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32章 真有问题
    褚臻焕穿着睡衣出来,几个人在大客厅就坐。楚妻给他们倒了水,便很是自觉地进到卧室。她也明白,张禹应该不是来串门的。

    褚臻焕先前听张禹来的时候,就觉得纳闷,若是串门,不可能这么晚来。等出来见到潘云和白队的时候,就更加能够确定这一点,百分百是有事,而且事儿还不能小了。

    寒暄了一会之后,褚臻焕才道:“白队长、小张、小潘......你们大晚上过来找我,不知道有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张禹和潘云、白队互相看了一眼,最终决定由潘云来说,“褚局长,今天我奉命和曹兴广见面......”

    当下,她就把见面后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地说给褚臻焕知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听罢,大为诧异,“会有这样的事儿......”

    “褚叔叔,这是千真万确,只差一点,潘云就摔死了......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......”褚臻焕点了点头,接着也是郑重地说道:“小张,你这么晚来见我,肯定不单单是为了说这事,还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褚叔叔,我想找那个曹兴广算账。我现在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有人用邪术害人,我既然知道了,那就不能坐视不理,一定要为社会除害,将这些旁门左道之徒予以处置。但是......白队和潘云都认为不太妥当,在我的坚持之下,他们说出了自己的猜测......说是这个曹兴广很可能涉及到**案......所以才来跟您请示一下......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褚臻焕看向潘云和白队,脸上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白队看出端倪,马上说道:“褚局,要是不方便,我先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方便......”褚臻焕摆了摆手,说道:“既然委托你们警方办案,那就是对你们的信任。先前我也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事,没想到你们还是猜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褚臻焕仿佛下定决心般点了点头,跟着又道:“我希望你们听了之后,千万不要说出去!”

    “褚局您放心。”白队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褚局长,我们绝对不会对外说的。”潘云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也跟着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许对任何人说,这是绝对机密,若不是潘云的事情,我想你们也不会来找我。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,我若是不说,只怕你们也很难做。”褚臻焕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云是谁呀,代区长温琼的女人,因为办案差点丢了性命。这是没死,也是温琼不知道,如果温琼知道了这事,只怕白队和陆维臣都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褚臻焕此刻的表情严肃下来,说道:“你们猜的没有错,此案确实是涉及到**。在不日前,受害者之一的吴昕然给我打来电话,说是实名举报兴业矿产集团董事长鲁浩瀚强女干和**,并表示在家里等我们......我立刻带人前往,没有想到,在我们赶到的时候,她竟然跳楼自杀了......当时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,但当时并没有引起注意,直到后来发现,镇海市先后出现了几桩类似的跳楼命案,最近的一次就是那个王丽媛,所以我才将这些案子联系到一处,想要以此为突破口,找出真凶,发掘真相......先前没有跟你们说,不想还是被你们猜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褚臻焕的话,潘云忍不住问道:“褚局,兴业矿产集团是在镇南区,怎么找你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,其实我已经接到任命,调任市廉政督察局任副局长,只是还没有办理交接。也不知道吴昕然是消息灵通,还是巧合,竟然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。我将她的事情跟市局局长进行了汇报,经过研究,暂时停止交接,我继续留在镇东区,从侧面着手,调查此案,这也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。曹兴广跟众多女死者都有联系,所以我才希望你们警局方面能先以调查命案为由,从曹兴广这里打开缺口......真没想到,竟然发生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......”褚臻焕和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升市局副局长了......真是恭喜褚局......”白队长一听褚臻焕说升职了,是赶紧道贺。

    同时心中暗说,怪不得陆维臣这么配合,肯定是已经听说褚臻焕升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小事,不值一提,咱们还是说正事。”褚臻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说正事......”白队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开口说道:“褚叔叔,我也恭喜你一下,接着咱们开始说正事。现在这事儿,我也听明白了,确实涉及到**问题,其中一名女死者因为举报被灭口。可是,她是因为举报才坠楼而忘,那其他的人呢?潘云好像是无辜的,难道对方这么厉害,直接就看出潘云是警察......就算是这样,我觉得也没必要吧......未免也太无法无天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警方,还是我们廉政督察局,都对这些死者的身份进行了调查。举报者吴昕然曾经在兴业矿产集团工作,先前是一名普通的会计,后来调到了办公室任副主任。其他的死者,跟兴业矿产集团好像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,这很让人纳闷......你说的也没错,就算是对方知道潘云是警察,这次和他接触是故意调查,也没有直接动手杀人的道理......”说到这里,褚臻焕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小张,现在咱们已经知道他杀人的手段,吴昕然很有可能也是因此而死。你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这个人又会邪术,你们道教协会出面,也没有什么不妥......通过正常的渠道,显然也是很难有所进展,那你可以试试,但一切小心,希望能以大局为重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已经很明白,那就是法律在这件事上,起不到作用,又没有证据,根本无法给人定罪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道教协会出面以对方使用邪术为由,进行处置,也不失为一个法子。但他希望,张禹最好能够查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褚叔叔,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褚局,那我们警方就把曹兴广的家庭住址和资料,告诉道教协会了。”白队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说是告诉张禹,而是说告诉道教协会,这叫做公对公办事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全新指南者,乌龟公子,书友20170,无奈何,开心坏人,夯king,叶不离,书友160807,以及这两天的200多张月票和900多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快到月底了,老铁缓一下,再来新一轮的爆发!!决不食言!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