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59章 蛮有趣的
    “你们两个......嗯......给我等着......嗯......看我等下怎么......收拾你......”

    鲍佳音现在想要说上一句完整的话都困难,简直是应了那句话,叫作被摁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不是嘴巴突然被张禹给堵住,就是下面被突然的撞击。她的俏脸已然红的不像样子,那模样又是妩媚,又是可怜,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收拾我呢......”夏月婵故意笑道:“不过那得等着了,现在是你被我们收拾......张禹加油,张禹加油......”

    趴在鲍佳音身上的张禹,也觉得特别有趣,这种游戏从来没玩过,该说不说,城里人果然会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要取决于过人的体魄,一般人哪能有这个体格。

    见夏月婵一个劲的鼓劲加油,张禹的攻势更为勐烈,俯卧撑的速度都加快了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你们......我......投降......投降......嗯......张禹,我投降......”

    鲍佳音一看情况不妙,要是这么下去,搞不好就要当着二人的面出丑,索性大叫投降。

    “不接受投降!”夏月婵得意地吆喝起来,“主意是你出的,现在还想投降,好事都成你的了......张禹,就她出的主意,要跟你决斗,好好教训她......五百个俯卧撑,一个也不能少......要不然的话,等下她又好耍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张禹现在正过瘾呢,夏月婵又这么说,自然是不会放过鲍佳音的。

    在这汗蒸室内,本来就热,正常做一两百个俯卧撑,那都是出不少汗,更别说是现在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的汗,身上的汗,简直是哗哗的。就连腰间的那条大裤衩子,现在都湿透了,几乎粘在身上,凸起的位置,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鲍佳音就算是躺在地上,身上都会见汗,这被张禹连累的,身上也都湿透了。身上的轮廓完全呈现出来,就跟没穿其实也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她叫喊了一会,似乎是看出没有半点屁用,张禹明显是和夏月婵一伙的,干脆也不喊了,直接闭上眼睛。等张禹又做了一百多个,她的手不再那么平放着,竟然抬了起来,抱住张禹的后背。

    嘴里也开始跟着时不时地发出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月婵见状,也不说话了,以免影响这里的气氛。她侧躺着,一只手拄着面颊,饶有兴致的看着鲍佳音。

    区政府,区长温琼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的温琼,此刻躺在沙发上打盹,这是她每天的习惯,而在这个时间段,几乎没有人敢来打扰她。

    一觉睡到一点来钟,温琼自己醒来,站起来活动了一下,去了趟卫生间。

    等她回来的时候,才一在办公桌后坐下,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时间卡的很好,温琼直接说道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进来的正是女秘书,“区长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温琼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女秘书来到温琼的办公桌前,温琼示意她坐下说。

    “刚刚无当集团发布了最新公告,将要定向增发一百亿的集团股票。其中董事长张禹认购五十亿,两大股东萧铭山、蒋宪彰各认购二十五亿。”

    “定向增发一百亿......张禹认购五十亿......”温琼纳闷地说道:“他有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公告中的意思是,张禹用无当道观足球队冲抵五十亿的认购资金。”秘书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我想起来了......”温琼点了点头,随即又道:“萧铭山和蒋宪彰认这五十亿了?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公告,想必是承认了。”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“蛮有趣的。”温琼微微一笑,又道:“继续关注一下。我昨天已经跟刘光谈过了,他没有问题......关于人事任命,我会在区长办公会上提出来。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区长。”秘书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她压制着心中的兴奋,像是生怕被温琼看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以温琼的眼力,如何会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温琼站了起来,秘书也跟着慌忙起身,温琼伸了个懒腰说道:“刚刚那一觉睡的不太好,叫司机备车,我回家休息休息。有什么事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区里的一把手,来不来单位上班,自然没有人敢管。

    再者说,回到区领导大院,也是不耽误办公的。

    温琼坐车回家,在车上来回转动脖子,又伸手自己捏了两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张禹,“这小兔崽子要是在就好了,让他帮我捏捏......不过最近,估计他也够忙的了,等他忙过这个劲......”

    想到张禹,又是捏着自己的脖子,温琼跟着又想起一件事来,那就是张禹当日削了她脖子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王八蛋,差点把这个事给忘了......下次老娘要是不好好治治你,你得翻了天......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掏出来一瞧,是女儿打过来的,马上接听,“喂,小云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明天能休息,今晚去你那边睡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正好今天我没什么事,晚上亲自下厨,给你炒两个爱吃的菜。”温琼一直觉得愧对女儿,当年没有给女儿足够的关爱。

    现在,应该好好补偿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您亲自下厨呀,那可太好了......我要吃红烧带鱼,西红柿炒鸡蛋,鱼香肉丝......”潘云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温琼慈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既然你亲自下厨,要不然......”潘云说到这里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什么?”温琼慈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......叫张禹来尝尝你的手艺呀......”潘云有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的脸上立刻露出微笑,她柔声说道:“这样也好,你给他打电话,让他晚上来咱们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呗......”潘云有点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是你提议的请他到家里吃饭的,我打怎么说呀......还是你打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打就我打......”

    现在的潘云,正在自己刑警队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她翻出张禹的电话号码。不知为什么,这一刻她多少有些紧张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症状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为啥会紧张,不就是约张禹到家里吃个饭么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