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93章 特事特办
    “法宝!”“法宝!”......

    众弟子一听这话,瞬间都振奋起来,一个个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是有加持法器的能力,曾经在白眉峰封禅台上加持过山海镇和聚煞的葫芦。这一幕,学生们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此刻张禹这么说,徒弟们自然不会认为是开玩笑,哪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件法器对于修道者来说,是何等重要。张禹给的东西,那绝对不可能是摆设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学生,可以前毕业的学长们,现在都在各个道观当道士,偶尔也有联系,对于道观的情况,那也是知道不少的。

    在一些小道观里,想要得到法宝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就算有些法器,那也都是蒙事的,屁用没有。像白眉宫、鸣仙宫、东福观这些大道观,倒是可以得到管用的法器,可那是有门槛的,必须得积攒功德。

    哪有谁家道观像张禹这么痛快的,直接就给法器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“谢谢师父!”“师父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法宝呀?”......众人又都欢天喜地的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想要什么样的法器,你们可以自己报上来。不过为师有言在先,难度太大的,如果我做不出来,那就不好意思了。你们先报,我按照难易程度,从最简单的开始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“好!”“谢谢师父!”......弟子们又开始摩拳擦掌,研究着报一个什么样的法器。

    当然,师父的年纪在这里摆着,也别难度大了,那样的话就没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有的甚至开始窃窃私议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打算报个什么样的?”“我学的是阵法,我准备要一个好点的罗盘。”“你打算报个什么样的?”“我准备要个破煞的法器,你呢?”“我还没想好。”......

    见到众人如此高兴,张禹的心里也高兴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太高兴了,以为是很容易到手的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又故意说道:“这次给你们制作法宝,也是有原因的。主要是因为上次疫情爆发的时候,你们表现的很不错,积下了功德,为师这才破例给你们提前制作法器。你们以后,如果想要得到更好的法器,那就要再接再厉,多积功德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。”“师父,我一定会多积功德的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的话,让弟子一下子冒出了新的想法,那就是制作的法器,一定得特别管用,能够用来积累功德。说白了,就是能用来赚钱。

    在没有靠谱法器的情况下,如果想要积累功德,并不容易。可如果有了法器,再要积累功德,那就是事半功倍,能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,看向李明月,说道:“明月,等其他的人回来的时候,你负责把这件事告诉他们。尽量在明天想好,要做什么法器,然后一并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李明月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又叮嘱了徒弟们几句,这就出了道观,上了大奔,他掏出手机,拨了潘重海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吞掉了吉祥集团,张禹就忙活其他事情去了,也没跟潘重海再联系。

    他也挺好奇,潘重海在忙活什么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寒暄了几句,张禹得知,潘重海现在还住在那个工作室。现在也没干其他的,就是盯着无当集团的股票。

    张禹请老爷子在家里等着,他当即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工作室见到老爷子,现在就剩下一个操盘手了,其他的全走了。

    进到老爷子的房间,因为现在也到了晚饭时间,潘重海倒是挺惬意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开了一瓶茅台,茶几上摆着花生、毛豆和一些小菜,正自斟自饮呢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到来,老爷子马上招手,“小张,来来来......坐着喝点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坐下,潘重海给张禹倒了一杯,二人先喝了一口,张禹又吃了几个毛豆,便跟潘重海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这些天也不见你去道观看潘胜,天天猫在这里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的道观小的时候,我去自然无妨。可现在你的道观,名头越来越响,树大招风......很容易成为是非之地,所以我还是不去的好......”潘重海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非之地......也没什么是非呀?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,终究是要有的......一旦被什么有心人看到我在那里......只怕会招来更多的是非......”潘重海说这话的时候,露出一脸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得儿,您老人家料事如神,我也不跟你争这个。我现在有点小事,想征求一下您老的意见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潘重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我们无当道观的事儿,我看您现在也是门清儿,了解的挺详细,看来也让人打听了。山上的道观,马上就要落成了,但是我的徒弟太少,明显不够用的。我虽然是道教协会主管度牒的副会长,也不可能说让所有的学生都来我这。道观在社会上招聘道士,又是行不通的。您老人家高瞻远瞩,能不能帮我想个好主意......”张禹直截了当,把到此来的目的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潘重海听了之后,迟疑了一会才道:“你能不能介绍的详细一些,比如说道教协会的情况,政府的情况,还有学校的大概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......”张禹随即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,一股脑地告知潘重海。

    等到张禹讲完,潘重海又消化了一会,这才说道:“这件事,如果只是道教协会和镇海大学宫观管理专业这两方面,只怕你一点机会也没有。但是,这其中一旦有政府参与,事情就有了转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老爷子,您说的清楚点。”张禹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任何宗教,也不可能跟政府抗衡,而你的无当道观,也是道教的一份子。虽然以往在毕业生的分配有一定的原则,但也不乏特事特办。当然,你没有这个本事做到特事特办,可一旦有政府出面,自然能够做到。”潘重海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一下,拿起桌上酒杯,跟张禹碰了一下杯,喝了一口酒,又接着说道:“据我所知,你们无当道观在光明镇禽流感横行之时,帮了政府的大忙。眼下道观的规模做大,急缺道士,就是一个特殊的事情。而以你们无当道观为政府做出的贡献,理应有资格特殊办理一些事情。我这么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明白了,就是我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,加上我为政府做出了特殊的贡献,所以政府有权特批,将这批宫观管理专业的学生都分给我。是这个意思吗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潘重海重重地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