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38章 我的命硬着呢
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这么说,我只是迷路了......这里的路,实在是太难找,要不然的话,我还真想过天堂桥看看,到底是个什么样子......”中年人慢慢地朝张禹走来,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地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过去看看也来得及。”张禹仍是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的手不忘了插进兜里,掏出来一把火符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不必了......”中年人在距离张禹还有十几步的时候,停下脚步,由此也能看出来,他对张禹多少还是有些忌惮,不敢距离太近。他停下之后,伸出手掌,说道:“把《天一迷图》交出来吧,你我之间没有仇,我拿到东西就走,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做了黄雀,隐藏在暗处,那就应该看到,刚刚《天一迷图》已经被烧掉了。”张禹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相信那是真的吗?”中年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不巧,就是真的!”张禹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你信不信,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开口说真话。”中年人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本来就是真话,你若是不信,那就算了。不过你拿一万种方法,恐怕是没机会用的......”张禹说着,抬手了手,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掌中都是火符,看那意思,随时都会动手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张禹的状态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,根本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“好呀,那我就领教领教......”中年人说着,“呛”地一声,就将剑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把剑上,带着紫色的古朴花纹,上面还镶嵌着紫色的宝石。看在张禹的眼中,是那样熟悉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同样让人熟悉。紧跟着,张禹又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中年人出来的那个洞穴中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看起来能有二十七八的样子,身材高挑,皮肤极白,好似西方的白人。她的眼睛十分漂亮,就如同宝石一般,一头紫红色的秀发微微卷起,不是华雨浓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出来了?”中年人听到华雨浓跑过来的声音,似乎有点不悦,但还是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官先生,他是我的朋友,我不希望你伤害到他。”华雨浓跑到中年人的身边,也是十分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说过,我不会要他的命,只要他交出《天一迷图》。”上官先生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不过......”华雨浓有点为难,但还是说道:“上官先生,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单独跟他说几句话?”

    听她的口气,完全是在跟对方商量。

    上官先生立刻摇头,“我要为小姐的安全考虑......他现在即便重伤,想要挟持你的话,应该不在话下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,不会伤害我!”华雨浓这次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上官先生迟疑了一下,跟着点头说道:“小姐,这是你自愿的......你要知道老板的意思,如果他挟持你,我也不会手下留情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话看起来是跟华雨浓讲,其实更是说给张禹听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。”华雨浓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......”上官先生直接转身,朝后面的洞穴走去。

    华雨浓没有看他,而是看向张禹,脸上流露出一抹说不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来了......”张禹爽朗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这里?”华雨浓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她走到张禹的对面,张禹是坐在地上的,她也干脆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铁头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华雨浓露出苦笑,“对不起......”

    她知道张禹的为人,张禹既然说出这样的话,那就说明,张禹走到这一步,有一部分也是为了找她。

    而她呢?张禹刚刚跟明步龙行死拼,她都没有出面,硬是做了一会在后的黄雀。甚至,最先出面的人都不是她,乃是上官先生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对不起的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身不由己,即便适才你想帮我,那人也不会答应。你不出面向我《天一迷图》,想来也是不愿跟我撕破脸皮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华雨浓的脸上再次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诧异的不是别的,而是张禹身上的气质。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相遇、相识、相知,在她的印象中,张禹虽然聪明,也很有本事,但却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可是此番再次相逢,她突然发现张禹不一样了。多了几分成熟,多了几分睿智,还多了几分霸气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能够理解我......”华雨浓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又能怎样,《天一迷图》你还是志在必得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华雨浓的脸上露出尴尬。

    “在我的眼中,我的命比《天一迷图》值钱,刚刚的血战,你不是没有看到。《天一迷图》已经被烧掉了......”张禹淡淡地说道:“你一定会认为我在撒谎,可是你要知道,我没有理由不带着《天一迷图》走过天堂桥。虽然我知道黑手套的人还在这边,但凭我的实力,你认为黑手套的人有本事拦住我么......我只是没有想到,想做黄雀的人那么多,你自己都要清楚,以我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,你们的那个上官先生是不是我的对手,都不好说呢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华雨浓不由得苦笑一声,“我相信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黄雀不是那么好当的,也很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。现在在这里的,只有我这条命......你要拿去么......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转过头朝后面看去,见上官先生已经不在这里,回到了洞穴之中,她才转过头来,低声说道:“如果我真舍得要你的命,恐怕你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华雨浓的心头一痛,她勉强挤出笑容,“你放心好了,他们谁想杀你,就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这么严重,我的命硬着呢,也不是说,谁想拿就能拿走的......而且,我也不用女人为我去死......”张禹傲然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