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004章 浪费感情
    潘云的一切,张禹都看在眼里,因为功力有限,圆光术的时间不长,光镜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张禹算是松了口气,微笑着看向温琼,说道:“阿姨,没事了,潘云一会就能回来,咱们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了?”温琼的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事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......”温琼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小雨啊......我想问一下,你刚刚伸出手来,别告诉我是能看到小云...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能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能呀?”温琼诧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手段......”张禹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这都叫小手段了......”温琼抬手捏住张禹的耳朵,“小猴崽子,你这本事,是不是随时随地,想要看到谁,就能看到谁呀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只要我知道这个人长相,我就能看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......”温琼的眼睛一亮,跟着脸色不由得一红,问道:“你有没有晚上偷看过我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是那种人吗?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看过小云呀?”温琼如家长般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张禹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有这样的本事......”温琼盯着张禹,像是在说,谁洗澡的时候,还不得让人看个遍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是不是在胡思乱想呢......我张禹是那样的人么......”张禹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通过张禹以往的表现,温琼点了点头,表示相信这小子的话。

    “咱还是别提这个了,准备晚饭吧,我都饿了......”张禹忙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应该也没买菜,咱俩去看看,厨房里有啥吃的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眼下的温琼,心也踏实了,张禹都有这样的本事,既然这么说了,那闺女肯定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但温琼还是好奇,女儿到底出了什么事,自己这个当妈的必须得清楚。该不会是有人敢暗算闺女吧。

    于是,在来到厨房之后,温琼低声问道:“小禹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你左一张符,右一张符的,小云遇到了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呀!我是她妈!有什么事,我当然有权知道!”温琼这次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应该是戚武耀找了什么高手,对潘云施展了迷心术之类的法术,令潘云迷迷煳煳的跟戚武耀走了。好在及时,倒也不出什么事情。我原本给了潘云一张护身符,家里还有一张镇宅符,那个高手的实力不弱,将这两张符都给破了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戚武耀!”听了这话,温琼的眉毛立时一掀,脸上闪现出一股怒色。

    但是,这股怒色一闪而逝,温琼的脸上露出慈和,温柔地说道:“小禹,你以后要小心,戚家的人睚眦必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阿姨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......”温琼突然又大咧咧地捏住了张禹的耳朵,“你是不是有点偏心呀,光给我闺女镇宅符、护身符的,怎么没我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阿姨您家里,那是中正人和之地,虎踞龙盘,百邪不侵,根本不需要镇宅符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我上次头疼是怎么回事?”温琼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我也给你准备一张护身符,一张镇宅符,保证你的平安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温琼满意地扬起脸来。

    潘云家里的冰箱倒是不小,双开门的,可里面的东西,着实可怜。有点水果,有点鸡蛋,还有一把葱,再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时候也不早了,再去买菜,也不知道什么点了。温琼说道:“要不然,咱们出去吃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还有什么......”张禹扫了几眼,看到家里米面俱全,便说道:“阿姨,咱们在家里吃烙饼卷大葱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成呀,你还会烙饼呢。”温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瞧您说的,啥不会呀。”张禹也笑着说道:“你到客厅里等着,我这就发面,等潘云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了......”

    钻石酒店。

    西餐厅内,戚武耀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此刻他的脸色,那叫一个难看,牙齿都要咬碎了。

    先前原本和潘云聊的挺好,他都认为今晚就能把潘云给上了,结果可好,潘云突然就走了。这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潘云硬是aa制,主要也是这顿饭太贵,潘云的工资才多少,结自己那一份,信用卡都差点刷爆了。要知道,她不用家里的钱,就花自己的。

    aa制结账,简直是打戚公子的脸,戚武耀也就勉强能够保持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“他玛的!不是说稀里煳涂的就能爱上我吗?什么狗屁玩应!上次杰克刘就差不多把我的脸给丢光了,这次他的师兄,也是个废物!大星相师怎么就教出来这么两个没用的徒弟!”

    戚武耀不住地在心中暗骂,这两天实在是太不顺了,先是范世吉让他搭进去十亿,眼下马夏尔更是浪费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当初是你要分开,分开就分开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戚武耀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来一瞧,是老爹戚桐伟的号码。

    戚武耀的心头登时一紧,料想老爹有可能是兴师问罪,可他不敢不接,只能硬着头皮接听,“喂,是父亲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戚桐伟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武耀,我今天听说,咱们冻结的十个亿,已经划到了无当集团的账面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......”戚武耀有点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先前他可是在父亲面前,拍着胸脯,打着包票。此刻的落差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,我也让人打听明白了......看得出来,温琼的态度应该是更为倾向那个张禹......”戚桐伟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我给温阿姨打过电话,请她不要让陆维臣调动武警强迁,可她根本不买我的帐,说那是抢险,不是强迁,结果实实在在的帮了张禹那小子!”戚武耀急忙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能将责任归咎到温琼的身上,以便洗脱自己损失惨重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但不管怎么说,那十个亿还是进到了无当集团的口袋......”戚桐伟的声音虽然不大,却透着不满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