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33章 曲线抓人
    警方想要找到曹兴广,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曹兴广的手机已经被警方监控,通过手机定位,就能找到曹兴广现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禹和白队、潘云在警方的监控室内,很快就将曹兴广现在的位置锁定,竟然是在镇东区的如家酒店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去他姑妈家么,怎么跑到如家酒店去了?”潘云好奇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说话能有准,不过住在酒店也挺让人纳闷。不管了,我现在就过去,把人给拿下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...别冲动......”白队还是比较谨慎的,说道:“他这是在酒店,直接进去抓人,动静肯定不小......褚局长也说了,必须得小心行事,不能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也得先去,把人盯住了,不能让人跑了。到时候见机行事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白队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他们三个立刻行动,前往如家酒店。来到酒店的时候,都好半夜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如家酒店也不小,共有十层。虽然确定了位置,总得先进到住在哪个房间。

    三人进到酒店,直接到了前台,白队向服务员出示了证件,要求找一个人,希望服务员配合,而且不许声张出去。

    小服务员自然不敢怠慢,帮忙查找,很快就找到了曹兴广居住的房间,是在706号房间。不过,他们另有发现,居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不仅仅是曹兴广一个人,还有一个女人是跟曹兴广一块来的。

    酒店也有女人的身份登记,白队立刻把电话打回局里,让人马上调查女人的身份。很快,牛三江就查出了女人的身份,女人名叫赵娜,今年三十岁,已经结婚了。连丈夫的资料,都被警方给调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白队又叮嘱了服务员几句,这才带着张禹和潘云出门,回到车上研究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会是干什么的?怎么大半夜的跟曹兴广住在酒店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十有**是偷情的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的眼珠转了起来,“要是这样,我有个主意......”

    如家酒店,706房间。

    在大床之上,有一男一女,二人啥也没穿,男人正在女人的身上奋力驰骋,女人的嘴里少不得发出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正是曹兴广,女人长得也很标致,是一个典型的妙龄少妇,二人纵情雨水,那叫一个享受。

    正在过瘾的时候,就听“哐”地一声,房门被重重地踹开。

    门上本是挂着锁链,正常是推不开的。

    乍听到这个声音,曹兴广和赵娜都是一惊,二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,“谁!”

    “臭表子!你说今天跟闺蜜去南都玩,竟然玩到这来了!”一个男人怒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能有十多号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领头那男人能有三十多岁,他第一个冲到窗前,一把将骑在赵娜身上的曹兴广推到一边,跟着就抡起手来,朝赵娜的脸上左右开弓。那大嘴巴子扇的是“啪啪”响,就跟不要钱一样。

    随同进来的那些汉子们,则是扑向曹兴广,不由分说,就是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曹兴广显然是双拳难敌四手,这里还不止是四手,曹兴广被人从床上揍到床下。只打了两分钟,便鼻青脸肿,身上全都是鞋印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汉子说道:“别打了,把人带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有人找到曹兴广的裤衩子,让他穿上,跟着就把人给架出房间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快速下楼,将曹兴广摁入一辆面包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说楼上,那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把赵娜打的是哭爹喊娘,赵娜也是连连求饶,“我不敢了......我是第一次......你饶了我吧......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曹兴广才被带走,警察就来了,将男人和赵娜一并带走。

    面包车上的曹兴广,被打的是晕头转向,没过多久,便来到了一个工地。这个工地,正是张禹开发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,车子停到一个破院子前,曹兴广随即被揪了下来,带进了院子里。在院里,站着两个人,正是张禹和潘云。

    曹兴广一眼就认出了潘云,不由得一愣,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“在你的眼中,她是不是应该已经死了......”不用潘云回答,张禹就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已经死了......我不知道你说什么......”曹兴广马上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被打的鼻青脸肿,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。押着他过来的那些汉子们,都很自觉地离开,而且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听到面包车发动的声音,曹兴广赶紧转头看去,见到人都走了,不禁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猛然间,曹兴广痛呼一声,肚子突然好似钻心般的疼痛,让他一屁股坐到地上,身子下意识地蜷缩到一起。

    刚刚挨了一顿胖揍,身上无比的疼痛,可跟眼下的肚子疼相比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肚子的疼痛,简直叫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样子,潘云的脸上没有一丝怜悯,自己差一点就被这个人给害死。不过,同样也有让她纳闷的地方,这个曹兴广不是会邪术么,怎么和普通人没啥区别呢。

    虽说二人是等在这里,其实在酒店抓女干的时候,二人也在,只不过躲在暗处。张禹也得提防曹兴广使用什么邪术,结果十分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很纳闷,这个曹兴广为什么半点还手之力也没有。不过张禹从曹兴广的面相上能够看出来,这人的脸上带着一丝邪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说什么......”张禹冷冷一笑,慢慢地走到曹兴广的身前,“你给她讲了一个故事,害的她做了一个相同的梦,然后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......对于这事,你打算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曹兴广的肚子疼,自然是张禹对他使用的肚痛咒。对于这种人,必须得先发制人,同样张禹也是想看看,曹兴广的实力如何,是不是隐藏实力。只是没想到,也太不堪一击了。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呢......给人讲个故事......哎呦......人就能跳楼......这事,说给谁......谁会信呀......”曹兴广疼的是呲牙咧嘴,但是并不承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