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52章 耍心眼
    镇海市素来有东方不夜城之说,这个时间段,不过是夜生活的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街上霓虹闪烁,相比于白天,更为绚丽多彩。街上的车,比白天能少一些,但穿梭的人流并不见得比白天少。

    男男女女们,有的挽着对方的胳膊,有的十指相扣,有的勾肩搭背,更有甚者,就在街上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潘云很少晚上逛街,每天的工作都很忙,有那功夫,还不如睡一觉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她和张禹一起逛街,看到那些亲蜜的情况,她的心中不禁有点酸酸的。她不自觉地瞥眼看向张禹,张禹只是目视前方,静静地走着。

    潘云突然想起一件事,就是那天二人在矿穴中发生的一幕。张禹拉着她的手,两个人在黑暗中穿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脸上微微一红,心中有点冲动,竟然下意识地抓住了张禹的手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一愣,忙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潘云垂着头,双颊通红,但是却故意说道:“你别误会,我就是看他们都牵手,我想感受一下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张禹点头应了一声,心中暗说,这也有没事瞎感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,二人还是手牵着手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潘云的芳心乱窜,这次的牵手,好像跟上次在矿穴中不同。在矿穴里的时候,自己同样也紧张,但过多的应该是对当时环境的害怕。可是这次,心如鹿撞,更多的是害羞。

    他俩走的并不快,不知不觉间,竟然就来到了城中城小区。

    在小区外面,二人彼此看了一眼,张禹有心告辞,却不等开口,就听潘云先说道:“走了这么久,上楼坐坐喝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禹想到温琼的那句话,顺其自然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进到小区,来到潘云的家里。

    潘云给张禹倒了水,两个人在沙发上就坐。一路之上,因为手牵着手,潘云没好意思多说话。但是街上人流窜动,倒也不会让人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大客厅内没有声音,反倒令气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潘云故意找话题说道:“我妈这人一向强势,你是怎么说服她的,我现在还纳闷呢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也是因为牵挂你的安危,为你的安全着想。我就跟她阐明道理,她当年能够为了理想,一心扑在事业上,那为什么要阻碍你的理想。在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,阿姨终于答应下来......”张禹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呀,你还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......”潘云斜了他一眼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因为工作的事情,母亲找她沟通过好几次,结果只有一个,那就是不欢而散。那次自己遭到葛大全等人的偷袭,就是由于跟母亲吵了一下,才晚上出去溜达,加上心里太乱,都没有觉察到危险。

    “就是摆事实讲道理,阿姨也不是铁石心肠,其实很通情达理的。”张禹赶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通情达理,我看也就是对你吧......我现在都怀疑咱俩谁才是她亲生的......”潘云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你可别乱说。”张禹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!”潘云白了他一眼,接着笑道:“饭后百步走,咱们刚刚走了半天,也算是促进消化热身了......咱俩现在,比赛做俯卧撑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来!”张禹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不敢吧......”潘云的双颊再次潮红,嘴里却故意激将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不敢,只是那个真心话......”张禹皱眉呀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,还不敢跟我一个小女子比吗?”潘云故意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......”张禹的心里有点发虚,不明白潘云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是就得了呗,我现在进去换衣服,你该脱也脱了,咱们接着比赛,输了还是真心话大冒险......”潘云说完,就兴冲冲地站了起来,朝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轻盈的脚步,张禹的脑袋上都冒出三条黑线。自己有了上次的经验,估计这次不会那么容易输。

    可他不明白潘云到底怀着什么心思,是不是又想套什么话呀。

    正琢磨的功夫,卧室里已经响起潘云脱衣服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既然要比,那就比吧,一切顺其自然。自己的那点秘密,好像都已经交代了,同样他也好奇,想要瞧瞧,潘云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七手八脚的脱了衣服和裤子,身上就剩下一条大裤衩子。

    这档口,潘云也出来了。今晚的潘云和上次一样,下面是一条黑色的紧身短裤,上面是一件黑色的抹胸小背心。

    “速度挺快呀,咱们开始吧。”潘云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开始就开始,谁怕谁呀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当地先趴到地上,然后单手撑地,由潘云出声,便开始了俯卧撑较量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臂自然更有力量,可俯卧撑也有技巧,经验丰富的潘云,一开始少不得又跟张禹斗了个旗鼓相当。前四百个,根本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随着二人大汗淋漓,喘气浊重,速度都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九......十......换手......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一边喘息着,一边换做左手撑地,张禹也跟着换了左手。

    但是,潘云并没有像先前那样马上点数,而是突然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你上次说......压在女人身上做俯卧撑......这怎么做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登时一惊,没想到潘云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呀......我说要不然,咱俩也试试啊.......”潘云又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闻听此言,张禹差点没吓死,他一口气没上来,身子一歪,直接趴到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一!”潘云点了数,轻巧地做了个俯卧撑,随后慢慢撑着身子,坐到地板上,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算!”张禹急忙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算,你刚刚趴地上了!”潘云扬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你、你这是耍诈......”张禹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了,潘云刚刚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耍诈,我在说话,你就突然趴下了,那还能怪我呀。是不是你心里有什么鬼呀?”潘云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趴在地上,满是委屈地说道:“我心中坦荡着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......”潘云不屑地来了一句,跟着严肃地说道:“现在你输了,不许耍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