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46章 绝对强势!(十更求票)
    钟宪纲的话说到最后,语气是无比的愤慨,就差直接说是温琼指使和陆维臣找厉君傲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一番话,厉君傲的脸色沉了下来。厉区长深沉地说道:“就这些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......”钟宪纲此刻拿出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......继续说......”厉君傲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钟宪纲琢磨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还有一个重大的机密......那就是,我们得到一个消息,温琼的女儿潘云就在镇东区公安局刑警队工作,这个案子,潘云也有参与调查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你都知道呀?”厉君傲冷冷地看着钟宪纲。

    钟宪纲的心里打了个突,忙小心地说道:“我这也是听人说的听下面......汇报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廉政督察局的局长,一天消息挺灵通的么......”厉君傲的声音再次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我自然得让人调查一下具体情况......”钟宪纲感觉到自己背心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,有这个精神头,平常拿出来多好呀!现在事情都出来了,你来精神了!”厉君傲突然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知错了......以后一定恪尽职守,绝不马后炮......”钟宪纲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不是没能力!而是没把能力用在正道上!”说到这里,厉君傲猛地拍了下桌子,“啪!”

    这一声,吓得钟宪纲又打了个哆嗦,紧接着就见厉君傲伸手再次指向他,“我给你一下午的时间,回去给我打请求轮岗的申请!明天早上我要是看不到,我就把申请替你送到市政府去!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说完,厉君傲重重地一挥手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钟宪纲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区长......我......”钟宪纲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的话说完,厉君傲就指着房门,怒声叫道:“我的话你听不懂吗?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钟宪纲明白,在镇南区这里,根本就是厉君傲的一言堂,现在区里出了大事,厉君傲借这个由头换了他,谁也拦不住。怪只怪,自己说刚刚的那番话干什么呀。当然,不是他自己想说的,而是别人让他说的,他只是没料到后果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钟宪纲是欲哭无泪,只能颤颤巍巍地出去。

    厉君傲望着钟宪纲的背影,不禁咬了咬牙,“鲁浩瀚的事儿,你要是不知道,那就出来鬼了!”

    厉君傲素来强势,虽说一向把政绩放在首位,可他也不是傻子,如果没有相当的才智,哪能做到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钟宪纲必然跟鲁浩瀚有瓜葛,奈何没有证据,所以先前只想着敲打一下,让钟宪纲老实点。毕竟,一个区长要换廉政督察局的局长不是一件特别稳妥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钟宪纲竟然在他面前挑拨。鲁浩瀚自杀的事是昨天发生的,钟宪纲的效率有够高的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厉君傲突然拿定决心,一定要把钟宪纲给换了。他认定,绝对不能让钟宪纲继续留在镇南区这个重要岗位上,否则的话,将是一颗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一个区长,能有权将区里几乎所有的干部轮岗,唯独对廉政督察局的局长做不到。眼下这个时机正好,若是错过了,日后想换怕是不会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温琼......”这一刻,厉君傲又想到了温琼。

    他相信,钟宪纲说的那番话应该不会有假,毕竟这种事情,连钟宪纲都知道了,他堂堂大区长想要查的话,肯定也能查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种事情上,钟宪纲也不敢撒谎。虽说是挑拨,十有**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温琼啊温琼,你就这么急,要对我动刀子......要是这样的话,我也只能接招了......”厉君傲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知道,哪怕是廉政督察局请区公安局协助办案,即便说是保密,公安局局长也要想办法通知区长。说温琼不知道,打死厉君傲,厉君傲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镇东区区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温琼坐在办公桌后,脸色十分严肃,在一旁的沙发上,坐着公安局局长陆维臣。

    陆维臣侧着身子看向温琼,温琼的一双凤眸也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陆局长,你们公安局办了这么大的案子,我怎么之前都没听说呢?”温琼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镇南区兴业矿产集团的案子,温琼也听说了。开始还挺高兴,但她很快又听到了另外一个消息,那就是这个案子是镇东区公安局协助查办的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情,温琼都没听说,她能没有气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陆维臣正常来说,是没有资格办这个案子的,现在他办了。因为这是跨区查案,要办也得市公安局出动。你陆维臣来办,任谁都会认定,他征求过温琼意见的。温琼就算假装不知道,但肯定也是默许和支持的。否则一个公安局长敢随便乱动么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温琼根本不知道,公安局就把这个案子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事先办的并不是镇南区兴业矿产集团的案子,只是觉得有可能涉及到......但是其中的关键所在,会上的时候,我让小白提到了......当时,潘云就在会上......而且褚局长也在......”陆维臣陪着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案子,其实潘云多少有点不太适合参加,而陆维臣却找潘云了。

    陆维臣这话说的虽然隐晦,但温琼不可能听不明白。显然是陆维臣下了严令,不许外泄秘密,陆维臣干脆来了个迂回战术,让潘云来参加这个会议。如此一来,温琼不就知道了么。

    他想的挺好,可他没有想到,潘云这个人太过尽职尽责,竟然没告诉自己的亲妈。

    当然,一来是尽职尽责,二来是潘云没有这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她懂吗?”果然,温琼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区长,其实这个案子,我压根就没指望能在镇东区给破了。不曾想......就真的让潘云和张禹给破了......而且当时,他们当时是先找的褚臻焕,都没跟我说......”陆维臣说这话的时候,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类似的事情,我不想再有第二次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的脸色缓和下来,“回去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全新指南者,乌龟公子,开心坏人,大声平安大大对本书的打赏,还有今天的100多张月票和400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老铁言出必践,说十更爆发就十更爆发!!

    最后推荐朋友的一本书《最强玄幻时代》,喜欢看玄幻小说的大大,有空可以看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