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35章 决战天堂桥
    张禹跨步来到拱桥上面,跟着他就看到前面躺着一堆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,一眼就能认出来,不是他人,正是黑手套的那些洋鬼子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黑手套的大队人马尚在,就是几个厉害的重新回到了无望冢,其他的人估计是在盯着监控什么的,以便增援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们也应该看到自己进到了无望冢,可问题是,怎么都死在了这里?

    洋鬼子的尸体,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,打眼观瞧,看不出来有什么外伤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反而平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肯定是有人出手干掉了他们,但是谁能这么厉害,轻而易举的就杀掉这么多人呢?

    他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慢慢地向前走去。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,现在只能一战,别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呜呜......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然而,他只向前走了一步,周边突然响了起来阴森的风声。

    没错,是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感觉不到有一点风,这个风声,就好像是鬼哭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听到这种声音,男人心中打颤,身子发寒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现在什么场面没见过,哪能害怕这个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开口说话,只是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又走了两步,眼瞧着就要从桥上下来了,张禹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前面的那些尸体好像有点不对劲。在尸体中,好像有一双眼睛正窥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人在装死,等我走进的时候,出手偷袭我。好呀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冷笑,勐地一抬手,打出五张火符。

    他无法确定,哪具尸体是假的,主要是也是太多了,大概能有四十呢。

    这五张火符,打的是他怀疑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唿!”“唿!”“唿!”......

    一瞬间,火光大作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惨叫声跟着响了起来,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浑身是火的跳了起来。这人不是别人,自是埋伏在此的工藤新二。此刻的他奋力挣扎,嘴里更是大喊起来,“山赛......他思开带哭来......”(岛国语:老师.....救我......)

    他喊的什么,张禹自然听不懂,但张禹能听出来,这是岛国话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挣扎,明显是徒劳的,张禹的火符何等厉害,这人转眼间就重新倒在地上,烧为灰烬。

    或许在他死的时候,都不明白,张禹是怎么发现他的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冷笑,竟然还有人如此送人头。不过同样心惊,这些岛国人实在是足够狡猾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先后遇到岛国阴阳师,可在无望冢中却没有遇到。

    不曾想,在自己拿到《天一迷图》的时候,竟然在这个地方碰到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一招叫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自己先前捡了米开罗和叶凤凰的现成便宜,要不然的话,少不得要经一场苦战。

    看来占便宜的这种事,那是要还的,现在终于遇到隐藏更深的黄雀。

    唯一的幸运是,自己先前没有浪费真气,一切都很顺利。现在也算是最佳状态,所以张禹倒也不惧。

    张禹等火烧光了之后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呜呜......呜呜......”鬼叫般的风声仍在响起,只是听不出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张禹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他跟这些阴阳师几次交手,从第一次被偷袭,加上刚刚烧死这个,一共干掉了六个。

    这些阴阳师的修为并不是特别的高深,不过却是各有所长,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张禹也听波多野白衣说了,有一位大阴阳师。估计眼下,就要碰头了吧。

    这一战在所难免,张禹也想看看,能教出这些徒弟的大阴阳师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前面的一切,张禹看的清楚,根本没有半个人影。很快,他就来到了那个空旷的广场。

    “只有你一个人活着出来......这么看来,你手里拿着的盒子,里面装的应该就是《天一迷图》了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前面响起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抬头看去,面前一共有五个洞口,其中三个较高的,是后天开凿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中间那个洞中,此刻冒出来一个身穿素白色长袍的人。这个人的头顶上还带着一顶白色的高帽子,他脸色苍白,手里捏着一串念珠。

    “眼力不错呀……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想必你应该就是岛国的大阴阳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对方的年纪,张禹估计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明步龙行阴恻恻地一笑,说道:“你杀我的弟子,识相的话,现在把《天一迷图》交给我,我可以饶你不死,放你离去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张禹忍不住大笑起来,“开什么玩笑,老子好不容易拿到的这个东西,差点没死在里面,现在你让我交给你,我就交给你,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……人物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故意将最后的几个字,声音拉的很长。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,他的右手勐地向前一甩,一个火球直接朝明步龙行打去。

    火球的速度极快,明步龙行见火球射来,登时怒喝一声,“找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右掌抬起,手中的念珠瞬间闪出一道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光芒与火球相撞,掀起炫丽的火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左右两侧的石洞中,分别飘出来一个白色的幔帆,以及一支带着蓝色火焰的羽箭。

    张禹见明步龙行轻描淡写地就把他的火符化解,心中暗吃一惊。再看到幔帆和羽箭之时,他心里清楚,决战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跟小命相比,什么《天一迷图》,并不重要。而且这《天一迷图》好像也没什么用。这东西拿在手里,纯属是限制自己的发挥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毫不迟疑地将锦盒朝那带着蓝色火焰的羽箭打了过去,右手还了一张火符,打向幔帆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火焰羽箭直接钉在锦盒之上,锦盒跟着就被火焰包裹住。白色的幔帆与火球相撞,同样也被点燃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“八嘎!”

    两声叫骂跟着响起,在那两个洞穴之中,随即跳出来两个人,一个身穿蓝色长袍,一个身穿麻衣。

    这二人之所以如此愤怒,原因很简单。蓝袍人做梦都没想到,张禹能拿《天一迷图》挡这支箭。麻衣孝子则是心疼自己的法器。要知道,他的法器何等威力,杀人于无形,现在可好,被张禹一把火就给点着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