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56章 醋坛子
    “夏月婵怀孕了......谁的呀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没良心啊......总不能是我的吧,自己干过什么事,自己不清楚呀......”鲍佳音立刻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!”张禹立刻反应过来,一下子就从老板椅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禁有些兴奋,有点抓狂,有点迷煳,有点无所适从,有点天旋地转。自己莫名其妙的,突然就当爹了!

    “那还能是谁的呀?你是不是不想负责呀?”鲍佳音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......你们在哪呢?”张禹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家呢,我妈出差了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我马上到。”张禹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鲍佳音挂断电话,此刻的她,正在香海花园自己的家里。

    她和夏月婵两个人躺在大客厅的沙发上,她是正着躺,夏月婵横着躺在她的腿上。

    鲍佳音将手机往旁边一丢,气鼓鼓地说道:“这个王八蛋,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来么。”夏月婵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给你面子......我说了半天,他都不搭理我,白帮他打官司了。”鲍佳音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夏月婵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吃醋的。”鲍佳音撅起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公司,哪能一天跟没事人一样,你得理解他。”夏月婵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屁!一听说你怀孕了......那给他激动的......什么人呀......重色轻友!”鲍佳音酸熘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夏月婵忍不住笑出声来,她拉住鲍佳音的手,柔声说道:“怎么就重色轻友了呢......难道你就没有色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哼!”鲍佳音嘟着嘴,显然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那个的次数......应该比我多多了吧......你还好意思这么说......”夏月婵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鲍佳音听了这话,明显有点难为情,“其实也没几次......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聊着,过了能有一个小时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去开门。”夏月婵立刻跳了起来,朝玄关跑去。

    鲍佳音本来也想去,见她跑的这么快,就没跟过去,只是嘟着嘴嘀咕了一句,“两个都是重色轻友。”

    夏月婵跑到玄关那里,直接问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张禹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立刻开门,跟着就见张禹西装笔挺地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”

    “月婵!”张禹一看到她,那是激动的不得了,上前一步,立马就把夏月婵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心中一阵温暖,任由张禹抱着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两分钟,里面响起鲍佳音不满地声音,“开个门丢了呀!”

    二人闻言,不禁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夏月婵低声说道:“先进屋吧......把门关上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张禹赶紧关门。

    换了鞋之后,一手搂着夏月婵的腰,一手放在夏月婵的肚子上,就跟扶着六七个月的孕妇一般。

    一进到客厅,鲍佳音见他俩这般样子,马上撇嘴说道:“小婵连一个月都不到,用得着这么夸张么。”

    夏月婵则是美滋滋的,得意地说道:“用得着你管,有本事你也怀孕呀。”

    “怀就怀,谁怕谁呀!”鲍佳音扬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将夏月婵扶到沙发上坐下,他一脸的柔情和兴奋,夏月婵也是柔情款款、甜蜜无比。夏月婵靠在他的怀里,享受着这个男人的关爱。

    仿佛此间就他们两个人,根本没觉得鲍佳音存在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把脉准,帮我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一摸,果然是喜脉,“怀了、怀了......真的怀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男孩还是女孩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摸不出来,不过男孩女孩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真好......”

    见到二人你侬我侬,鲍佳音气的够呛,简直是被当成空气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说道:“喂喂喂......张禹,你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看向鲍佳音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容易么,又帮你打官司,又帮你照顾小婵。你可倒好,进门之后,一句话都没跟我说,有没有点良心啊。”鲍佳音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婵不是怀孕了么......需要照顾......我哪敢不跟你说话呀......”张禹舔着脸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了,我都饿了,做饭去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会再做,别着急......”张禹抱着夏月婵,哪有心思做饭。这可是第一次当爹,太激动了。

    夏月婵看了鲍佳音一眼,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鲍佳音吃了瘪,索性大咧咧地说道:“我不吃饭不要紧,小婵也没吃呢......反正饿坏了肚子里的孩子,不该我的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月婵还没吃饭呢,我现在就去做!”张禹马上跳了起来,朝厨房跑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张禹这就冲进厨房,鲍佳音火气更大,委屈地说道:“真偏心......没良心的......”

    夏月婵见状,更是忍不住了,一边看着鲍佳音,一边用手捂住嘴巴,不住地嗤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呀?”鲍佳音扁着嘴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说自己不吃醋呢......”夏月婵得意地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吃醋呢!有什么可吃的,我也不喜欢男人......”鲍佳音把头别到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会生气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真的吃醋了,怎么可能呢?就算是吃醋,那又是吃张禹的醋,还是吃夏月婵的醋呢?

    夏月婵哪能看不出来她吃醋,立刻凑了过去,躺到鲍佳音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不会真这么小气吧。”说着,夏月婵的一只手直接摸进鲍佳音的背心,顺着滑上那饱满的大馒头。

    鲍佳音穿着白色的短裤,白色的背心,因为就跟夏月婵在家,张禹又不是外人,所以也没穿别的。

    以往都是鲍佳音主动,她没想到,夏月婵这次竟然这么主动,而且张禹还在。眼下是白天,又是在客气,让鲍佳音脸皮这么厚的人,多少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但也别说,夏月婵这招确实管用,鲍佳音马上撅起小嘴,声音也温柔起来,“我哪里小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俩都跟他那个了……只不过我先怀孕了而已……要不然的话,他肯定更疼你……”夏月婵低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