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78章 停电
    “淅沥沥......”“淅沥沥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天色变黑,天上落下了稀稀拉拉的雨点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庙街三少等人好在喝酒呢,发现下雨,有个小子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看天气预报了,今天有小雨。”纹着哪咤刺龙的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点小雨么,下点挺好。现在天这么热,正好凉快凉快,顺便去去你们身上的火。哈哈哈......”庙街三少说完这话,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“挺好......”“挺好。”“继续喝。”“继续喝。哈哈......”.......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大笑起来,跟着举起酒杯,这杯酒还没等喝呢,就听“哗”地一声,天上好似倒下来一盆水,登时就将这帮人身上的衣服浇透一半。

    杯子里的酒就更不用说了,直个的往外扑。有那没反应过来的,手里的就被直接就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!怎么回事?”庙街三少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随即发现,天上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。豆珠大小的雨点,连着线的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雨怎么突然这么大!”哪咤刺龙那汉子有点蒙。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呀,赶紧进屋!”庙街三少马上站了起来,第一个冲进房内。

    也就这么片刻功夫,人就好像在澡堂子里泡了一会,头发上全是水,衣服差不多全透了。

    有那光膀子的,真就和冲了一会淋浴差不多。他们也都赶紧跑进房内。

    桌子上放着的饭碗什么的,被雨点砸的是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小雨吗?你家这是小雨呀?”庙街三少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天气预报也太不靠谱了。”哪咤刺龙抬手划了划头上的水,跟着说道:“不过这种雨,通常是来的勐,去得快,估计一会就能停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时候停呢,反正咱们也不走,进屋打扑克去。”

    庙街三少带领众人进到里面的卧室,脱鞋上炕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满不在乎,找出来一副扑克,竟然开始推牌九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正站在八楼的床边,望着外面的一切。倾盆的大雨让人看不到太远,夜色之中,却也能够看到各家的灯火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不由得一惊,暗叫一声好险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没有停电,很容易出事的......”

    嘀咕了一句,他马上拿起手机拨了彪哥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彪哥的声音,“董事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多少次了,没人的时候不用这么叫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兄弟,你找我什么事?”彪哥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拆迁的话,不都是要停水停电的么,这里怎么还没停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去找过供电局了,可供电局根本不给面子,说是拆迁地区停电是有指标的,必须大部分的坐地户走了,才能断电,不然的话影响民生。不过这都是屁话,我估摸着,肯定是拿了谁的好处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我知道了。你现在在哪呢?”张禹又道。

    “在公司给手下人开会呢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别开的太晚,早点回家陪嫂子。另外,给我记住了,千万不许派人到拆迁区来。”张禹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彪哥赶紧答应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马上拨了温琼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温琼接电话的速度也很快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是我。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,是不是想来家里给我做饭呀。”电话里响起温琼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做饭是肯定的,只是这两天事情太多。过两天怎么样,我一定大展身手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小子忙,拆迁工作怎么样了?”温琼温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小事想麻烦阿姨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温琼笑道。

    “拆迁区这边,到现在还没停电......”张禹故意为难地说道:“我们的人去过供电局,结果也没用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呀。好,我知道了。”温琼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阿姨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是小事,其实这并不是小事。因为区供电局的局长虽然受到当地政府的领导,但是在人事任命环节上却不归政府。

    不过温琼也清楚,如果说无当集团去找供电局断电,正常来说是没问题的。但凡拆迁的地方都要停电,这里肯定有人耍了花招。

    就算人事任免权力不在温琼的手上,可作为一方大员,温琼有心找一个供电局局长的麻烦,那简直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立刻又拨了一个号码,电话接通之后,她都没客气几句,直接开门见山,“告诉供电局,给无当集团开发的区域断电。”

    庙街三少等人还在屋里打扑克呢。

    外面的大雨哗啦啦的作响,落到窗玻璃上的时候,听动静都有可能将玻璃给打碎。

    “买定离手!买定离手!”庙街三少负责坐庄,嘴里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手下的混混们,分别押钱。

    蓦地里,“刷”地一下,房间内变的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本来天就黑了,外面又下大雨,这一没了电,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“停电了!”“我靠!”“是不是无当集团给停的呀。”......

    混子们纷纷叫嚷起来,庙街三少把手里的扑克一丢,不屑地说道:“这**的是开放商管用的手段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算了算了,不玩了,再坚持几天,咱们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。喝这么多酒也困了,睡觉!”

    拆迁区住着的坐地户们,现在大多全在家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有的家里来人多,就在炕头摆着饭桌喝酒。

    这一停电,立刻是漆黑一片,连桌子上的东西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他玛的!怎么停电了!”吴大河直接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都停了呀。”“好像是。”“麻痹的,肯定是开发商干的。”“无良奸商,竟然给我们停电,真是王八蛋!”“还赶上下大雨停电,简直是欺负老实人!”......家里人跟着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吴大河重重地捶了下炕,叫道:“王八蛋!他们越是这样,咱们就越不搬!不就是停电吗?算得了什么,不吃苦中苦,怎么做人上人!咱们跟他们抗争到底,不答应咱们的条件,咱们坚决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爸!我看现在咱们不能就要三套房子了,得要五套!还得要五百万!”吴大河的儿子也是愤慨地喊道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