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13章 洗钱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龙湖山庄,戚武耀所居住的三层别墅内。这家伙躺在卧室内的大水床上,睡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其实,他是一宿都没睡好,肚子里都是火气,后半夜自己喝了半瓶洋酒,放迷迷煳煳的醉卧到床上。

    吵闹的电话铃声将他惊醒,戚武耀蛮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拿起床头的手机。一看来电显示,他就更气不打一处来,因为是杰克刘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!”戚武耀压着火气接听,因为刚睡醒,声音还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戚公子,看来昨晚玩的蛮尽兴的,现在才醒。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。”杰克刘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戚武耀应该是昨晚跟潘云在一起累到了,估计是打扰了戚武耀睡觉。

    戚武耀不听这话还好,一听这话,心里的火气实在是压不住了,当即就没好气地说道:“尽兴......尽了屁!”

    “呃?”杰克刘一愣,不解地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戚武耀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你们师兄弟就忽悠吧,大星相师怎么教出你们俩徒弟呢......靠嘴吃饭呀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是着实不客气,杰克刘从来没见过戚武耀在他面前这么说话,显然是气到了极点。杰克刘小心地问道:“不会是没成功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......我请她吃饭,她倒是去了,可没过一会,就跟我有事要先走,还和我aa制买单,开玩笑呢......你师兄可不是这么说的......”戚武耀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......”杰克刘有些不敢相信,师兄的乱心术,消耗的魔法极大,绝对不可能失误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瞎掰吗?”戚武耀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杰克刘干笑一声,“戚公子,不好意思......我先不打扰了,我问问我师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问去吧。”戚武耀悻悻地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此刻的杰克刘,正在基督教会的餐厅包房内。

    在他的对面,坐着马夏尔。

    马夏尔一直在注意听他打电话,听他的说辞,就觉得不对劲。等电话放下,马夏尔赶紧问道:“刘,出什么状况了?”

    “戚武耀说......那个潘云虽然跟他去吃饭了,却没吃几口就走了,晚上也没成好事,听他说话的口气,应该还在气头上......”杰克刘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成好事......不可能吧......”马夏尔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但我相信,戚武耀绝不可能睁着眼说瞎话,而且听他的口气,确实是没成。”杰克刘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就怪了......”马夏尔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叠背面好似钻石般晶莹的纸牌。

    他随即就在手上颠来倒去,片刻之后,抽出来一张金牛座的纸牌和一张狮子座的纸牌。两张纸牌连到一起,他跟着又用另外的十张纸牌围住这两张纸牌。

    马夏尔的手压在金牛座、狮子座的纸牌之上,很快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学长,怎么样?”杰克刘问道。

    马夏尔无奈摇头,说道:“果然没成。咱们遇到了高手,那个女人的身边,有一件古怪的东西护身,昨天本来被我强行攻破了,我还因此受了伤。不曾想,那件古怪的东西又出现在那个女人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......那、那怎么办?”杰克刘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高手的实力,应该在我之上,强拼的话,咱们势必自取其辱。我看还是汇报给老师吧。”马夏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......也只能这样了......”杰克刘点头。

    这马夏尔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清楚不是对手,便不敢再耍花样。

    再说戚武耀,挂断电话之后。将手机懒洋洋的扔到一边,打算再睡一觉。

    不想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戚武耀没好气地喊了一嗓子,在他看来,应该是家里的保姆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进来的是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长得并不漂亮,却很端庄,不难看出,年轻的时候,肯定是哪家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戚武耀无精打采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人正是戚武耀的母亲阳春雪,她快步走到床边,跟着用鼻息使劲嗅了嗅,严肃地说道:“怎么这么大的酒味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心情不好......”戚武耀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听你爸说了,别想那么多了,还是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吧。你大哥一天到晚的不让我省心,你敢不敢让我省点心!”阳春雪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戚武耀无奈何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阳春雪也在床边坐下,看了两眼儿子,脸上露出慈祥之色。她随即温和地说道:“赔了点钱不算什么,起码说明你努力了;一个女人,更不算什么了,还是当警察的,有什么可稀罕的,我当初就没看上。那个孟星儿多好呀,人长得漂亮,而且还能干,远胜潘云几倍。我看,你不如把精力投放到孟星儿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付森博都死了......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又怎么样,付家的实力尚在,孟家这门亲事也是相当不错的。”阳春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行......”戚武耀懒洋洋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呀......最主要的精力,还是得放在工作上,你父亲已经说了,把投资公司给你打理,明天有个矿山拍卖会,算是你的第一单业绩,亲自出席吧。”阳春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矿山拍卖会......用得着我亲自去么......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这是兴业矿产旗下的一座矿山。对外宣称是铜矿,其实是金矿。明天的拍卖,别家都是托儿,就咱们一家是正主,底价一亿五千万,到时候出两个亿给拿下就好。”阳春雪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金矿......两个亿买个金矿,还有这好事......这个兴业矿产跟咱们家什么关系......”戚武耀不解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。”阳春雪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......还能这么便宜咱们......”戚武耀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便宜咱们,就是咱们过个手。这么说吧,咱们两亿把矿山买下来,等半年之后,兴业矿产集团会以当初勘测失误为名,花二十亿再把矿山给买回去。这一倒手,就是十八个亿。当然,这笔钱也不全是咱们的,咱们赚两个亿的手续费,余下的十六个亿,都给人家打到国外的公司账面上。明白了吗?”阳春雪笑呵呵地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