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38章 台阶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”曹兴广苦笑一声,说道:“你们整这么大的阵仗来抓我,开始我还真以为你们主要为了邪术的事情,现在看来,你们的主要目标还不是我......我会戴罪立功的......”

    这家伙可不傻,他已经看出来了,若不是自己交代了鲁浩瀚的事儿,估计自己今晚都别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人家一抬手就能放出火来,想要弄死他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到时候,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失踪人口。

    现在真是给自己了一个机会,起码不至于立刻就死。至于说以后怎么样,那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哪来的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赵娜通女干,被她丈夫带人给打的。到了警局之后,被你们警方审出来鲁浩瀚把金矿变铜矿的事儿......”曹兴广果然机智。

    “算你聪明!”张禹狠狠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若不是曹兴广涉及到大案子,自己先前又答应了褚臻焕,张禹都不带跟他客气的,今晚真就不能让这家伙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眼下曹兴广把警方和廉政督察局想要知道的事情,全都给说了出来。虽然跟死者吴昕然没有联系,但却是另外一条破案的通道。凭着这个线索,想要破案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金矿变铜矿,这是真敢玩呀!

    这笔帐,暂时先不能清算了,等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潘云马上给白队打了电话,请白队过来接人,但是在电话里,她并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白队就带着牛三江、马四海赶了过来。潘云把白队拉到一边,将曹兴广交代的问题,如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队听了这话,也是大吃一惊,他赶紧给褚臻焕和陆维臣打电话,请二位领导赶紧到公安局,一同审讯曹兴广。

    审案是公安局的事情,跟张禹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。张禹只是跟随白队一起先来到公安局,以免在路上发生意外,等到了公安局之后,料想不会再有什么事情,他这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一听张禹说要走,潘云有些不舍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白队很会做人,看出了端倪之后,马上说道:“情况现在我已经掌握了,小潘你这一天想来也特别的辛苦,不如先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听了这话,潘云有些迟疑,她低着头,显然也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白队知道潘云的心思,随即又给她找了个台阶,“你今天做了怪梦,天晓得会不会再做梦,所以我建议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话故意没说完,但意思很明显,你们俩晚上最好在一块。

    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张禹,张禹赶紧说道:“潘云,白队说的没错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......”既然白队和张禹都这么说了,那潘云自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白队和牛三江、马四海押着曹兴广进到公安局,张禹和潘云离开,前往潘云的家里。

    城中城小区距离公安局不远,两个人全当散步了。可是一路之上,二人一句话也没说,仿佛是不知道该说点啥。

    来到城中城小区,走到潘云家楼下的时候,潘云不自觉地抬头看向自己家的窗户。

    十楼啊!就这么跳下来了!如果没有身边这个男人及时赶到,只怕自己已经摔成馅饼了。

    她多么想跟这个男人在一起,可心中却有那么一个疙瘩。

    上楼来到潘云的家里,二人一起朝卧室走去,刚到卧室门口,张禹突然觉得有点尴尬。他低声说道:“到家了哈......你今天也没睡好,回房睡吧......我去客卧睡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轻轻地应了一声,她跟着偷眼看着这个男人,心中再次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张禹走进对面的客卧,直接在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可他哪里睡得着,甚至都不敢睡。正如白队所言,一旦今晚潘云再做那个梦,自己睡着了,到时候谁救潘云。

    潘云进到自己的卧室,她的衣服也没脱,躺到床上之后,心中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房间,都没有关门,也没有关灯,都是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“咕噜......”

    躺了能有半个多小时,张禹的肚子叫唤了一声。他这才想起来,晚上还没吃饭呢。

    从下班之后,原本是打算去夏月婵那边的,结果半路匆匆赶到潘云家。跟着又是去褚臻焕那边,又去如家酒店抓人,现在都是后半夜两点了,换谁也受不了呀。

    张禹坐了起来,见潘云那屋还没关灯,也没关门,便起床走出房间,顺便朝潘云的房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潘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,扭头看了过去,低声说道:“你怎么还不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饿了,打算吃点东西......你怎么也不关灯睡觉,饿不饿......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咕噜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不问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潘云的肚子也叫了一声,她和张禹一样,都没吃饭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也有点饿了......”潘云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下面条。”张禹说着,立刻前往厨房。

    眼瞧着这个男人去下厨房,潘云的心里又是一痛。这个男人,越是对她好,她就越难以割舍。最为重要的是,似乎两个人很难割舍。就好像这一次,原本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,但是命运硬是将二人拉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优秀的男人,就跟好女人一样,不会缺少追求者。

    母亲的话,再一次在潘云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呀......他这么优秀,对待每一个朋友都是真心真意,善待每一个人......时间久了,谁都会喜欢上他......这是他的优点......可同样也是他的缺点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在心中喃喃自语,又一次想到两个人在一起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她可以确切的说,张禹并没有主动追求过她,只是像朋友一样相处,保护她,照顾她,还救过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所以能够发展到这一步,能让她对这个男人难以割舍,就如同命运一般,每当自己遇到危险,遇到困难,这个男人都会站出来。

    潘云苦笑,她已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。

    “潘云,面条好了,出来吃吧。”此刻,外面响起了张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云下意识地爽快答应,答应的是那样自然,好似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可当她下了床,却不自觉地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