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29章 我绝不容许我的朋友受到伤害
    “我今天去执行一个卧底任务,约了当事人在万岛咖啡见面,那个人显得很风趣,谈吐也文雅。聊了一会,他说要给我讲故事......开始讲的是笑话,后来又给我讲了一个悲伤的故事,内容是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当下,就把曹兴广给她的讲的故事,原原本本的讲述给张禹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一个悲伤的故事,不过也没有结局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问了他,他说故事已经结束了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故事结束了......那之后呢......还有,我记得你刚刚说过一句,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吗?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潘云整理了一下思绪,说道:“他给讲完故事,我们俩又出去走了走,跟着分开了。我回到警局,队里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问题,然后就回家了。我有点困,就躺到床上休息一下,结果就睡过去了。睡着之后,我做了一个梦,梦中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咬了咬嘴唇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二人现在是站在卫生间内,张禹站在潘云的侧后方,潘云的面前是镜子。

    张禹从镜子中,不难看出潘云欲言又止的样子,于是赶紧问道:“梦中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梦里......我、我梦到了......你......”潘云扁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梦到了我?”张禹更加诧异了,这和潘云跳楼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没错,在梦中,咱们两个人出了车祸,我毁了容,你双目失明,然后我就把视网膜捐了给你,然后离开......就跟曹兴广讲的故事一模一样,你是男主人公,我是女主人公......”潘云偷眼看向张禹,跟着又低声说道:“一切都是那么相似,最后你拉着我来到窗边,我好像能够感觉到,有人推了我一把,跟着我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,他在我耳边说,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么......我惊醒了,发现我的身子正在下坠......好在、好在......”

    她侧着头,已然是泪眼婆娑,说不出是对张禹的感激,亦或是其他。

    看到潘云流泪的模样,张禹的心也在疼痛。但他还是赶紧整理思绪,随即意识到一个问题。他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,忍不住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这个故事的结局应该就是,双目失明的女人被男人推下了楼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云听了这话,不由得心头一颤,自己先是惊慌过度,后来又是情感波动,脑子里迷迷煳煳。经张禹这一提醒,她这才反应过来,“结局......这就是故事的结局......男人将女人推下了楼......他为什么这么做?女人为了他双目失明,生活在痛苦之中......他为什么要这么做......如此忘恩负义,和禽兽有何区别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的脸上有些忿忿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激动,这只是那个人讲的一个故事......在我看来,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......对了......”张禹这一刻,又不禁打量起潘云身上的红衣服,“你说你一直在做梦,然后就被人推下楼了......那你身上的衣服,是谁给你穿上的?”

    “衣服......衣服......”潘云回忆起来,但她真的不知道这件衣服是谁给穿上的,“在梦中......是你给我穿上的......至于说,为什么会穿到我的身上,我为什么又会自己掉到楼下......我就不清楚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转过身子,面对着张禹,“你、你怎么突然来我家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让阿姨给你的同心锁吗?”张禹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潘云的脸为之一红,其实在脖颈处,已经露出那根红绳。她伸手将同心锁拿了出来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个同心锁上布置了一个阵法,只好护身符出现问题,我马上就能感觉到。当时我本来要回家,结果感觉到护身符出了问题,就赶紧赶来了......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伸手从潘云的手中托起同心锁,将锁上的卡扣打开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露出里面的金黄色符纸。张禹将符纸取出来,符纸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不由得又是倒吸一口凉气。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法力很强,自己画出的护身符,绝对能够保住人一命。结果可好,竟然先后两次被人攻破。

    当然,护身符也不是没起到作用,确实保住了潘云一命。要不然的话,张禹怎么就这么巧,不早不晚的来到楼下。如果他晚一步,潘云就摔死了;如果早一步,他进了楼道,或者是上了电梯,潘云也得摔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已然可以认定,那个给潘云讲故事的人,绝对是潘云出事的关键。

    他急切地问道:“潘云,给你讲故事的人,到底是什么来路?你们怎么会找到他,还约他喝咖啡......这件事,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叫曹兴广,是兴业矿产集团的一个科长。我原本来没有注意这个人,认为王丽媛是因为失恋,跳楼自杀......可第二天,褚局长和我们局长给我们开会,说是镇海市已经先后发生六起这类跳楼的案子,而且都跟这个叫曹兴广的有关......所以,我们队长就让我跟对方沟通,引曹兴广出来,想要查出端倪......可没想到,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......”潘云如实回答,说到最后,她看了看张禹,低声说道:“我、我......我觉得这个案子......可能不需要你来帮忙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潘云不跟他说,一来应该是警队的机密,二来应该是,自己的那件事,应该已经成为潘云心中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既然案子跟这个曹兴广有关,那你知不知道他家,咱们现在就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......”潘云赶紧说道:“案子牵扯很大,如果咱们去找他,很容易打草惊蛇。要是可以直接抓人的话,我们警方就已经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还管他是否打草惊蛇!”张禹咬牙说道:“你刚刚差点连命都丢了!我绝不容许......我的朋友受到伤害!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