么瓶瓶罐罐。”

    “挖出来什么东西……”王经理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听说呀,要是真挖出来什么诡异的东西,想来工地早就传开了……或许,是因为我不管施工,对这边的情况不了解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也没错,现在工地死了三个人,结合现在的情况,要是真挖出来什么可疑的东西,只怕早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先算了,我打算先去工地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道长请……我身体不太舒服,就不陪同了……”王经理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半夜留在这里,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,更别说是去工地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徒弟们胆子倒大,毕竟对师父的实力有信心,张清风说道:“就在前面不远,我们负责带路。”

    张禹本想点头,可看到王经理猥琐的样子,加上这里就能听到的狐狸叫声,他还是决定不让徒弟跟着冒险。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比较好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既然距离不远,那你们还是不要跟去了,就在这里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天晓得会不会遇到什么狐狸精,自己一个人对敌,怎么说也不会吃什么亏。有四个徒弟在旁,真的打起来,只怕照顾不了这么些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……四个徒弟没有二话,全都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回到车旁,朝里面的孟星儿说道:“你也留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着你一起去,你要是不上车,我就自己开车过去。”孟星儿这次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她真有眼力,眼下边上有人,便刻意的收敛,令自己显得不是特别的妩媚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,这个女人选择跟来,那是不会轻易离开的。看来对自己真的有够好奇。张禹坐进车里,故意说道:“那你出什么事,我可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……”孟星儿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萧瑟。

    张禹意识到有点不对,这好像不是以前的孟星儿。他赶紧看了过去,没有什么毛病啊。

    “关门,我要开车了……”孟星儿这次语带忧伤。

    张禹心下更是糊涂,自己一直都在这里,哪怕是下车了,以自己的六识,也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够瞒过他,进而上了孟星儿的身吧。

    若是对手有这个本事,估计抬手间就能把自己给灭了。

    张禹关上车门,平和地说道:“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孟星儿一脚油门,直接发动车子,朝前面开去。张禹看似目视前方,却一直用余光打量着孟星儿。

    他发现,一边开车的孟星儿,时不时地都要抽鼻子,好像有些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听到这狐狸的哀鸣声,有点难过……”孟星儿忧伤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狐狸的叫声,确实是哀鸣之声。

    普通人听来,只会觉得害怕,哪会像孟星儿这般,还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害怕?”张禹又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觉得害怕……就是伤心……依稀能够感觉到,是好些狐狸惨死在这里……他们死的好惨……临死前,都在哭……”孟星儿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不禁惊诧,孟星儿怎么还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工地并不远,不知不觉就到了。孟星儿将车子停到工地门前,打开了远光灯,里面的情况能够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也没有人,但是张禹能够感觉到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狐狸叫声,仿佛四面八方都有,根本无法确定是从哪里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不要下车,我自己下去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拉开车门,走了不想。可是,孟星儿并没有理会他的嘱咐,跟着下来,来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让你不要下车。”张禹用眼角的余光盯着孟星儿。

    他发现,孟星儿的眼角竟然滚下泪珠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……特别的好奇……特别的难过……”孟星儿又是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孟星儿又是这般说,张禹突然伸出手去,一把抓住了孟星儿的手腕。

    孟星儿一惊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禹没有理会,当即就用心眼查看孟星儿的身体。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发现你的情绪不对,给你把把脉。”张禹平和地会所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发现我有点不对,就是没由来的伤感……我隐约觉得,我好像都不是我了……”孟星儿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?”张禹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清……我以前从来没这么伤心过……现在突然就特别的伤感……都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孟星儿望着工地,幽幽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