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64章 资源
    温琼素来争强好胜,先前戚武耀提起这件事的时候,她并不在意。这倒不是温琼自己不想争,而是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争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父亲的一番话,直接燃起了她心中的斗志。

    这是家族第一次给她提供资源,帮助她向上爬。面积不够、人口不够,可以给划拨部分地皮,这样一来,基本条件就够了。

    温琼马上说道:“父亲,请您和爷爷放心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,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......”温肇纶很是满意,跟着又道:“国家下发的文件,说是经济发展不能像以前那样,只以gdp论英雄,在多关注人文、法制、民生、科技等等发面的建设。话是这么说,但是到头来,这个衡量标准肯定还得是gdp,毕竟别的东西说不清,gdp才是最实际的。你一定要加大力度,将gdp给搞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懂,到时候一定会搞上去的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我还有一件事想说。”温肇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云的年纪也不小了,至今没找到婆家,我觉得应该抓点紧了。”温肇纶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错,不过小云有自己的想法......我寻思着,她的婚姻大事,不如让她自己做主......”温琼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乱弹琴!”温肇纶严肃地说道:“咱们家又不是普通人家,婚姻大事岂能儿戏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......回头,我跟小云谈谈......”温琼敷衍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婚姻十分的不幸,以至于温琼一直觉得自己对女儿有所亏欠。所以,她不希望女儿步自己的后尘。她想让女儿自己选择,而且看得出来,女儿对张禹有意思,张禹也很不错,这个女婿,她都认了。

    不想,温肇纶却直接说道:“我觉得戚家很是不错,可以重点考虑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温琼立刻说道:“父亲,戚家的事情,您或许不知道。当初我本来是有这个想法,可在我跟付森博较量的时候,他们戚家竟然作壁上观,这算什么呀?所以,我反对将小云嫁给戚家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已经听说了,戚家是商人,少不得要考虑站队,不敢盲目的投资,这也很正常。现在你已经胜出,哪怕是这次竞争计划单列经济试验区失败,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仕途,只不过快慢罢了。所以,戚家在联姻之后,一定是敢于投资的。只要他上了咱们家这条船,还担心他不出钱么。”温肇纶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我总觉得戚家不太考虑......”温琼不敢太过顶撞父亲,只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戚家财雄势大,在欧洲还有不少生意伙伴,绝对可以在这次竞争中给你提供大量的帮助。你先考虑一下,过两天给我个准确的消息。”温肇纶谆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......”温琼无奈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又跟父亲聊了两句,她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她知道,老爷子动用资源,父亲又打这个电话告知,显然是家里对这个位置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有一定的难度,可在起跑线上,自己并没有太大的下风,完全可以一战。

    但是官场上面,比的也并不仅仅是政治资源,还要有经济资源来支撑。

    一个位置,好几个人来争,总不能说石头剪刀布吧,比的是什么,还不是gdp。

    正如温肇纶所言,别的什么建设,那都没有个衡量的标准,只有gdp最准。可是想要搞上去,靠的是什么,还不是钱!

    谁的经济资源多,谁就能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十分杰出,可经济实力毕竟有限,现在还远不能跟戚家这种商场上的庞然大物相比。哪怕是加上萧铭山、蒋宪彰也不够格。

    自己的心中早已拿定主意,绝不会让女儿当筹码。但父亲已经把话挑明,自己该怎么做呢?

    “佳音......你......别......”

    此刻的夏月婵,完全瘫在鲍佳音的怀里,身子绵软无力,脸色桃红,双眸迷离,似睁似闭。

    而鲍佳音的一双手,已然开始将她的衣扣,一枚枚的解开。夏月婵嘴里反对,但那声音好似蚊丝,更是没有半点反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睡衣上的纽扣终于被全部解开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这样的......”鲍佳音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睡衣之内,根本就是真空,露出来的只有那白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就会欺负我......”夏月婵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遭遇到张禹和鲍佳音的前后夹击,哪里受得了。

    如此美妙的画卷,对面的张禹自然看的清楚,现在更加难按,更加难以控制自己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先前你欺负我的时候忘了......”鲍佳音坏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开玩笑......你是太坏了......”夏月婵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坏了......”鲍佳音又是坏笑,跟着看向张禹,故意说道:“出这么多汗......你身上的衣服也不脱了透透气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登时一愣,自己的身上哪有衣服?除了下面的一条大裤衩子。

    而身上的夏月婵,则是真空坐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反应过来,夏月婵反应的比他还快,急忙窘迫地说道:“佳音......你要干什么......不许这么坏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害羞了......要不然,我先出去......”鲍佳音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夏月婵又是大。

    鲍佳音不理夏月婵,又冲张禹说道:“你还等什么呀?你手劲那么大,干脆直接给撕开吧,省的费劲。我已经把她抓住了,绝对跑不了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月婵......”张禹看向夏月婵。

    夏月婵满脸的娇羞无限,身子火烫无比,也不说话,只是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、看到没......你还等什么呀,都默许你了......”鲍佳音马上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夏月婵更,急切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是害羞,又是紧张,但是心中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也看明白了,眼下他都受不了了,干脆按照夏月婵的意思,“撕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,夏月婵的嘴里便发出那悦耳的声音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