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45章 厉君傲(第九更)
    戚桐伟原本挺不把龙华池放在眼里的,可当龙华池说出这样的话,不禁让他有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在戚桐伟现在看来,龙华池是有些魄力的,肯定是这小子看出了他的自信,想要大赚一笔。这个世上,想要赚钱,一来得投资,二来得有眼光,这小子的眼光看来挺准。

    既然龙华池都这么说话,戚桐伟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世侄有这种想法,那不妨跟家里商量一下,如果家里不同意,那这笔差钱我来给你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没有问题......”龙华池马上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商量计划,张禹则是以不变应万变,他就是想看看,自己抛出去的这个数字,对方敢不敢接招。

    下班之后,张禹前往东海明珠小区,昨天答应了夏月婵过去,结果因为潘云的事情给耽误了。自己怎么也得去一趟,等安抚了夏月婵,自己就得回家交公粮了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镇南区区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镇南区的区长名叫厉君傲,在镇海市绝对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的他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他刚刚从市政府回来,挨了一顿萝卜大棒,原因自然是出在兴业矿产集团上面。老总鲁浩瀚自杀了,廉政督察局少不得要汇报给市领导。这家国企归镇南区下属,出了这么大的问题,他这个区长,少不得要背上一个监管不力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候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厉君傲没好气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进来,“区长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进来这位,乃是镇南区廉政督察局的局长钟宪纲。

    一看到钟宪纲进来,厉君傲是直接伸手指点,愤愤地叫道:“你是怎么做事的?兴业矿产出了这么大的问题,你们廉政督察局都不知道,平常都不干活吗?”

    廉政督察局的局长在区里一向属于重要干部,任何一位领导,没有说会指着廉政督察局的局长说话的。

    但厉君傲是一个另类,他向来不管那一套。

    钟宪纲被指着鼻子教训,脸上满是尴尬,他随即苦着脸说道:“区长,我们局里也没收到关于兴业矿产集团的举报,根本不知道情况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一句不知道就完了!你给我过来!”厉君傲又是指着钟宪纲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钟宪纲刚进门就挨了骂,根本没敢往里面走。现在听了这话,才小心谨慎地来到厉君傲的桌子前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廉政督察局的局长到了区长办公室,那也得有座位。

    可现在,钟宪纲根本没这个待遇。他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区长,有什么指示......”

    “指示?”厉君傲眉毛一掀,大声质问道:“我问你,你这个廉政督察局的局长想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区长是区里的一把手,权力那是相当的大,公安局都可以直接给轮岗,调到同级别的政法单位。但是,正常情况下,区长是没权力动廉政督察局的局长的。

    不过,厉君傲有这个本事,加上正好刚出事,用这个由头想把钟宪纲给换了的话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想干了......”钟宪纲是看出来了,这个大区长应该是在市领导面前吃了苦头,否则的话,不能火气这么大,跟吃了枪药一样。所以,他十分的小心,不得惹厉君傲发火。

    “想干就给我好好干!”厉君傲又伸手指向钟宪纲的鼻子,怒声叫道:“你现在给我听清楚了,从今天开始,把镇南区的国企给我从头到尾的查一遍,发现谁家出了问题,立刻给彻查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......”钟宪纲赶紧唯唯诺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要是镇南区的国企再有一家出了问题,别等着我发话,自己写辞职报告吧!”厉君傲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、放心......我保证......一定全力彻查,一定不会再出任何问题......”钟宪纲脑门子上都见汗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位大区长绝对是一个霸道的主儿。虽然也有背景,但也是实实在在干上来的,而且极为强势。不说以前的事儿,就说厉君傲在镇南区当副区长的时候,硬是从最末尾的副区长,力压了第一副区长。

    等厉君傲当了第一副区长,区长都不管用了,除了市领导之外,在镇南区没人能镇得住他。等厉君傲当了镇南区的区长,那就更不用说了,在镇南区更不用看任何人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回去吧,有什么事,马上向我汇报!”厉君傲说完,直接摆了摆手,示意钟宪纲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钟宪纲这算是勉强松了口气,但他没有立刻出去,而是小声说道:“区长,我觉得鲁浩瀚的事儿,有点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,要不然他怎么就自杀了!”厉君傲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......”钟宪纲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......”厉君傲沉吟一声,随即疑惑地看着钟宪纲,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鲁浩瀚不管怎么说,也是咱们镇南区的国企老总,轮也轮不到他们镇东区的人来查吧......”钟宪纲一脸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褚臻焕不是升为市廉政督察局的副局长么,他来查应该也没问题呀。”厉君傲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钟宪纲点了点头,但看得出来,他多少有点嫉妒,他随后认真地说道:“他是升市廉政督察局的副局长了,可没有道理说让镇东区的警察帮忙破案吧。他不找镇南区的警方,或许说是信不过,那为什么不找市局的,偏偏找镇东区的,这里面肯定是无私有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厉君傲直勾勾地盯着钟宪纲。

    厉君傲的双眸好似苍鹰的双目,被他这么盯着,钟宪纲的心里都打怵。

    钟宪纲小心地说道:“你想呀,眼下镇海市的一个区将要被升为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。眼下镇海市的各个区都在使劲,想要挣到这个名额。但谁都知道,咱们镇南区的经济最为发达,区长你行事雷厉风行,乃是镇南区经济发展的统帅,若没有你,镇南区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,更不可能有今天......所以说,这个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的名额非咱们镇南区莫属......可是呢,温琼刚刚当了镇东区的代区长,镇东区不管是面积还是人口,还有经济水平,根本就不够成为特别经济区的标准,结果可好,硬是靠关系划了一些地皮给她......现在,他们镇东区警方又插手咱们镇南区的事情,意图何在,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呀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