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37章 我杀了你!
    张禹就知道,明步龙行只要一听这话,就不会马上对他下杀手。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,他就在心中默念起神行法的咒语。

    果然,明步龙行真就没下杀手,说出了那种煳弄小孩的话。

    张禹念罢咒语,咬着牙,强撑着站了起来。他同时说道:“我出来的时候,认为有可能在这里遇到洋鬼子的埋伏,带着天一迷图出来,危险很大......所以,我就带着锦盒出来,真的《天一迷图》,还放在天堂桥那一侧......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拿。”明步龙行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跨步朝张禹走去。原本合抱的光球消散,但是他的手中却捏住那七枚念珠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他收了光球,心中一喜,他勐地一转身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!”明步龙行大怒,一抬手,七枚念珠一同朝张禹的背心打去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料到张禹有可能会耍花样,但他当时还是收掉了光球。原因很简单,他担心用光球直接把张禹给打死了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张禹的身上放不下《天一迷图》这么大的物件。加上明步龙行有足够的自信,靠着手里的念珠就能把身负重伤的张禹给搞定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张禹这小子跑得实在是太快了,转眼间就快冲到了天堂桥前。

    后背的念珠,速度也不慢,张禹听到背后风响,连忙侧方扑去。

    “扑”地一声,人摔倒在地,饶是他的反应够快,屁股上还挨了一下。就是这一下子,让张禹摔倒之后,在地上打了个滚,差点没滚入水银河内。

    “小子!跑呀!你倒是继续跑呀!”明步龙行的眼珠子瞪了起来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平常的样子,就够吓人的了,顶多是比鬼能强点。现在的样子,就跟行尸也没多大区别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干笑一声,他的手却勐地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中,不知何时多了一张桔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“唿......唿......唿......”

    符纸登时化作飞灰,张禹的手指所向,瞬间沙尘漫天。

    狂风符!

    这里是山中腹地,碎石、沙土自然不能少了,平时这里没有风,自然掀不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平地起风,跟着就是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可是能够制作狂风扇子的人。那把扇子是一件法器,看起来不错,但在明眼人眼中,那东西根本不厉害,充其量算是个鸡肋,用来煳弄人的。

    因为道家高手随便用个狂风符,都要比那把扇子的威力大,而且还大多了。做这个一个破扇子,得消耗多少材料,根本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施展狂风符,抵得上多少把扇子一起扇呢!

    先前在被打倒的时候,张禹不敢掏兜,以免被明步龙行察觉。刚刚逃跑,被打出去的时候,他忍着疼,借打滚的功夫,从兜里掏出了狂风符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明步龙行愤怒地骂了一声,但还是小心戒备,以免张禹再耍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抱团,那白色的光球跟着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阵阵狂风,飞沙走石,吹的他身上的白袍猎猎作响,头上的高帽子都被吹掉了,一头的银发被吹的向后炸开。

    好在,这狂风只是维持了半分钟。风才一停,他就看向张禹所在的位置,张禹正瘫坐在那里,只是手中托着一个蓝色的火球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《天一迷图》我不要了!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明步龙行明显已经忍无可忍,眼前这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,他宁可自己去找《天一迷图》,现在也要干掉张禹。否则的话,自己的老命都有可能丢掉。

    声音落地,他手中的光球直接朝张禹射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等着这一刻呢,他大叫一声,“老不死!看看咱俩谁死!”

    蓝色的火球毫不迟疑地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蓝色的符纸!

    张禹清楚的很,跑是跑不动了,只能靠蓝色的符纸跟明步龙行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光色的光球与蓝色的火球相撞。

    华丽丽的白光,璀璨的蓝光交织到起来,散发出那无比的炫丽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明步龙行大吃一惊,他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的光球竟然会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没等他反应过来,再出手攻击,眼前就是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明步龙行的上半截身子没了,只剩下腰部以下。可能在死的时候,他都觉得不甘心,一双腿站的很稳,竟然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或许,他会后悔,为什么没有直接干掉张禹?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大意,认为已经胜券在握。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,更重要的还是那幅《天一迷图》。

    张禹应该庆幸,《天一迷图》真的烧掉了,要不然的话,明步龙行绝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瘫坐在地上的张禹,重重地喘了几口气。

    胸口、丹田,还有屁股上的疼痛,让他都有些坐不住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里还很危险,天晓得会不会再有什么人过来。但他现在,最想的就是趴在地上,大睡一觉。

    刚刚掀起的沙尘,慢慢落下,张禹咬牙撑起身子,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不能睡觉,太危险了。他决定找个安全的地方,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......”

    不曾想,就在这一刻,一个人的掌声在前面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掌声不大,但听在耳朵里,显得是那样的刺耳。

    张禹大吃一惊,还有些绝望。他实在没有想到,这里竟然还有人。

    他急忙收回金钱剑,剑是回到掌中,可人却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的脸上,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......只是没有想到,螳螂竟然会死在蝉的手里......真是有趣......”

    在之前洋鬼子们出来的那个洞***慢慢地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,身穿一件白色的风衣,不过那风衣之上,染满了鲜血。在他的手中,握着一把长剑。这把剑的剑鞘通体为金色,与上方的夜明珠相互辉映,散发出炫丽的光彩。剑鞘上有古朴的花纹,剑柄之下则勾勒着龙纹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趣……”张禹看着来人,又是一笑,“事实证明,想要做黄雀,就一定要沉得住气。越晚出来,就越容易获得最后的胜利果实…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