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55章 缘份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张禹哪能听不明白潘云这话的意思,他心头一紧,嘴里却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知道哪个......你可是连孩子都有的人了......”潘云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难为情的一笑,说道:“这个......我和我那个朋友......我们俩......属于......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总不能说,我和鲍佳音连床都上了,还差亲个嘴么。

    “属于什么呀......”潘云又是扁着小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属于红颜知己......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,你们俩已经......那个啥了就完事了呗......”潘云酸溜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又是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别就知道笑,我问你,咱俩算是什么关系呀?”潘云突然正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......是好朋友......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她比呢?哪个更好?”潘云又是有点酸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是我的好朋友,一样的......”张禹只能这般说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在张禹的心目中,潘云和鲍佳音的份量应该是一样重。如果真的比较,潘云是和张禹共过患难的,曾经一起出生入死,相对而言,潘云的地位恐怕也要比鲍佳音高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两不得罪呀......”潘云悻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这个意思......我和她能发展到今天,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巧合......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来镇海也就一年多点吧,看来发生的故事还不少呢......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......反正是不少......”张禹说着,不禁回想起这一年来发生的一切。有困难,有危险,有出生入死,也有各种香艳的遭遇。说句实在话,这一年的经历,都比张禹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多。

    “也是,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了,那时候我和彪哥打架,也算是不打不相识。然后,就遇到你了......说起来,也真够戏剧性的了......”说起当时的事情,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你说我有血光之灾,我还不信,不想真出事了,好在你路过救了我......”说到这里,潘云的脸上露出一丝甜蜜,跟着又是伤感,“唉......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......我发现从那之后,咱俩就有点脱不开关系了,我去卧底,也需要了你......接二连三......你又救了我好几次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可能就是缘份吧。”张禹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缘份......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......”潘云又是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现在唠嗑,张禹的手臂和双脚还在那里撑着呢,这么聊天也累呀。

    张禹见潘云来了聊天的兴致,于是说道:“要不然咱别做俯卧撑了,到沙发上坐着聊会天啊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潘云立时瞪了他一眼,不满说道:“想得美!我说过要好好收拾你的!是不是觉得跟我一起做俯卧撑没有意思呀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呢,我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张禹赶紧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让你打岔,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。”潘云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张禹看着下面的潘云,那撅起小嘴的样子,显得是既诱惑,又可爱。要知道,潘云可爱的时候可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委屈地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打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转移话题......你、你......”潘云突然结巴起来,跟着将双眸闭上,片刻之后才故意气鼓鼓地说道:“你和那个女人怎么做的,咱俩就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大惊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”潘云闭着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不管,你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!”不等张禹说完,潘云就扁着嘴说道:“以前又不是没有过!反正......反正我就要体验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体验的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!不许耍赖!现在重新开始!你要是不达标,我今晚都不让你睡觉!”潘云好似小女生一般,耍起了小性子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反正我也不吃亏!”见潘云这么说,张禹也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占便宜,什么时候吃过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本想说,‘什么时候吃过亏’,可这话没等说完,张禹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沉,厚实的嘴唇直接就将潘云的小嘴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唔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猝不及防,嘴里立马发不出声音了,好在张禹的嘴巴随即离开。潘云芳心一颤,忍不住张开眼帘,心里是又羞又臊,嘴里又故意叫道:“你使坏!”

    “唔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禹的嘴巴又来了,再次将潘云的小嘴给堵住。

    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嘴了,除了那次卧底,后来两次救她,都有过嘴对嘴的经历。

    当时潘云也曾羞羞,不过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羞臊难当。

    已经连续吻了两下,那就不差第三下和第四下了......

    被这个男人连续亲吻,潘云的心中又是紧张,又是害羞,又是兴奋,还有着一丝丝的甜蜜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喜欢上的男人,哪怕是为这个男人去死,她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随着张禹一下下的亲吻,潘云渐渐适应,先前紧张慢慢消褪,剩下的只有甜蜜和温馨。她闭着眼睛,不自觉地撅起小嘴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蓦地里,潘云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她的下面只穿着一条紧身运动短裤,刚刚她感觉到有点不对。先前还只是上面的接触,而在此时此刻,她发现两个人在别的地方也有了接触。

    这一下,潘云大窘,虽然没有经历过那种事,可并不代表她不懂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慌忙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听到她的声音,也知道犯了错误,可那不该自己的事儿了,这么做俯卧撑,要是没有正常反应,那就不是正常男人了。

    他也赶紧停下来,尴尬地说道:“这个......不该我的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该你的事,那该谁的事......”潘云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正常反应......你说......咱俩这个样子,下面它自己就那啥了......要不然,咱还是别做了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却在偷笑,反正都是你一个劲的要做,现在怪不得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