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80章 母亲(第七更)
    来到这一层的矿洞,想要出去就不困难了。张禹只需要按照白色指针所指的方向走,没过多久,就出了矿洞。

    眼下晴空万里,正是大中午的时候,太阳照在身上,令人觉得暖暖的。

    潘云懒洋洋偎依在张禹的怀里,感受着这个男人怀中的温暖。被这个男人抱着,是那样的有安全感,她相信这个男人给带她安全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出来了,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她忍不住伸了个拦腰。有点微黑的面庞上,微微透出些许红润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她的脸,知道她的毒还没有解,所以也不耽搁,更加不需要去记住自己是从哪出来的。只要有这个罗盘在手,张禹相信,想要再找到那个太乙真人的石像,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其实,让他记住,他也记不住。出来的路上,漆黑一片,靠着一个手电照明,东拐西拐的,谁能记住哪条路呀。

    山下并没有人,安静的很,张禹出了无人看管的封锁区,展开神行马甲朝马四镇赶去。半路之上,还给司机打了个电话,让人开车前来接应。

    潘云的车,那是不用开了,她也开不了。上了张禹的大奔,一同前往区领导大院。

    一辆奥迪轿车在午后离开军管别墅区,开往镇东区。

    温琼坐在车上,脸色别提有多难看。刚刚在别墅内,她一直克制着自己,现在离开了,她已然有点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凤眼狰狞,仿佛像是要吃人,一双拳头死死地攥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愤怒地喊着,“凭什么?凭什么?就是因为我是女人!前人种树后人乘凉......什么屁话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的心里明白,这次的事情,如果爷爷想要保全自己,也不是不行。毕竟一切都在明面上摆着,自己没有理由去杀付森博。所有的一切都是借口,无外乎自己是女人,而交换的条件又让爷爷满意,这才会造成眼下的结局!

    杀一儆百!利益交换!

    京城的大佬们,因为付森博的死,雪藏了她温琼,起到了以儆效尤的作用,禁止官场争斗再玩狠的。而温家照样拿到了这个区长的宝座,而且还给了更为“有价值”的人。

    镇海市镇东区的区长,日后再提拔就是副省级,只要年纪够,表现的稍微好一点,做到正省级一点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原本这条路是自己的,是自己拼来的,是张禹帮她抢出来的。现在倒好,一下子便宜了别人,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弟弟,温琼的心中也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温琼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一瞧,立刻放在耳边接听,因为火气还没散,声音难免有点沉重,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,区长,海门山矿区那边有了发现。”电话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发现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叫张禹的......无当道观的那个人......他从矿洞里出来了......和他一起出来的,还有潘小姐......只是.......”电话里的女人,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一听说二人出来,倒是松了口气,算是最好的一个消息了。不过,电话里的人吞吞吐吐,倒是让她有点纳闷,于是问道:“只是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...那个张禹是抱着潘小姐出来的......”电话里的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抱着......潘云有没有受伤?”温琼心中一紧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远处看不清,通过望远镜看......潘小姐好像没有大碍......手放在......张禹的脖子上,偶尔还能活动几下......”女人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......”温琼沉吟了一声,说道:“还有其他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忘了吧。”温琼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女人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温琼随后挂了电话,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嘴唇,心中骂了一句,“这个张禹,竟然和小云......”

    可骂到一半,她随即反应过来,摇头苦笑一声,“我怎么还吃自己女儿的醋......他俩才是一对,这很正常......反正我就要去安北省了,以后只怕也见不到他了,或许这样,算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吧......”

    快到傍晚时分,车子终于回到区领导大院。

    一到自家门口停下,温琼立刻看到了张禹的车。

    “他们回来了。”温琼嘀咕一声,心中突然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马上进去,会不会影响到女儿和张禹。

    家里的房子这么大,一个母亲还能想到这种问题,显然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,说明温琼自己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也就在档口,又有一辆奥迪轿车飞速地从外面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在院门口停下,跟着就见家里的保姆从车内出来。

    保姆一眼就看到了温琼的车,但是没有意识到温琼在车里,而是匆匆朝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温琼看得出保姆十分的慌张,连忙打开车门,问道:“怎么这么匆忙?”

    保姆听到她的声音,先是吓了一跳,随即反应过来,回过头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区长,不好了......潘小姐中毒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温琼闻言大吃一惊,直接跳了出来,朝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带钥匙的习惯,因为用不上,到了家门口才发现,门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保姆赶紧上前开门,温琼急着问道:“小云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跟张先生一起回来的,张先生说没什么大碍,让我赶紧去买药。”保姆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好。”温琼点头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温琼和保姆立刻往里面跑。张禹的司机老实坐在一楼,知道温琼是干什么的,见人回来,赶紧起来恭敬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温琼哪有功夫搭理他,快步上楼,刚到二楼,就见张禹从潘云卧室那边的走廊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云怎么样?”温琼急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放心,没有大碍。潘云现在睡着了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脸色如常,温琼松了口气,回头看向跟在后面的保姆,说道:“药买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,你去厨房把熬药的东西准备好,我有事儿跟温阿姨说,随后就下去。”张禹随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保姆照办,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温琼此刻好奇起来,不知道张禹有什么事要跟她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