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64章 盘外招
    孔叔捷在离开镇海一花俱乐部之后,乘车快速赶回镇南区。他直奔区政府,到了之后,打电话联系了一下,跟着便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一直来到区长办公室,敲了几下门,待听到区长厉君傲的声音之后,这才开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厉区长。”孔叔捷一见到厉君傲,马上礼貌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叔捷,过来坐。”厉君傲面带微笑,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区长。”孔叔捷快步来到厉君傲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二人先是寒暄了几句,跟着由厉君傲引入正题,“你今天去镇海一花的情况怎么样?那个孟星儿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今天遇到点麻烦,无当道观足球队的张禹也去了。”孔叔捷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就是上次在足协杯上赢了你们的那个球队,镇东区的无当集团董事长张禹。”孔叔捷对于张禹的情况,已经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调查了温琼身边的几乎所有干将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孔叔捷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目的,跟你一样?”厉君傲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想拉镇海一花去镇东区。”孔叔捷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镇海一花现在真成了香饽饽,哪个区都想要它。怎么样,孟星儿表态了吗?”厉君傲又问。

    “表态了......不是咱们这里,就是镇东区......”孔叔捷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表态?”厉君傲露出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“情况是这样的......”孔叔捷当即将跟张禹击掌为誓的事情说了一遍,“最后如果无当道观足球队赢了南都恒二拿到冠军,镇海一花就搬去镇东区,要是输了,镇海一花就搬到镇南区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会这样......”厉君傲轻轻点头,说道:“那你看道观队能不能赢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不太好说......”孔叔捷不敢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,连自己的球队都输了,而且还是输的很难看那一种,简直是被横扫,耻辱性的输球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,就敢跟人家击掌为誓?”厉君傲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不知道,那个孟星儿打心里好像是不太愿意来咱们镇南区,要不然的话,前两次去的时候,就该谈成了。我这也是没办法,才打这个赌的。”孔叔捷赶紧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厉君傲点了点头,说道:“其实也为难你了。不过这一次,我可不想输,你看看想点办法。足球场上,我相信你应该会不少盘外招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孔叔捷赶紧郑重地点头,“区长您放心好了,如果说不用盘外招,道观队和南都恒二也就是五五开。可如果用盘外招,我敢保证,道观队一定会输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去忙你的吧。”厉君傲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区长,那我先走了。”孔叔捷立刻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在他走后,厉君傲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温琼啊温琼,如果是公平竞争,那也没什么问题。可你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制造麻烦,那我就不得不给你也制造点麻烦了。省得你太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嘀咕,随后抓起桌上的办公电话,拨了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孔叔捷快步离开区政府,下楼上了车,他就直接让司机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他就在心中琢磨,到底用些什么盘外招,能够让道观队输掉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想要做掉一场比赛,其实并不困难,略一琢磨,孔叔捷的心中就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等电话接通,寒暄了几句之后,孔叔捷就道:“唐叔,听说你跟金哨赵枫的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电话里的中年人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足协杯的决赛,听说由他来吹,唐叔能不能帮着想点办法,让南都恒二稳稳的赢下这场比赛呀?”孔叔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唐叔明显一愣,纳闷地问道:“足协杯决赛好像是南都恒二和无当道观队吧......你让南都恒二赢......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孔叔捷这不是没事闲的么。

    “您就别管那些了,我就想南都恒二赢。”孔叔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枫是金哨,很讲原则的。只怕不会答应。”唐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怕不会答应,也不是一定不会答应......”孔叔捷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出六百万,再加上唐叔您的面子,金哨也得给几分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呵呵......”唐叔明显很老辣,当即就明白什么意思了,孔叔捷出六百万,其中一百万肯定是给他的。这种操纵比赛的事情,别说国内了,就是国外也屡见不鲜,随便几个不起眼的误判,就有可能改变比赛的结果。唐叔跟着说道:“金哨终究是金哨,即便愿意帮忙,也不可能说直接杀死比赛......所以......你最好再想点别的办法,这样才能事半功倍......道观队的比赛我看过,不好踢啊......总不能让赵枫太难做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,请唐叔放心好了。对了,那笔钱我马上就让人打到你的账户上。”孔叔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行,有什么事,随时电话联系......”唐叔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孔叔捷挂了电话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有钱,什么金哨银哨的,到时候都得给面子。加上由唐叔这个可靠的中间人出马,钱只要一摆上,对方就得答应。

    当然,光靠一个裁判,就如唐叔所言,也不一定特别的保险。

    孔叔捷眼珠一转,心中又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任乾!

    曾经镇海鑫鑫足球队的队长,因为带头罢训,被张禹三停。在夏季转会窗口,任乾被解约。

    带头罢训一向是行里的大忌,加上任乾的实力本身也不怎么样,离开道观队之后,联系了几个球队,人家都没要他,结果只能沦落到去镇海市的一家国乙球队踢球。混的那叫一个不如意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,他突然接到镇海镇港队领队张大山的电话,请他到饭店吃饭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,让任乾十分的诧异,大家都是在镇海市足球圈混的,彼此自然认识,只是没有什么交集。对方突然找他,着实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见面后,张大山没有说太多的话,只是先推给任乾一个大皮箱。

    任乾将皮箱打开,登时吓了一跳,好家伙,里面装的全都是千元大钞,估计能有一千万。

    “任老弟,我知道你跟张禹的过节,也知道你在道观队很有人脉。很快就是足协杯的决赛了,我想让道观队输,该怎么做,你应该明白。这些钱,是给参与的球员的,我这里另外还有一百万的酬劳......事成之后,我们镇海镇港的大门就会为你敞开,并且提供一份会令你十分满意的合同。”张大山自信地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