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85章 真睡假睡
    东海明珠小区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房间内,她今晚无心睡眠,独自坐在大落地窗旁的藤椅上,手里托着茶杯,欣赏着外面的月色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晚上,她的心里总是有点发慌。她喝着菊花茶,想要安神静气,却根本没有半点用处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日子推算,昨天就应该来大姨妈了,夏月婵来的时候,小腹处会稍微有点疼,而且不仅是当天疼痛,之前就会有预兆。

    所以,每次在大姨妈到来之前,她都会做足准备。可说来也怪,那种预兆根本没来,现在都应该是大姨妈到来的正日子了,结果还没来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,她的心里总有点发慌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来......我不会是......不能这么巧吧......那天也不是危险期,应该没事的......可是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......”

    夏月婵在心中嘀咕,将茶杯放到嘴边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是真的有了......那这算什么呀......”夏月婵有些担心,“以前他妈对我挺好,差不多是把我当儿媳妇看了......后来,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好像就转了心意......张禹......我这......”

    她不住地胡思乱想,觉得脑子迷迷糊糊的,特别的乱。

    “不想了不想了......也许只是晚来了一两天......”

    她不愿多想,新手将茶杯放到桌上,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禹现在在做什么?”她抬手看向天上的月色。

    月色皎洁如画,此刻的夏月婵,身上穿着一间白色的睡裙,与那月色相得益彰,无比的完美。说她是月宫仙子,似乎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自觉间,她轻移莲步,身子一转,竟然就穿着这身睡衣跳起了舞。

    她的舞步灵动,舞姿优美,莫说是穿着白色的睡衣,就算是披条麻袋,恐怕也难以掩盖的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区领导大院,潘云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家伙,王八蛋,睡着了竟然还往那摸......你敢不敢有点羞耻之心呀......”

    当确定张禹真的睡着了,潘云不禁在心中暗骂,有没有你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你若真是故意摸的,那也情有可原,好歹有凭有据。可你睡着了还干这种事,算是什么吗?

    误伤?还是什么?

    横竖是不是算白摸了!

    她一个劲的皱眉,但是却没有将张禹的手给挣开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,正睡的踏实。

    朦朦胧胧的,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,一个妙曼无比的身影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有个女人身穿一套白色的睡衣,在自己的面前轻舞。

    虽说是睡衣,可在穿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好似妙舞霓裳。没错,这个女人正是夏月婵。

    伴随着她的翩翩舞步,夏月婵来到了张禹的面前,仿佛即兴而来,乘兴而发。她的身子一扭,作势朝张禹的怀中倒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,是那样的熟悉,好似贵妃醉酒,但又是幻境中经常出现的一幕。

    每当在此时,张禹都会下意识地抱住这个美人。夏月婵的一双玉臂也会勾住他脖子,露出那妩媚的微笑。

    两个人拥吻在一处,渐渐便难以把控,张禹的一只手很是自然地扭开夏月婵睡衣的领扣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蓦地里,潘云突然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张禹那握住她果实的手,突然动了起来。她原本以为会拿开,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张禹的手竟然是摸到了她睡衣的纽扣,将纽扣给解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?”潘云的心头又是一紧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稍微平复的心,跟着又悬了起来。刚刚被张禹抓住,她也认头是误伤了,寻思着横竖就这样了,自己赶紧睡觉,还有点困呢。

    可没等睡着,张禹突然又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她隐隐感觉到,张禹这手法好像还挺熟练的,轻而易举的就将一个纽扣给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果然是装睡!果然是骗我......一点没错,这家伙功夫高,还会些法术......就算是装睡,呼吸也能特别的协调,一点错也没有......他现在一定是以为我睡着了......张禹啊张禹,没想到你竟然趁我睡着,干出这种事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心中愤慨,让她生气的,其实并不是自己被摸了,而是张禹这家伙实在太无耻了,竟然好意思一边装睡,一边干出这种勾当!

    哪怕是现在,张禹的呼吸还特别协调,心跳没有半点异常,就好像是老公摸老婆似得,显得是那样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未几,潘云感觉到,又有一个纽扣被这家伙的大手给解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......他要干什么......”潘云的心中越发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功夫,潘云意识到张禹的那只手掌滑进了她的睡衣里,再次又将那个果实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刹那间,潘云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。旋即,她的一双贝齿紧紧地将双唇咬住,生怕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自己的白兔,还从来没让男人碰过呢。

    今晚可好,张禹先是在外面握了半天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,还敢伸进去摸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......这家伙,一定以为我睡着了......开始偷摸我......我要不要打开他的手,教训他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在心中琢磨起来对策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迟疑了一下,潘云突然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功夫这么高,装睡都装的这么逼真,我现在是醒着的,刚刚心跳又那么快,他不可能感觉不到......”

    要不说是警察么,果然是心细如发,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知道我现在没睡着,那他还这么做......这是什么目的......他想做什么......”想到这里,潘云的小心肝又开始飞快的鹿撞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正瞎琢磨着,她的嘴巴再次没有忍住,又是发出一声轻吟。

    原来,张禹的手指触碰到那里更为敏感的尖顶。

    连潘云自己都没有想到,自己的那里竟然那么的敏感,受不得半点刺激。她发现被抓住的地方更加肿胀,让人是那样的难耐。

    最为让人发狂的是,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,自己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体验过。

    潘云的心里更为状况,已然有些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但是她的背脊,却在这一刻不自觉地向后靠了一下,紧紧地贴到这个男人的胸膛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