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63章 孟星儿的病
    张禹和孔叔捷这就算是击掌为誓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身份,自然也不会赖账,有闲聊了两句,孔叔捷先行告辞,看得出来,他也是着急回去汇报。

    张禹在他走后,也跟着告辞,“孟总,我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得来一趟,着什么急走呀。再者说,张总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......”孟星儿说着,便很是自然地挽住张禹的胳膊,将张禹重新带回沙发这边坐着。

    能被这个妖精挽着胳膊,估计得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眼瞧着孟星儿媚态横生,张禹实在是不适应。自己身边的女人不少,杨颖、方彤、鲍佳音、夏月婵,哪怕是潘云和萧洁洁,没有一个好似孟星儿这般。

    简直是媚到了骨头里。

    二人重新坐下,张禹坐在孟星儿的斜侧方,孟星儿的腰肢一扭,面朝着张禹,一双穿着丝袜的性感大腿慢慢地叠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看起来很自然,若是别的女人这般,倒也没什么,可孟星儿这个动作,实在是太勾人。

    张禹隐约间,竟然看到短裙的内一点风光,白色的小裤裤。

    “孟总,还有什么事呀?”独自和孟星儿相处,张禹难免有点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跟我说,又不能恋爱,还不能跟男人那个......那你说,我得多寂寞呀......”孟星儿撅起小嘴,妩媚地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个问题,我正在想办法解决。”张禹说道:“对了,你家里有没有出现类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我父母,我伯父伯母,我叔叔婶婶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,他们都很恩爱。所以,我才很纳闷,我这到底是怎么了......”孟星儿盯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孟星儿的小脸如同狐狸,那双眸子更是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张禹目光故意躲避,说道:“这事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帮你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也这么说的,这都多长时间了,也不说来看看我......要不是认为球队的事儿,你应该还不会来找我吧......”孟星儿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她的小模样仍然是那样的勾人。张禹可以肯定,所谓的妲己、褒姒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如果定力差点,只怕是为了这个女人,刀山火海也都愿意。

    张禹干笑一声,说道:“我前些天实在是太忙了,等足协杯的决赛结束,你搬过来之后,这离得也近,我天天帮你想办法......要是想不出来,你可以不放我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是想要缠着你,主要是最近......也不知道怎么了......我的身子总觉得有点不得劲......”孟星儿突然含羞带臊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更显她的妩媚风流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问题了?”张禹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的时候还好,说说话,看看电视什么的,倒也正常。一旦到了晚上,自己躺到床上,我就总觉得寂寞,身子总有点燥......我只跟你说,你可别传出去,更别笑话我......”孟星儿羞答答地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一愣,跟着说道:“你把手给我,我给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星儿轻轻应了一声,将左手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将手搭在她的皓腕之上,只一摸,张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孟星儿现在明显有点阴阳失调,阴火太盛,说白了就是到了晚上的时候,女性荷尔蒙分泌太快。

    一个真正的女人,要想有女人味,荷尔蒙分泌的速度不能太慢。有专家研究过,越有女人味的女人,身上的荷尔蒙分泌的就越快。

    其实孟星儿这种状况不叫病,就是那方面的要求强了点,只要和男人那个啥,做到阴阳协调就行了。

    奈何孟星儿现在的情况,不适宜干那种事,容易死人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皱眉,他倒是想办法靠药物压制孟星儿体内的阴火,也就是抑制荷尔蒙的分泌。但这种做法,对于女性的身体是有伤害的。人的体质不同,分泌有快有慢,这本来就是正常现象。强行的打压,很有可能适得其反。短期靠药物,倒是能凑合,可如果长期用药,容易让人变的xing冷淡。

    是药三分毒,本身孟星儿又没病,正常夫妻生活协调点就没事了。非得用药,并非正常的医疗手段。

    孟星儿见张禹皱眉,轻轻张开小嘴,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我不会得了什么重症吧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撅着小嘴看着张禹,那涂着黑色唇彩的嘴巴,充满了无穷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生病,主要是夫妻生活失调......”张禹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丈夫,哪来的夫妻生活......未婚夫都把我给甩了,就是给面子,没说我克夫罢了......以前对那种事,也没这么强烈,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才这样......张禹,你可不能不管我......”孟星儿说着,本是压在左腿上的右腿,轻轻动了一下,高跟鞋的鞋尖踢在张禹的小腿上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肯定会尽快想出法子......对了......”说到此,张禹还真就想出个办法,立刻说道:“最好是不要服药,我给你开一副药浴,保证你晚上不再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不过你可记住了,我的事,你还得尽快想办法,要不然的话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孟星儿说着,妩媚地横了张禹一眼,像是在说,你要是治不好我,那你就得把我给啪啪了。

    张禹吓得心头一紧,连忙说道:“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信了你......”孟星儿嫣然一笑,又道:“对南都恒二的比赛,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有神行马甲,球员在赛场上都是跑不死,把镇海镇港都给灭了,南都恒二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球队的比赛,我也看过几场。能跑是不假,但是短板也很大。南都恒二不同于别的球队,没听说下半场的恒二惹不起么。恒二的球员,运动能力也是很强的,拥有一百二十分钟的体内,别的球队跟他们踢,在体能上都会吃亏。不仅如此,他们的技战术等各种素养,完全都超过你们的球员,简直是国内的顶级配置。你们的球队,若不是一个个驴似得跑不死,别说在国超赛场上,就算是国甲赛场上也不算什么。所以,你得小心应对,不要托大......”孟星儿媚声媚气地说着,原本被张禹压着的皓腕突然一翻,轻轻地抓住了张禹的手,“我这个人从不妥协......你可不要让我真去了镇南区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