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63章 我也做个实验
    “崛川部队......实验报告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向周边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潘云也朝周边看去。

    周边挂着的都是干尸,除了这些,还有不少风干了的人体器官,先前二人没有主意,此刻看到,都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潘云的一只手把嘴捂住,都觉得反胃。这里的一切,除了恐怖,就是恶心。特别是小鬼子用这些做试验,简直是令人发指,都让人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张禹都有点想吐的意思,不免有点后悔,晚上不应该炒那盘牛腰子。

    估计在一年之内,他是不会再吃动物内脏了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这里应该就是什么崛川部队的实验室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波多野白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你胆子不小呀,看到这些,一点也不觉得恶心。是不是平常经常看到呀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里的话,其实我刚进来的时候,也挺害怕。只是奉命行事,我也没有办法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部队具体都是做些什么实验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我还真就不太清楚......不过看起来,应该是**实验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的时候,发现崛川部队的人都死了,而且死的是莫名其妙。他们是怎么死的呀?”张禹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是听说,在天皇宣布投降的时候,崛川部队本来是要坐船全体撤回的,可突然就没了消息,仿佛凭空消失。因为当时战败,也没法来找,只能作罢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找,为什么现在突然就来找了呢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,我也不清楚,我就是奉命行事。”波多野白衣赶紧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的眸子死死地瞪着他,这让波多野白衣的心中有点紧张,只好又补充了一句,“好像是说,这里的实验报告很重要......所以多年之后......又想给找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找回去干什么呀?是不是又想害更多的人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真不清楚......我就是个阴阳师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哭丧着脸,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光明镇的禽流感,是不是你们做的手脚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潘云的眼睛跟着一亮,紧盯着波多野白衣。

    波多野白衣皱眉说道:“这事我不清楚......我们阴阳师都是奉命行事,别的事情,根本不参与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事情,谁会参与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小岛光武差不多把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说道:“听说他是军方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岛光武长什么样?在福田集团里是做什么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福田集团里没有职位......长相么......”波多野白衣随便描述了一下,估计张禹按照他的说法,肯定是找不到人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细节,张禹现在也没法确认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很快又想到了《天一迷图》,他笑着说道:“你们这次来,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摇了摇手中的档案袋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波多野白衣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的人好像不少吧,既然只是为了这个,怎么就你们两个呀?其他的人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......我们先前根本没有想到,这里面如此危险......都差点把命给丢了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你们的实力也不弱呀?不是还有个大阴阳师吗?另外,这里能有什么危险,除了死人,我也没见到别的。”张禹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是没看到,我们进来之后,先前也没遇到危险,也没当个事。结果竟然......那么老大的蛇......这蛇好像是成精的一样,着实厉害......根本打不死......它把我们给打散了,我还差点丢掉性命......”波多野白衣满脸夸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听他的意思,张禹认为应该不是假的,大蛇是不是他形容的那么厉害,可能不好说,但肯定是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你们来这里的时间应该不短了,就算被大蛇给打散了,也不至于现在才找到这里吧?你们既然知道这个部队的试验基地,想来不可能没有地图吧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说起来,更是一把辛酸一把泪呀......”波多野白衣的表情,看起来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国语说的挺好呀,词会的挺多啊。”张禹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来你们国家住过几年,所以会一些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说正经的。怎么就一把辛酸一把泪了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师父所言,我们是有地图不假......可那个地图,跟现在这个矿山,根本不一样......当年地图,海门山外面只有十六个矿洞,现在海门山这里,一百六十个矿洞都不止......直接就把我们给转迷糊了......矿洞里面也挖的乱七八糟,很快没有矿道的地方,突然就出现矿道了......我们在外面就有点迷糊,进来之后就更迷糊了......然后就走不明白了......我和我是师弟,还是因为被打散了之后,误打误撞的找到这里来的......”波多野白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张禹看向身边的潘云。

    潘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里出产银矿,建国之后,随着发展,有人来开采,倒也是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冲着波多野白衣说道:“地图在哪?给我们瞧瞧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地图了,总共就一份,在我师父手里。”波多野白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照你的说法,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?”张禹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波多野白衣闻言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我就是想拿你做个小小的实验。”张禹这次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笑模样,特别是眼下所在环境,波多野白衣心中发毛,紧张地说道:“实验......什么实验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纯学术性的......”张禹说着,从腰间拽出来戒天尺。

    这把尺,他还从来没用过呢,今天终于有机会试试了。看看祖师爷说的,到底管不管用。