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84章 真实的梦
    张禹上床躺下,他也知道,今晚只能在这凑合一宿了。

    不想,刚一上床,就见潘云皱了皱眉,打量起他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去哪就穿的这套衣服......我总觉得上面的味道怪怪的......你能不能别穿了......”潘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脱了,里面就没什么了......”这次轮到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夏天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光膀子的......你别穿这套睡觉成不成......我不得劲......”潘云显然心有余悸,但她还顺便给张禹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......反正你让我脱的......”张禹也不客气,穿这身衣服睡觉,确实不得劲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身上又是罗盘,又是铜钱,又是神行马甲的,谁身上带着这些睡觉,也不会得劲。

    张禹三两下就脱掉了外衣外裤,就剩下一条大裤衩子,身上也没有背心,就是光着。

    潘云点了点头,体贴地说道:“这样就行......我看你现在脸色也有点憔悴,一定是困了,赶紧睡觉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下去关灯。”张禹说着,下去将灯关了,又快速地上床。

    没过片刻,小呼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人一到累的时候,肯定得打呼噜,或重或轻。张禹从昨晚到现在,那可不是一般的累,又是打,又是背着抱着潘云,还得到处乱转。也就是他体格好,换做旁人,估计早就趴下了。所以脑袋一沾枕头,直接便能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噜......呼噜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还想跟他说说话呢,不想这呼噜来的也忒快了。她瞥眼看了眼张禹,黑暗之中,也隐隐能够看到张禹的脸上尽是倦色,原本还准备埋怨两句,可旋即便露出怜爱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了这家伙真的是累的不轻......”潘云的脑海中浮现出张禹抱着自己的一幕。

    被男人这么横抱着,绝对是有生以来第一次。回想起来,让人觉得是那样的甜蜜。原本做了恶梦,心里还有些害怕,想到这个,恶梦已然被她忘到脑后。不仅如此,人也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她有意识地向张禹的身边靠近,跟着闭上眼睛。她也累的够呛,别看睡了一觉,可身子要比张禹还要疲倦。

    没一会,人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潘云睡觉不太老实,总喜欢翻身,至于说翻到什么地方,那就没准了。不过可能太累的缘故,今晚没怎么翻身,就是一侧腰,背冲着张禹。侧身睡还是要比躺着睡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而张禹也翻了身,正好是面朝着潘云。他的脑子里没有其他,就是人正常的反应,也是以往的习惯,在跟杨颖、方彤、鲍佳音躺在一起睡觉的时候,他总喜欢把手从后面伸过去,抓住一个果实。或许是这样觉得得劲,或者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人在睡着之后,其实都有下意识的反应。比如说,觉得冷了,会不自觉地抓被子盖,觉得热了,会把辈子踢开。张禹翻身来到潘云的身后,一只手无意识地压在潘云的身上,直接抓住了一枚果实。

    潘云的果实比较适中,不像鲍佳音的那么大,也不像方彤的那么小,属于不大不小,一只手正好能够握住。

    所谓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先前的潘云,因为经历了恐惧,脑子里想到的都是死尸,自然做了恶梦。可是现下,脑子里都是张禹,不自觉间,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这里是别墅楼的大客厅,潘云躺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正在打盹。突然间,有人抱住她的肩膀。她急忙睁开一眼,一见到是那熟悉的面孔,眼睛又立刻闭上,装作自己还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跟着,她就发现自己被张禹搂入怀里,人更是贴入张禹的怀抱。张禹的嘴唇将她吻住,潘云没敢出声,任由张禹吻着。毕竟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这般。只是先前,张禹吻她是为了给她治病。

    渐渐,她感觉到张禹的手开始移动,竟然抓住了自己的一侧馒头。这让她心头一紧,有些不知该如何适从了。

    朦胧间,她发现自己左边果实被握住的那种感觉,越来越真实。

    潘云闭着眼睛,感觉到心跳都在加快。过了能有一分钟,她有了一些意识,偷偷地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黑暗。这一刻,她终于松了口气,原来是做梦。

    然而只是一瞬间,她又发现,自己的左胸真真切切的是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的心头一紧,哪能不知道身边躺着的人是谁。她的小心肝再次提到了嗓子眼,做梦都不会想到,张禹竟然能干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想到......刚刚她就在梦里摸我......”

    心中一冒出这个念头,潘云就觉得自己双颊火烫,身子竟然都有点发软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潘云有心屏住呼吸,奈何现在心跳的实在太快,根本无法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她有心将张禹的手挣脱,却有点不敢,也不知是什么,就像是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很快,她意识到身上有点变化,就是被张禹抓住的堡垒,开始渐渐肿胀。如此感觉,也是让人从来没有过,有些刺激,有些莫名的舒服。

    她缩着身子,只是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呼噜......呼噜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她突然听到了张禹的呼噜声,呼噜声就在身后,声音不大,平和而又自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潘云登时一愣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,张禹发现她醒了,所以开始装睡,以免让她发现那流mang行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趁我睡着摸我,现在还好意思装睡......”潘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愤慨。

    有心转回身跟张禹争论,可实在豁不上这个脸皮。又过一会,她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头,那就是张禹的呼噜声实在是太正常了,太过自然,没有一点做作。

    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一起,潘云除了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之外,同样也能感觉到张禹的心跳如常。

    如果在这种时候,张禹还能装的如此逼真,那他得有多么的熟练。

    于是,潘云隐隐地意识到,张禹不是在装睡,而是真的在熟睡。之所以会握住那里,好像是不小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