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28章 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吗
    梦中的潘云,感觉到那个虚影拉着她的手,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云,咱们去看那最美的风景。”张禹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,是那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已经穿上红色外套的潘云,也一步步地朝窗边走去。她的眼睛是闭着的,但是却没有磕磕绊绊,很快来到床边,并伸手拉开窗户。不仅如此,她甚至还站到了窗台上。

    而梦中的她,也和虚影来到了窗边。窗外的风,十分清爽,吹在身上,让人觉得是那样的舒服。勐然间,她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,跟着又听到一个诡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吗?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,站在窗台上的直接跳了下去。一刹那,潘云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她忍不住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身子高速的下坠,眼前的一切,仿佛风驰电掣。现在的她,脑子里一片空白,根本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唿......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从楼下突然吹起一股大风。

    这股大风,硬是将她的身子给托了起来。下坠的力道,明显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,响了起来,“潘云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声音,潘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风就算再大,也难以阻止她下坠,“噗”地一声,她的身子落到一双手臂之上。

    “潘云!你怎么了?”那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在下面接住潘云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!

    张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其实下班后的张禹,本来是要去东海明珠夏月婵的家的。快到的时候,张禹突然感觉到自己所画的一张护身符受到了冲击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同心锁上布置了阵法,所以能够很快确定,是谁的护身符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发现潘云有难,张禹赶紧给潘云打电话,可惜没人接听。他马上使用圆光术,发现潘云在家里睡觉,这让他十分意外。但为了护身符确实受到了冲击,张禹管不得那么多,直接让司机赶往城中城小区。

    到了潘云家楼下,好在张禹没进楼道,就听到楼上响起潘云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也是张禹反应快,抬头之后,在千钧一发之际打出了一张狂风符,缓和了潘云下落的力道,这才将潘云稳稳地接住。

    潘云是面朝下摔下来的,此刻面朝下。张禹轻轻地将她放下来,双手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”看到张禹,潘云的心头一颤,紧接着她就确定,自己正站在自家的楼下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是在做梦吗?”潘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下意识地问了一句。她实在想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自己刚刚是从楼下摔下来的么?

    “你不会做梦......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做梦......那、那我怎么会在这......”潘云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先在潘云的胳膊上,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呀......”潘云吃痛,叫了一声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疼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疼......”潘云立刻反应过来,“我不是做梦......我不是做梦......可、可......可我为什么会从楼上跳下来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已经傻了,眼睛中尽是迷茫。

    适才潘云的叫声,已经引起乘凉人群的注意,正有不少人凑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可不想被围观,柔声说道:“咱们上楼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潘云仍旧惊魂未定,下意识地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搀扶着她,进到楼内,乘电梯来到潘云家门外。

    潘云只是想躺在床上休息,所以也没脱衣服。她掏兜拿钥匙,但随即发现,自己的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...这是哪来的?”潘云又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张禹将她的衣服慢慢地脱了下来,看了两眼之后,问道:“你认识这件衣服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潘云这才注意打量起来,看了片刻,她再次惊诧地说道:“这......这件衣服好像是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的......”张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他已然意识到,潘云现在的情况,就跟那天晚上跳楼自杀的王丽媛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马上说,而是说道:“先开门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潘云将门打开,二人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他俩也没脱鞋,张禹关上门之后又道:“这件衣服以前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卧室的壁柜里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去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进到潘云的卧室,跟着就见壁柜敞着门。潘云马上翻找,并没有在里面找到红色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没了,不会就是这件吧。”潘云有一种活见鬼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再次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潘云有点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咱们去王丽媛的时候,王丽媛卧室里的柜门也是开的。当时的说法是,一个想要自杀的人,在拿出衣服之后,怎么会去关门。这个发现,先前或许成立,但是现在看来,却是不成立了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讲?”潘云看着张禹,她的脸上仍满是紧张。

    可以说,没有人不会紧张,刚刚从楼上掉下来,简直是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“你把衣服穿上,去照照镜子。”张禹说着,将红色的衣服披到潘云的身上。

    潘云按照张禹的意思,进到卫生间。张禹也跟了过去,两个人就站在镜子前。

    潘云一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,瞬间恍然大悟,“你是说......我现在的样子,好像是王丽媛死时候的样子,也穿着红色的外套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郑重地说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做了个梦......”潘云现在已经是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梦?什么梦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梦,跟那个人讲的故事一样......对了、对了,我想起来了......我在掉下去的时候,听到一个人说,你不是想要知道结局吗?没错、没错......确实有这个声音......”潘云说话的声音都是结结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梦,故事.....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发生了什么,你跟我说清楚......”张禹隐隐意识到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昨晚不知道怎么了,牙疼了一宿,都没睡着。忍着疼赶出来四章,今晚不能等到十二点手动更新了,我得喝点酒,大睡一觉,就调定时更新了。亲哥亲姐们,谢谢你们的支持,打赏的人数和票数,我就先不统计了,明天一并道谢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